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15章 你有什么脸去问他要委屈?

第115章 你有什么脸去问他要委屈?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95

放寒假前是高二的第二次大统考,这次统考,s市与周边其他几个城市的几所高中进行了难得的跨市联考。

在高三前与别市高校联考是非常少见的,这也足以看出f附中极为看重这一届学生的实力,想要同向比较一下。

得知这件事后,陆遥更是像得了魔怔,用孜孜不倦殚精竭虑来形容也不为过。

好在这次路君峰和陆匀甚至是阿姨都有了经验,把她看得死紧,督促她在学习之余必须要保证充足的睡眠,吃饭更得要好好吃。

陆遥在经历过体力不支晕倒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的惊人壮举之后,其实自己内心深处也紧张得很,更不会蠢到用身体和自己过不去,她只是几乎摒除了一切与学习无关的活动,包括她追的那些电影和综艺,也充分地利用每一分钟的时间看书做题,就连上下学那一个小时的车程她也能耳里塞着mp3练习英语听力。

路君峰每次看她搓着手站在公交站台上手里还在翻着口袋英文词汇本,就心疼得不行。

但车站上人来人往,不是邻居就是同学,他既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她一顿,也无法将她一双手拢在手心为她取暖,回了家和她提这事,她总是虚心接受屡教不改,在你面前答应得好好的,第二天还是该干嘛干嘛。

相比较陆遥对这次跨市统考的异常认真,路君峰倒是和平时一样,并没有因为加了其他几所名牌高中的大统考而多出精力来应对,他甚至停了双休日的补习,改为自己在家看书,也为了能时刻盯着这个为了场考试能豁出自己身体的傻瓜。

陆遥看他这副不怎么放在心上的样子,认为他是因为一次“第一”而心生了点骄傲,反而不比之前卖力了,她觉得他现在的思想很危险,于是旁敲侧击苦口婆心地劝了他几次,他却不当回事,还反过来劝她不应该把一次考试看那么重,这话在陆遥听来觉得很是熟悉,曾几何时,像是她宽慰他的话。

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她感慨自己也有于学业上,被曾经连小学三年级都不如的路君峰宽慰的时候。

这时候她便难免要想起陆匀当初和她争吵时说的那些话,他爸爸说她是为了逃避国内的中高考制度,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信心才选择出国留学,她所谓的向往自由其实是在逃避。

如今看来她爸爸的这些话何其正确!

高考这座大山真的能压垮一个人,不管你喜不喜欢,行不行,都得被架着被赶着往前走,而你连前面是悬崖还是深渊都不清楚,蒙着眼睛和一群人挤着过一座随时会垮塌的独木桥。

统考在即,陆遥心里那座战战巍巍的独木桥没塌,她自己这个走在桥上的人却先落了水。

陆遥的胃不好,陆匀曾经说过她体质偏寒,所以肠胃也比一般人娇弱一些。

家里平时挺注重她的身体,她自己也明白体寒还不注意保养,大姨妈迟早要把你疼死,所以也一直很配合路君峰他们的提的一些要求,像什么无论天多热都不能碰冰冷的东西,一年四季都要穿袜子别赤着脚踩地上,还有奶茶要少喝……

其实她至今都不太明白路君峰干嘛要把少喝奶茶放进对体寒人士的养生之道中。

而在路君峰看来,奶茶这东西没有一点好处,东西干不干净两说,就是对她的肠胃也没好处,所以他对陆遥喝奶茶的频率和每次喝的量都有严格的控制。

陆遥刚开始还和他闹脾气争论过“禁奶茶”是一项泯灭人权的不平等条约,后来有一次因为偷着去喝了超大杯的,还一连喝了两杯,肠胃炎在医院挂了三天的盐水后才算消停。

自此,奶茶便几乎从她的世界中消失。

但后来,路君峰才发现,原来奶茶不是最恶毒的东西,有一样东西,比起它更让他感到头疼。

陆遥在第二天大统考前为了晚上能多复习一会儿,偷着去喝了家里的咖啡,清咖,连伴侣和方糖都没加,她喝这东西就像是喝中药,捏着自己的鼻子硬灌了下去。

她这么一顿猛操作,果不其然,大半夜胃疼得在床上打滚。

这回陆匀倒没怎么骂她,喝咖啡导致胃病发作这种事,他们谁也没料到,就连陆匀也从没叮嘱过陆遥不能喝咖啡,所以这事倒不能全怪她。

陆匀从不知者无罪的角度出发,路君峰却认为她是明知故犯,为了个考试再一次不顾自己的身体,简直是冥顽不灵,不知悔改!

路君峰连夜把她送到了医院,看着打着吊针的陆遥虚弱地躺着,心里真是怒极恨极也疼极。

大半夜被人送进医院,因为没有床铺,她又不愿意去观察室,只好窝在陆匀值班室的小床上。

而一想到明天就要大统考,自己却还在这里挂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盐水,陆遥深深地感到自己的身心受到了重大的打击!

特别是看到路君峰一张写满了“你活该”的脸,顿时就觉得自己真是愚蠢无知,自作自受倒罢了,还连累他凌晨两点呆在医院里陪着,这便让她心里的那一点点委屈全都被自责替代。

他寒着一张脸,从一开始的紧张担忧直到知道胃疼的原因后就再也不发一语,脸色也暗沉得随时像要下一场暴雨。

她心道:“陆遥你有什么脸去问他要委屈?难道你每一次受伤生病,他都是活了该要为你担心难受?你自己痛就算了,凭什么要拉着他一起!”

她在这么想的时候,竟然忍住了胃里不时剧烈的绞痛。

她知道药效不可能这么快,为了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