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13章 考第一的人

第113章 考第一的人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03

“高一期末大考,我看过你各科的成绩,除了语数英外,你的其他几门课成绩都很接近,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的理科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学校必定会让你重点考虑文科,或者是理科中更稳定一点的化学。”陆遥分析得头头是道。

路君峰听了她的话,一副好看的眼睛里浸满了浓重的笑意。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她疑惑地看着他没来由的笑意。

他憋着笑质问她:“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成绩?你去哪儿看的?”

陆遥被他问得语塞,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又变得绯红一片。

在分班前他们所有人的成绩都是保密的,不会公开更不会放学年大榜,甚至各班的老师都不被允许去打听其他班学生的成绩。

这是f附中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和学习氛围,不给学生们压力,也督促老师们把其他班都当成比自己厉害的假想敌,促使大家想方设法的追上去。

所以陆遥不可能轻而易举就能看到自己的成绩,除非……她趁着什么机会偷偷摸摸去看。

“你别转移话题。”陆遥斜睨了他一眼,鼓着一张包子似的生气脸。

知道她的脸皮厚度可以自由切换,要亲亲要抱抱时可以厚成城墙,被知道偷着去看他成绩时又薄得近乎透明。

他虽然喜欢看她害羞,但也了解这个人的臭脾气,于是只好向她耐心解释:“你也说了要是我哪一科成绩比较突出,学校肯定会让我重点选这一科,就像刚才陆叔叔那样劝我,他们一定会让我选择我擅长的一科。可我不想这么早就被人定下该选什么。”

“为什么?”哪一门学科好就选哪一门不是再正常不过吗?

“因为,”路君峰盯着陆遥的眼睛,在他看来一双生那么大却被当成了装饰品的大眼珠子,他将自己的额头抵上她的,笑声终于溢出了嘴角,“因为我还不确定你想选什么呀!”

陆遥对路君峰的这一说法简直嗤之以鼻,他以为他是谁?天才?学霸?

他刚才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说他高一大考的分数全是自己算计好才考出来的?他能做到把每一门学科都考成几乎没有差距的同样的分数?

他莫不是把她当傻瓜了吧……

但陆遥,觉得自己很快就被打脸了!

分班结束后学校进行了学年第一次大统考,并且进行了学年大榜的公布,一张红字报写满密密麻麻的学生们的名字,从第一名到第一百名进行排序。

由于文理科的考试难度不同,学校还很有心的将三门主课的总分和加了选课那门成绩的总分,分别做了两张大榜。

但不管是语数英三门主课的成绩还是加上了选课分数的总分,第一名都是同一个人。

令人感到惊异的是,这个人在过去还只不过是个成绩在中游徘徊的普通学生,默默无闻到甚至很多人都不认识他。

“这道题的电路图画错了。”

“阿遥,其实这题主要考的是压强公式的变形……”

陆遥:“……”

“怎么了?”

陆遥咬着笔尖不说话,一副牙齿咬得“咯咯”响。

路君峰今天一回到家就发现陆遥的情绪不佳,晚饭没吃多少,洗澡也比往常拖拉,更是没主动来招惹自己……

他其实一个多小时前就按耐不住了,偷偷转头打量了她好几次,发现她除了做题其他什么动静也没有。

她不主动,他想对她干吗又怕她不高兴,踌躇再三,直到心里的渴望最终战胜理智,他才放下笔往她身边靠,可是“偷袭”还没成功,却偶然发现她一张卷子错得惨不忍睹。

“不许咬笔,”他把她嘴里的笔救下,同时压下心里强烈想要对她做一番无以言说行为的冲动,耐着心性子道,“当心牙齿咬坏了,我给你把题都讲一遍吧……”

自从分科后,两人又同是选择的物理这课,所以两个孩子会经常一起做作业,而陆遥房间里的那个书桌实在太……简朴,陆匀便把路君峰房间里的书桌换了,换了个直角转弯可以坐下两个人的新书桌。

陆遥的小房间狭小局促,她也就没据理力争新书桌的归属权,反正洗好澡直接在路君峰房里做作业也挺顺。

平时两人并不是面朝同一个方向,而是一个面南,一个面西,但因为两张椅子挨得近,时常会撞一块儿。

之前两人都在安静的做作业,陆遥做物理试卷时不知是太投入还是分了神,竟然没发现路君峰的椅子已经慢慢移到了自己身边,而他更是诧异地发现她在做的题没一道是对的!

陆遥突然有些泄气,手掌托着自己半张脸撑在书桌上,眼睛斜睨着路君峰的侧脸。

她发现他一双眉峰不知何时突然变得干净利落起来,她不懂武侠片里形容男人剑眉入鬓的标准,但她觉得这样一幅眉峰应该是能称之为英气的,配上他一双黑白分明原本就好看的眼睛,倒是可以勉强形容为舒眉朗目。

陆遥悄悄的将自己另一只手移动到路君峰撑在书桌边缘的手背边,暗地里比较了一番,这一比较竟然让她惊讶得发现,这个男人的手不仅好看还白!虽然不及陆遥肤色的白亮,但作为一个男人,他的肤色算得上白皙了!

陆遥极力在脑海中回忆当年小岛上那个晒得和大地同色的瘦弱男孩,她发现自己脑海中所有有关于路君峰的影像都被替换掉了,换成了此时此刻穿着黑色连帽卫衣的少年,头发剃得稍短,露出一副干净利落眉峰,还有露在衣服袖子外那双比起女人来也毫不逊色的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