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31章 千年的酒

第131章 千年的酒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320

?????“喝酒……不太好吧?”陆遥口不对心,心里其实早就被这怪异的酒香味勾得心痒痒,嘴里还假模假样的以一个学生不能喝酒的原则要求自己和别人,诚然她这一句话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遥遥你满十六了吗?你满了!”小孟自问自答,给了原本就意志力薄弱的陆遥一个心安理得放弃原则的理由。

路君峰晃了晃杯子中仅仅小半杯的液体,又闻了闻,私心里觉得这玩意儿看着就没什么酒精度数,就算喝一点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

小孟见大家都有些犹豫,不以为意道:“其实这东西严格意义上真不算是酒,就是人家用一种特殊的粮食发酵出来的带有那么一点点酒精的……饮料而已。”

“就算是酒又怎么样!”倒是一直没说话的夏娴文毫不扭捏,就着杯子里的“饮料”,在其他三人还没反应之前,一饮而尽。

喝完,皱着眉砸吧砸吧嘴道:“真难喝!”

“是吗,很难喝吗?”陆遥其实已经决定了不管夏娴文评价好不好喝都打算尝一尝味道,但她在喝之前还是很有分寸地打量了下路君峰的脸色,在发现他没有很强烈要阻止的意思后,心里不禁暗暗窃喜。

“你从没喝过酒,还是……”

“路君峰你怎么这么没劲,她都多大了,喝点带酒精的饮料怎么了!难道她从没喝过,你就要剥夺她喝的权利?你成天对她管头管脚的烦不烦!”小孟就看不惯路君峰总是把陆遥当成个孩子,还是他亲生的,做什么都要经过他这个监护人的同意,看他脸色。

小孟是真搞不懂,怎么寄人篱下的不是他路君峰反而像是陆遥呢!

而从前陆遥对他的颐指气使和说一不二现在也都整个颠倒,也不知道路君峰这个从小地方出来的穷小子是怎么把陆家父女给搞定的,就连陆家的阿姨都时常对他赞赏有加,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小孟的话让路君峰一愣,他心里想着原来在别人的眼里,他平时已经对她到了“管头管脚”的地步了?那她心里是不是也觉得自己烦呢?

“你想喝吗?”他发现陆遥的整个心思已经都在这一杯小小的酒精饮料上了,忍不住开口询问她。

陆遥一脸真挚地点头。

她当然想喝!她对食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探险精神,什么没试过的奇怪的东西她都很有兴趣尝试。

她发自内心的喜欢和笑容,让他心里暖意洋洋,于是宠溺地对她说:“少喝点,有点凉。”

路君峰觉得小孟的担忧完全多虑了,别看自己对她管头管脚,可只要能讨她一个欢喜,让他上天入地也非不可!

说到底,他们家说话最有分量的人还是他家姑娘。

“遥遥,怎么样,好喝吗?”小孟等陆遥喝完,狗腿地问道。

陆遥回味着舌尖清凉又带着点刺激性的味道,不住地点头评价:“怎么说呢,很奇怪的味道,像酒可又不是酒,入口有一点苦,可回味又甘甜,还有一股抹茶的清苦味……”

他们随着她的介绍喝着杯子里的饮料,已经喝了一杯的夏娴文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原本觉得不过是杯没什么酒精度数的怪酒,经陆遥这么一介绍,自己再细细品味一番,倒还真喝出了点这东西有钱也买不到的贵来。

“还有呢,遥遥?”陆遥刚才说的这些小孟都知道,而他觉得她后边应该还有话没说完,于是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陆遥再喝了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我知道这个国家喜欢用抹茶制作一些食物,将它掺入酒中,且没有主导酒香喧宾夺主,只是给这酒增添了一点带有他们本国特色的新奇,这种浑然天成的食物结合确实很厉害。但……除了抹茶,似乎还有另一种非常奇特的食物的香味,我刚才喝第一口时没喝出来,但酒入了身体,被身体温暖之后带起的味道就很容易辨别了。”

“是什么食物?”连夏娴文都很好奇陆遥说的这酒里的食物了,她对酒的认识绝对要比陆遥高深得多,可却从没有像陆遥一样在品尝过后有这么深刻的品论,她此时才觉得小孟刚才说的那些贬低自己没见过世面的话,倒有几分道理。

“是不是……红豆?”?陆遥眉目清远,一双黑眸里含了层湿漉漉的水光,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脸颊红得有些不自然。

她唇边勾起的是路君峰从没有见过的,与以往不同的笑容,是一种既清纯又妩媚,让人看了心头一跳的笑。

日籍厨师大概能听懂“红豆”两个字,在一边“哇啦哇啦”地冲着陆遥竖起大拇指,他大概是没料到竟然有人能品尝出用红豆这种特殊的东西酿造的酒。

小孟赶紧给众人的杯子又满上。

“要说我们遥遥皇帝舌呢,这都能尝出来!这些红豆可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在地里看到的那些,用来酿这玩意儿的红豆采至他们国家伊窦修缮寺千年古杉树旁与她几乎同岁的红豆树,一整年也就……也就能采个一筐吧!”

听了小孟对酿造原材料的介绍,再去看杯里一口就能喝完的所谓“饮料”,大家顿时觉得自己喝的不是什么酒,而是一个国家厚重的历史文化,当然还有一层感慨便是有钱果然能享受别人无法想象的奢侈与尊贵。

大概也就只有陆遥不以为然,她一手撑着脑袋,一手轻晃着杯子,无所谓道:“不就是棵千把岁的红豆树,产量再少每年也能结一筐的果,你要是有钱又有路子,想要喝上一杯不难。”

小孟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