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16章 你不要命了吗

第116章 你不要命了吗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811

其实就像陆匀说的,她喝了咖啡会导致急性肠胃炎这种事谁也没想到,她自己在喝下去之前也不会是存着要让自己病一场的心思。

不过是熬一会儿就能好,用不用止痛片也真的不是什么非得较真的事情,他爸爸出于某一种虚荣心对同事说不用加药时的心态也谈不上不顾她死活。

就连她外婆也说过:一个人会生病住院,需要忍受病痛,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习惯和承受,于此我们的生活才能继续。

可习惯承受是一回事,心疼难受却又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就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她每一次的伤痛都像在他的心口上划上了一道伤,而她最擅长的便是在他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前就再划上一道,她拿自己的身体和心事乐此不疲地伤他,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应对她的这一习惯。

医院里的隔音不好,半夜里的走动声有些频繁,陆遥发着低烧,原本就睡不大安稳,刚睡着没多久就又被吵醒。

值班室里的灯已经被关上,她一时间差点没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处何地,下意识的伸手去按压胃,没想到摸到了一只手。

那只手在她惊慌得想要撤退时反握住她,他一双眸子在黑暗中紧紧盯住她的脸。

即使什么也看不见,她也能清晰得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那抹独一无二的视线。

“怪不得睡梦中一直不踏实,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让我总是喘不过气,原来是你……的手。”陆遥大概是真的好得差不多了,又开始作死,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忍不住轻笑出声。

可路君峰没她想象中的恼羞成怒或是直接来个“压得踹不过气”付诸于行动,他这一无动于衷的反应倒让陆遥有些尴尬,像是个唱相声的抖了个包袱出来却没人来捧哏,凄凉的很。

正要试着再睡一会儿,黑暗中他的声音传来。

“陆遥,你不要命了吗?”

她每一次做错事,作死作到自己头上,他对她都没什么好脸色,可却很少真的有疾言厉色的时候,但他这句话,听了令人浑身发颤。

那句“对不起”哽在陆遥喉咙里。

“嘘,”路君峰竖起一根手指轻点在陆遥的唇上,他的声音从黑暗中清晰的传入她耳中,“别说‘对不起’,你应该对我说的从来都不是这三个字。而你不想要的那条命,是我的。”

陆遥和路君峰几乎是同时朝对方怀里扑了过去,将对方这个人用尽全力的抱紧!

所有埋藏在心底深处,所有必须三缄其口亦或是可以轻描淡写的那些话和理由,全都被畅快淋漓地宣泄在这样一个不言而喻的拥抱之中。

他曾经不止一次地问她“阿遥,你喜欢我吗?你能为了我留下吗?”

她则无数次地告诉他“我们永永远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可是他们远比自己更懂对方的那颗心,知道却不说破,只能用对方身体的温度去真真实实的感受这个人。

这一夜,他们将两颗相似的心撞碎后揉捏在一处,这一刻,他们只想把对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怀中。

第二天一大早,陆遥坚持要参加考试,陆匀只得开车送他们去学校。

下午考完,路君峰带她打车回医院,经过一天一夜,急性胃炎已经止住,但陆遥一直持续发着低烧,虽然没有严重到要用药的程度,可就算是零点几度也能让人浑身虚弱难受。

陆遥这回硬气了一回,不仅撑着将两场考场都考完,考完试还去做了个胃镜的检查,检查完整个人都软了,扶着墙站了很久才恢复了一点气力。

在这之后她还拒绝了路君峰说借个轮椅的提议,搀着他的手臂自己走回的观察室继续挂水。

七点多钟,医院观察室里人满为患,发烧的拉肚子的咳嗽的全都挤在这一个密闭的大通铺里。

连陆匀和路君峰都看不下去,想带她去医生值班室,她却固执得很,反驳他们自己和这些病人一样没多出钱,怎么能特殊待遇?

她难得这么“高风亮节”,他们倒不好打击了她的积极性。

只是路君峰环顾四周,总觉得怕是她自己病没好,等回去后不知又要被传染上什么病毒。

第二天考英语和物理,陆遥趁路君峰出门买饭偷偷地带上耳塞做几张英语的听力卷子,不知道是哪位没有公德心的突然拉开了观察室里的窗,一股子冷风猛地往里边吹,陆遥始料未及,搁在腿上的几张卷子被风吹得到处都是。

她手上吊着针没法去捡,正犯愁要是等路君峰回来试卷上肯定得被人给踩上两脚,所幸她的卷子安然无恙,因为有人经过时见地上散落着几张卷子,替她捡了起来。

“谢谢。”陆遥摘下耳机伸手想要接过卷子。

“你做的?”那人将地上的卷子捡起后并没有立即还给陆遥,而是拿在手里看。

“嗯。”

“真厉害,全对。”那人将卷子递给陆遥时露出一个赞许的笑容。

陆遥仔细瞧着那人的脸,犹豫道:“我们……见过吗?”

那人大概没想到陆遥竟然已经不认识自己,脸上闪过一丝讶异,而后又释然得冲她笑着点头,“她们说你这个人自负甚高,有点瞧不起人,看来没说错。”

这人话里的意思听着有些刺耳,但说这些话时的口气又像是当成了一种戏谑的玩笑,仿佛是在说“你这人挺好玩的”。

“哎,其实真恨不得不认识你,我只要一想到当时被高乐利用把你给害了,就心里难受得不行。”

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