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22章 你要相信我

第122章 你要相信我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420

陆遥到时,阶梯教室里早已经坐满了人,她从后门溜进来,先看到的是小孟和夏娴文一起坐在靠近后门的地方,不过就算小孟不提醒,她在刚坐下时就已经瞄到路君峰的身影了。

就算她眼神不好没看到那个即使坐着也比别人高一头的人,她也无法忽视周围女生暗搓搓地指着他坐着的方向,对这个人从头至脚的议论纷纷。

陆遥觉得自己可能走错了地方,她来的不是什么“小托福”竞赛的赛前见面会,而是某个小明星的粉丝见面会!

夏娴文朝小孟意有所指的方向看去,在知道他们说的是谁后,倒是没对“童养媳”这个奇异的称呼有过多的的追问,反而解释道:“我们口语强化班的同学全都报名了这次的‘小托福’竞赛,参加强化班快两年了,老师说这是一次很好的试炼机会。”

“‘试炼’?你们知不知道这个竞赛的规格有多高?竟然拿它来练手,一点也不尊重我们这些正儿八经来参赛的优秀选手!”

“谁不正经了?!”

小孟和夏娴文两人可能是正好别到了对方某个叫做“看不顺眼”的神经,只要是凑到了一块儿,总要挤兑对方几句才甘心。

陆遥自动过滤这两人的呱噪,更是把讲台上老师在说的竞赛的注意事项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她偷偷地拿出手机给某人发了条消息过去。

路君峰的裤子口袋里麻了一下,是收到短信的提示。

他的嘴角也随着这阵短暂的酥麻勾起了一个弧度。

“你在哪里?”

很快陆遥的手机上就收到了对方回复的短信。

“在你往前数第五排靠左第三个位置。”

陆遥看着短信笑弯了一双月牙儿。

离竞赛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由于这次是由m国那边主办,国内只是协办,与以往几届的竞赛模式全然不同,而主办方明确表示不会组织统一的赛前培训,甚至连竞赛范围也没有给,更是比以往的竞赛多了“口语”这一个竞赛项目,这让前来参加赛前见面会的人在会后全都一脸土色,都觉得这次拿奖的希望渺茫。

四个人一同站在公交站台等车时,夏娴文搓着手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腆着脸对陆遥说:“陆遥,听说你英语口语很好?”

虽然路君峰和小孟很有默契的把陆遥挡在了中间,但四面透风的公交站台还是冷得她将整个下半张脸都埋在了硕大的针织围巾里,她实在懒得将脸从温暖的围巾里钻出来,只随意的点了个头。

夏娴文无视小孟的鄙夷,用肩膀硬生生挤开他的身体凑到了陆遥跟前。

“明天有空吗,我请你……喝奶茶?”

陆遥斜睨了她一眼,无动于衷。

夏娴文不死心,“吴江路上新开了一家甜品店你去吃过了吗?”

“你说的哪一家?”闻言,陆遥的眼睛亮了亮,甜品店简直就是她的软肋。

夏娴文知道自己得逞后笑得更加谄媚:“是香港那家‘甜蜜蜜’的分店。”

从上车到下车,陆遥和夏娴文几乎聊了一路的甜品。

小孟几次三番想要插话都找不到机会,在发现一旁的路君峰也是一脸被冷落的无奈后才算找回了点平衡。

小孟和夏娴文竟然是同一个站头下的车,这一片全是高档的别墅区。

这又让陆遥对夏娴文的印象好了几分,不是因为她家有钱,而是这个人并不以“有钱”自居,在学校里更是一向低调得很,要不是上次的事,陆遥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这个人和家里有点钱就到处招摇显摆的人不同。

陆遥欣赏宠辱不惊,富贵浮云之人。

陆遥透过车窗看着这两个人下了车后不知又为了什么吵了起来,小孟被夏娴文气得扭头就走,夏娴文却不肯轻易放过他,嘻嘻哈哈地一路追在他身后。

他们因为参加了说明会,比大部分学生放得晚,这班回家的车上人不多,特别是在前面几个大的站台下来了一大半人后,车里就显得空荡了很多。

三月的天,夜幕降临的很快。

他们坐在公交车后面几排不显眼的位置,路君峰扫了眼四周,趁着车里没开灯灰暗的视线,将陆遥放置在膝盖上的手悄悄地拽在了手心里。

手指相触的瞬间两人同时将五指交缠相握。

“从来没见小孟对谁这么无可奈何过。”陆遥想起小孟和夏娴文之间的相处就觉得有趣。

要说小孟虽然被称为“孟二溜子”“孟流氓”,但对女孩子特别是漂亮女孩堪称绅士,陆遥虽然对他自封的校草不屑一顾,但他说的喜欢他的女孩子一大堆她还是信服的。

小孟从小就是出了名的有钱公子哥,长得更是很不错,这个人渣从幼儿园开始就交往女朋友,只要是女生,这位流氓都足够有耐心,倒是极少看到他那么“针对”某个女生。

“这些‘谁’里包括你吗?”

路君峰这句醋意十足的话惹得陆遥忍不住转过脸看他。

路君峰低头看到她那颗虎牙时,才发觉自己刚才不知不觉间透露了心底里某些阴暗心思,这些东西虽然他不曾拿出来和她说,却一直是他特别在意的事。

他这么情不自禁地流露出自己的嫉妒和占有欲,他明白她心里一定在笑话自己。

他狠狠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五指间她纤细的手指夹得青白一片。

“小孟告诉小夏,他会参加这次竞赛是为了能和我一起去m国。”她却浑然不在乎,犹觉刚才他不自觉流露的醋意不够大,竟然还想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