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06章 脚踏两条船

第106章 脚踏两条船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544

“他已经移民m国了……”

“所以你是为了他才拼了命也要去m国留学?”

“留学是我自己的想法,和唐斐哥哥没有关系,而且……”陆遥说着说着突然噤了声。

“而且什么?”路君峰不依不饶非要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陆遥突然转过身看着他,满脸狐疑道:“而且你药膏擦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好?”

他们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别说一个背了,十个背都该擦完了!

路君峰被她盯得一阵心虚,侧头咳了两声,轻声斥道:“转过去,还没好!”

她则急急的反驳:“好了好了,哪里都涂到了,没漏的地方!”

“哪里……哪里没有了?”

她是反穿衣,衣服盖不住肩膀以上,她随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这一看便明白了,明白了就难免羞红了一张脸。

虽然很想大骂他“流氓”,可他说的却没错,确实还有地方没抹上药膏。

陆遥穿着内衣,穿内衣的地方自然没抹到。

“剩、剩下的地方不、不用抹了!”她尴尬得恨不得赶紧从他房间里消失!

“我回去了……”

“等等——”他再一次拽住她的手,只是这一次他像是被她的手电了一下般匆忙的放开,他的脸色也和陆遥的不相上下,而且自从他变白后,脸一红就特别明显,连带着耳根和脖颈处都绯红一片。

“还有事吗?”

“你背上发的挺厉害的,还是……把剩下的地方都涂了吧。”

陆遥:“……”

路君峰手里握着药膏,这只和小手指差不多粗细的药膏好像长了利齿,啃噬着他的手心,将他的手心啃得火辣辣的疼,这疼里又夹杂着一丝丝的痒。

而他的视线也在她泛着红又带着光亮的后背上撩起了一阵阵的火苗。

想到她什么也没穿,裸身趴在他的床单上……他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继而发现自己抚上她什么都没穿的后背时手指竟然开始颤抖。

陆遥的背,在路君峰手指拂过的地方竟然比起疹子的地方还要绯红一片。

“阿遥,你背上怎么好像比刚才更严重了?”

陆遥的脸埋在枕头里,不知是害羞还是困倦,良久都没出声应他的话。

“阿遥?”他弯腰倾身凑近她。

陆遥始终悄无声息。

“阿遥……”他的唇几乎贴在了她的耳边,嘴唇三分无心七分有意地轻擦着她的耳垂。

陆遥怕痒,特别是耳垂,她缩着脖子将脑袋使劲往另一边挪,却不想他的手掌就撑在枕边,让她无路可逃。

“别乱动,你没穿衣服。”他在她头顶上方轻笑。

闻言,她只能趴着不动,一张埋在枕头里的脸红得能滴出血。

“你今天是打算……睡我房间吗?”

他轻佻的话语让陆遥浑身一激灵,这才不甘不愿的侧过了半个脸,睁开眼睛时却正对上他一双含笑的眼眸,瞳孔中倒映出的是她慌乱羞涩的一张脸。

当他的唇轻轻地落在她的唇上时,她心口一悸,同时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停顿了几个来回。

陆遥闻到他唇畔上残留的黑人牙膏的味道,带有一丝凉意的薄荷甜味,顺着嘴唇的缝隙长驱直入,刮着她的喉咙,一路侵染到了她的胸口,围着她原本那颗漂浮不定,鼓噪喧嚣的心脏作威作福。

正在陆遥的整个灵魂都飘荡在半空中找不到回去的方向时,那个撩起一阵暧昧缱绻的罪魁祸首却突然离开她的唇,盯着她的眼睛一本正经问道:“阿遥,你喜欢唐斐吗?”

陆遥的眼神中透露着不明所以的迷茫,她一时间不太明白路君峰这句话的意思。

路君峰边将她脸上的乱发轻柔地撩至她的耳后边说道:“你说你一直以为自己和唐斐会永远在一起,但你却说你想去m国留学不是为了他,所以,阿遥,你回答我,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喜欢他吗?不是你所说的哥哥般的喜欢,而是作为一个男人。阿遥,我不管你曾经是否喜欢过他,我只问你,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不似之前他那个“你还想要和他永远在一起吗?”的问题让她犹豫,这个“是否喜欢”的问题,陆遥则几乎没怎么思考便直接了当回他:“我拒绝回答。”

她的这一强烈的反应,让他心里一沉,脸上渐渐地浮上冷峻的神色。

陆遥皱眉:“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了。”

等到陆遥穿好衣服去拽他的衣袖,他却像尊雕像一动不动,不管陆遥怎么拽他摇晃他手臂,他都纹丝不动,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样子。

陆遥暗暗道:“这个人怎么又生气了!”

陆遥再一次拉了拉他的手,他没反应,她故意装作有些不耐烦道:“我有句话想要告诉你,你想听吗?”

路君峰却出乎她的意料,这“气”生得有些大,近乎油盐不进,根本不在乎她说的“我有句话要告诉你”。

陆遥转身想走,却听到他扭捏埋怨的声音终于响起:“既然你喜欢他,又为什么……为什么让我……亲你呢?”

陆遥听了他的话,才明白原来他是在气这个!

她噗嗤一笑,笑声引得他抬头看她。

她这一笑惹得他更难受了,他几乎是带着哀怨的口气责问她:“阿遥,你怎么可以这样!”

他知道唐斐和她之间的感情并不是随便谁可以替代的,在他们过去相伴的岁月里,唐斐之于她也许是一个重要到无人可以替代的人,哪怕他后来千方百计的想要用自己和她之间的朝夕相处去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