|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03章 亲孙子

第103章 亲孙子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694

陆遥晚上回家时下意识地看了眼时间,十点刚过五分钟,为此她上楼时轻手轻脚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好似生怕惊动了谁。

直到关上房门,她的一颗心还跳得异常的快,然后她又自我安慰:“我干吗要在乎那个莫须有的‘十点宵禁’!”

可是洗好澡躺上床她依然在担惊受怕,怕什么?

当然是怕某人突然冲进房间大声质问自己:“陆遥你半夜三更和男人在外头鬼混,你是不是又不要脸了,你不要脸陆叔叔还要脸呢!”

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反驳他的话,她把这些话来来回回斟酌了好几遍,并且十分有信心的认为这次一定能在他面前一雪前耻。

可是直到她最后睡着,路君峰也没像预料中出现。

第二天因为唐斐约了她出去,她起得挺早,可一下楼就没见着某人。

方苑见她在家里瞎溜达,嘴上不说但那副样子分明是在寻人,于是告诉她路君峰一大早就去了医院。

今天外公有好几项检查要做,他去医院帮忙。

陆遥心里便腹诽了一天路君峰原来是个惯于溜须拍马的狗腿子,她还一直误以为他这个人油盐不进木讷无趣,却原来也和别人一样知道要抱紧她外公的大腿!

不知不觉和唐斐在外面呆了大半天,下午送她回家的途中她才突然想起医院的探望时间已过,唐斐瞧不得她不高兴,就让司机掉头去了医院。

陆遥一路上都在嘀咕自责,唐斐宠溺地摸着她的头但笑不语。

陆遥显然是多虑了,在唐家众多产业中占比最大也最赚钱的恐怕就是生物医药行业了,因为有这一层关系在,他们家在国内外的某些医疗机构和医院很有一些关系。

陆遥外公现在接受治疗的医院是w市最负盛名的带有养老性质的高级私立医院,很巧,其中有唐家一份股份在。

他们到医院后,外公的检查还没做完,当路君峰推着外公回到病房时,陆遥和唐斐两人正头凑在一块儿,有说有笑地在病房里逗弄小杰。

外公刚才不知道做了个什么检查,身体看上去很虚,但在看到陆遥后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点颜色,可是当他发现唐斐也在后,那点本就细微的笑容瞬间烟消云散,还隐约有些怒形于色。

唐斐随陆遥叫了声“外公”,外公不知是不是没听见,也没应一声。

唐斐没计较,脸上始终维持着温和的笑容。

陆遥显然没察觉出这房间里的暗潮汹涌,笑嘻嘻地上前去搀扶他外公,“外公,多亏了唐斐哥哥,要不然今天就来不了。”

“没错,你替我谢谢他,要不是他,你今天一早就该和阿峰一起来医院,”外公冷哼了一声,随即厌恶的别过脸,手伸向另一边的人,“阿峰,扶我到床上。”

陆遥再一次伸手去扶,被外公再一次侧身躲过。

被外公冷落外加冷嘲热讽了一顿的陆遥忍着心里的委屈,又讨好地去给他倒水,手刚要碰到水杯就被人抢了先。

陆遥盯着某人又是端水又是拿药的殷勤身影,眉头一直纠结到了眉心。

她的心里从没有过这么深的失落感,自从这个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开始,先是夺走了她最最爱的那个人,然后不知用了什么歪门邪道,将原本疼爱她的两个男人也划入了他的阵营中。

而她现在,孤立无援,外加里外不是人。

陆遥立在病床边,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当她因为木然的站在病床边影响了路君峰而被他面无表情地推开后,她才像是被突然惊醒。

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直到后背抵上了唐斐的手臂。

原来路君峰推她的那一下重了些,她又是心不在焉,竟然被他推得踉跄了一步,幸亏身后的唐斐扶了一把,不然恐怕就得一屁股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了。

这一推,让她有些不可置信地去看他的脸。

而路君峰已经朝她跨出去半步的脚在遇上陆遥的视线后,不动声色的收了回来。

从刚才开始,陆遥有心回避,有心装傻,她告诉自己外公是病人,不管他说的话做的事有多过分她都该让着他不该和他计较,可是当他看到路君峰那双眼睛里所透露出的冷漠和厌恶,便让她那些回避和装傻都统统见了鬼!

“外公,看来您和我爸看人的眼光挺相似的,您觉得怎么样,我爸收养的‘儿子’很不错吧,您是不是挺满意?既然满意,那年他请了那么多亲朋好友来见证他这个儿子,您怎么没来?”

“遥遥!”唐斐神色一惊,忍不住出手扯住她的手臂,示意她别说了。

以陆遥的脾气,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能听得下去劝!

她甩开唐斐的手,指着阳台上玻璃缸里那只缩头乌龟道:“我还以为你有多在乎她呢,‘小杰’?”陆遥冷笑,“根本没有‘亲儿子亲孙子’重要……”

她这一句话说完,让房间里的两个人同时看向她并倒抽了一口气。

她刚才说话的语气平平谈谈,她的声音依旧轻声软语,可她说的每一个字连在一起却好似裹挟着惊涛骇浪,听得人一阵阵后脊发凉!

陆遥是个笑起来能让人不自觉心生欢喜的人,可是当她冲着你冷笑时,你便觉得这个人是那么不顾别人的感受,尖酸刻薄得令人可怕!

唐斐想要将陆遥往自己身后拉,她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不仅如此,她还一脸无所畏惧的望着病床上那个人,仿佛已经做好了接受一顿逃不掉的怒骂。

可她并没等来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