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12章 大人不允许做的事

第112章 大人不允许做的事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688

他们离开时,外公在医院里的所有检查已经全部结束,但还需要留在医院里疗养一段时间,因为不再需要特护,方苑决定去医院陪他,其实有护工在,方苑不过是去陪着外公解闷散心。

方苑让陆遥不用太过担心,一个人老了势必会经历这些病痛的折磨,而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对此看开一些才能继续自己的生活。

陆遥知道自己外婆外表看着是个柔弱无依需要照顾的人,其实她心里头装了许多痛苦,是个比谁都要内心强大的人。

临别前,在看着两个孩子并肩走出别墅大门时,方苑忽然就湿了眼眶,原本想要提醒陆遥的那些话,也觉得再也没有说出口的必要了。

王师傅把他们送到客运站看着他们上了车才离开。

两人挑了大巴车最后的位置,一上车坐好,路君峰就将她头顶上的空调出风口关了,又让她披上件薄外套,将一杯出门时就泡好的红糖姜枣茶塞到她手里,让她在发车前赶紧先喝几口。

陆遥似乎早已习惯了他在她大姨妈期间无微不至的照顾,更是怕了大姨妈痛的厉害,所以对路君峰的一系列自作主张的安排唯命是从,乖顺得很。

车一发动,她便驾轻就熟地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闭上眼睛准备一路睡回家。

路君峰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捏着她的手指玩,也算是打发时间。

车外快速掠过的画面,在路君峰的眼里都成为了没有意义的浮光掠影,只有自己怀里这个真真实实存在的人。

她与自己的肌肤相贴之处,她身上浅淡的少女清香,她轻浅均匀的呼吸声,所有这一切组成了只属于他的一个渺小而平静的港湾,也是他这一生所能得到的最珍贵最稀有也最喜爱的一颗糖果。

高二一上来,陆遥他们还没有体验多久作为学长学姐的优势与尊荣,就开始投入到了文理分班的重要抉择之中。

f附中虽然以理科见长,但即便是略微弱势的文科在s市的高校排名中也是屈指可数,所以作为f附中的学生,如果文理科的成绩偏差不大,倒真的是挺难抉择。

学校让学生把填好的分科表拿回去给家长签字,陆匀打开两个孩子的分科表一看,这两人竟然很有默契的都选了物理。

陆遥是个能少费点心思少做一道题就能偷着乐的人,她选物理倒是在陆匀的意料之内;可路君峰……一来他初中的基础不算打得很好,连最后考上f附中都是靠的十分的加分,进了f附中后的几次考试成绩也仅仅位于年级的中等水平。

路君峰的文理科其实不相上下,陆匀觉得他要是选择文科或者退而求其次选化学或生物可能更为稳当一点。

晚上吃饭时他忍不住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路君峰当场倒是没太强硬地拒绝,只说了些选文科将来高考填志愿的选择小之类的理由,但却没提为什么非得在理科中选物理。

吃完饭陆匀去医院值班,陆遥洗好澡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捧着一大盆马奶葡萄吃得津津有味。

刚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靠近还没来得及转头,某人的脑袋就极其自然地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路君峰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上半身趴在陆遥身后沙发的椅背上,洗完头还没完全干的脑袋在陆遥的肩窝处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他侧着脸,盯着陆遥因为吃葡萄而鼓起的半边脸,已经明显的喉结不动声色地上下滚了滚,他对她说:“我也要吃。”

他难得这么孩子气,陆遥有些诧异的转过脸,却看到他的视线紧紧盯住自己的嘴……

陆遥默默地把他湿漉漉的脑袋拍开一点。

他有些哀怨道:“葡萄是我买的。”

陆遥不为所动,又丢了颗葡萄进嘴里。

路君峰:“也是我洗的。”

陆遥一口一个,根本停不下来。

路君峰再次凑近陆遥并西格格地把头靠在她的肩上,颇为不满地埋怨她:“明明是你说不爱吃酸的东西我才没买多……”

路君峰正对着陆遥口诛讨伐,见她突然朝自己这边偏了点头,电光火石间,他便觉得有一股清新浅淡的少女气息飞快地朝自己靠了过来。

陆遥的动作很快,他感觉自己嘴唇上好似被一片极轻柔的羽毛扫过般,留下了一点带着奶香的甜味。

陆遥:“哪里酸了?不是挺甜的么。”

路君峰:“……”

当路君峰终于舍得放开陆遥,后者早已经把什么葡萄提子之类的给忘得一干二净。

她自己的一张脸倒是红得像是颗熟透了的葡萄!

路君峰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冲她不怀好意地勾起唇角:“确实又甜又香,特别好吃。”

陆遥随手抓起一把葡萄胡乱塞进他嘴里,瞪着他:“以后无论你买什么我都不吃了!”

自从w市回来,这两个人只要在家,要是没有其他人在,像这样吃个水果,吹个头发,讲道题的再正经不过的场景中,不知为何总要先互不相让的吵嘴继而又难舍难分的亲嘴一番,画风时常变化得让人应接不暇。

路君峰对此自然喜闻乐见,陆遥私心里也觉得这亲亲抱抱,让人时常有一种大脑缺氧,心肝脾肺肾连带着四肢神经末梢都能感受到一种舒服的痒,竟然也别有一番滋味。

特别是每当路君峰被自己撩拨得发了狠又无法对自己做什么时,她便觉得看着他难受无助又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模样特别好玩。

有时候阿姨或者陆匀在家,陆遥心中恶作剧的念头就会更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