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10章 什么是重要?

第110章 什么是重要?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923

陆遥原本以为自己恬不知耻的做了个春梦,直到嘴唇上传来一下接着一下的刺痛才让她彻底惊醒,在明白发生了什么后她惊恐得瞳孔急剧收缩!

这哪是什么春梦啊,是路君峰半夜闯进了自己房间,趁着自己睡着后不仅吻她还咬她!

陆遥在清醒后下意识往后躲避,却不想路君峰早有准备,早就将大手覆在她后脑勺上阻止她逃跑,不仅如此,在发现陆遥想要逃跑后更是手上用力地把她压向自己!

陆遥逃无可逃,一副薄唇被他变着法儿的舔咬啃噬,极尽所能的轻薄惩罚了一番才罢休。

虽然离开了她的唇,但是额头却固执的与她相抵,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

他半跪在她床头,气息乱得已经没了章法。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他又情不自禁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和眼睛,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全都不在乎。你在我身边一天我就喜欢你一天,在我身边一年我就喜欢你一年,就算你最后离开我,我也会一直喜欢你。只要你……只要你不推开我,只要你愿意要我,我就永远不会离开你。阿遥,我喜欢你,我爱你,为了你,要我怎样都可以……”

路君峰这番剖心置腹的表白,不可谓不让陆遥感动。

她没想到这个人因为喜欢自己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即使知道你只是“玩玩”,永远都不可能接受他,他却依然义无反顾破釜沉舟掏心掏肺地喜欢你。

陆遥扪心自问:“你是不是真的承受得起他如此深重的感情?”

然而命运中永远是善的遥遥无期,恶的无可回避。

如果可以,她希望所有的“恶”都能远离自己与她身边的这个人,让他们能有机会摈除一切障碍与伤痛,让他们能有那么一天可以毫无顾虑的走到对方的身边去。

唐斐这次回国一来是参加唐家的世交,叶家独生女的订婚典礼,二来也是为了完成他三爷爷也就是唐煜爷爷的夙愿,将唐家的旧书捐给长汀老街孤儿院。

说来不知是巧合还是宿命,那场他缺席的订婚典礼据说最后变成了叶家的一个奇耻大辱,也不知这叶家独生女在外边惹了什么祸,不仅被当场退婚还被叶家在订婚之夜就赶去了m国。他听说叶家声称只要叶父在世一日这个女儿便不能踏上国内任何一寸土地,想想叶家也是够狠,算是把自己唯一的继承人给放逐了。

而第二件事,其实除了捐书之外,回国前唐煜私底下托自己找过一个人,但他和孤儿院的副院长在档案室里找了许久也没找到有关那个人的蛛丝马迹。

至于回国的第三个也是他原本觉得最容易达成的目的……却更是让他……让他觉得过去所有自己幻想的和塑造的有关于她的那个梦突然就破碎了。

当他亲眼看到他们在永康路上亲昵地牵着手有说有笑,看到她窝在他怀里时的撒娇任性,还有她眼里毫不掩饰对那个人的热切与追逐,这些所有一切都无不让他明白,自己早已失去了把梦告诉她的机会。

陆遥陪着唐斐托运完行李,因为距离航班起飞时间尚早,唐斐不想那么早就入关,陆遥便拖着他在机场一家纪念品商店里随处逛逛。

他看着她好几次拿起某样东西又放下,像是在买与不买间犹豫不决,他从她手里接过这件东西:“如果你喜欢,就买吧。”

陆遥状似无意的瞥了眼唐斐手里的那串不知道用什么材质的绳子编制的黑色手链,陆遥觉得她在w市生活了这么久也没听说过这种东西可以宣称为这个城市的什么纪念品,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不良商家。

“要不然当做生日礼物,送你?”唐斐以为她是嫌贵。

陆遥头摇得像拨浪鼓,又像个烫手山芋似的把手链从唐斐手中夺走后丢回了橱柜里。

“走吧走吧!”陆遥二话不说强拉着唐斐离开了特产店。

唐斐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条黑色的手链,那是男款手链。

两人漫无目的地在机场里闲逛,但大致的方向还是朝着入关处走去。

“遥遥?”

“嗯?”

“外婆说你曾经和你爸打过一个赌,如果你能考上f附中,他就答应你高中毕业后出国念书?”

“嗯。”这件事,陆匀确实知会过陆遥的外公外婆,也征得了他们的同意,特别是陆遥的外公。

“那你……决定好去哪个国家留学了吗?”

尽管他刻意的拖慢着脚步,但他明白现在的自己能与她在一起的时间,已经是走一步少一步,而不管他愿不愿意,不消多时,便能走到终点,在这样一种绝望的惶恐中他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不甘开口问她。

“我……我不知道。”陆遥的脸瞬间垮了下来,犹豫再三后她选择诚恳地回答唐斐。

而不是在面对陆匀或者其他人时信心十足自信满满的告诉他们她想要去xx国,她的目标是什么。

唐斐之于陆遥,是一个不需要在他面前掩藏自己真实想法的人,所以她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我对于到底要不要出国这件事其实是多么的举棋不定。

而她的犹豫也让他原本就没底的心里更加慌乱无措。

唐斐按捺住想要骂她为何总是一副摇摆不定的态度,让自己为了她辗转反侧百爪挠心般痛苦的冲动,他依旧用着她“唐斐哥哥”的温柔语气和她说:“遥遥,我之前和你说过我们学校的生物科学专业,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生物科学专业?”陆遥低头沉思。

唐斐是个聪明人,他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