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35章 约会

第135章 约会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871

“遥遥?”陆匀叫住换了鞋正准备出门的女儿。

“我出去一下!”陆遥抢在陆匀想要开口询问自己去哪儿之前,鞋跟都来不及拔就夺门而出。

陆匀收拾碗筷的手一顿,心里不禁疑惑道:“我难得这几天回家早,怎么总是形单影只孤家寡人的?这两个孩子每天吃完晚饭就往外跑,一个自称是去书店转转,另一个连理由都省了,直接来一句‘我出去一下’,连个说法都没有。难道我这个当爸爸的就这么不招人待见?”

陆匀因为两个孩子不愿意和自己呆在一起,让他能感受到难得的家庭温馨而自艾自怜,陆遥则拖着一只鞋跟还没拔上的鞋子,单腿蹦跶着一路跳到了楼道里。

路君峰正要给她发条短信,看到楼道口的门被人推开,也不看是谁,迫不及待地一把将门外的人拽了进来。

“等等等等,我鞋掉了!”

“怎么不穿好鞋出来?”嘴里说着苛责的话,人却不假思索地蹲下身给她穿鞋。

她扁着嘴向他抱怨:“还不是怕陆匀又问我这么晚到哪儿去嘛!”

她虽然在陆匀面前,一脸平淡如常脸不红心不跳地出了门,但心里难免会小小地有些紧张,其实只要陆匀再多问她一句“干什么去”,她可能就要心虚地露出破绽来。

“还不都怪你,偏偏挑他在的时候让我出门。”

给她穿好鞋子,他像往常一样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下楼。

他们家住十六楼,两个人靠一双脚走到一楼要花不少时间,但他们愿意累一点久一点,因为只有在这段时间里,在没有人会经过的楼道里,才能五指交缠地牵着手互相依偎在一起。

直到走到一楼大厅,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手才不依不舍地放开。

两人在家门口的车站上跳上辆公交车,过了下班放学的高峰,车上几乎没什么人,两个人也不坐,而是站在靠近后车门的位置。

陆遥抓着头顶的吊环扶手,路君峰站在她身后,抓在比吊环扶手还高的金属长杆上。

没有放学下班赶着回家的人,公交车开得晃晃悠悠,不急不缓。

陆遥有空位不坐,却又犯懒,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了身后那人的胸前。

可那人也不打算白白地给她靠,将自己的脑袋慵懒地搁在了她的头顶,鼻息间是他最喜欢的某一种味道。

他们会在车行过程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她有时候怕他听不见,会不自觉地微微仰起头,而他只要垂下视线就能看清她嘴边不时露出的那颗小虎牙。

她大都说些她自己认为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时常边说边笑。

他其实觉得她讲的那些事情一点也没意思,不过讲些谁和谁告白被拒绝后在广播台点了首《你好毒》,她们英语老师每天都换不一样的衣服从来不带重样,小孟和夏娴文又怎么互相伤害了……

这些事儿其实一点也不好笑,他也根本不想知道在别人身上发生了什么。

可是当她在和自己叙述这些时,她眼里含着千娇百媚的笑意,那副眉眼弯弯嘴角上翘的小模样,使得他心里千种万般的“没意思”“和我有什么关系”全都化成了一股柔软温热的汪洋。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地传进他的耳朵里,混合着空荡的车厢里发动机的轰鸣声,让他觉得这一刻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又好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他偷着去吃一颗被大人藏起来的糖,那种千辛万苦之后得来的甜蜜,像是踩在了云端,甜在了心坎。

也化去了他心里所有曾经以为永远也放不下丢不掉的伤痛……

这几天陆匀难得有空,当起了劳模父亲,下了班直奔回家买菜做饭。

虽然有阿姨的帮忙和打下手,但毕竟学艺尚浅,诚然比起以前是进步了很多,但依然难得陆遥的欢心。

她每天晚上几乎都只吃几口饭菜就不再动筷子,除了最近是她爸爸掌厨这个原因之外,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不知道打哪儿出的太阳,路君峰竟然喜欢上了带陆遥到处去吃甜点。

这便是陆遥觉得他突然之间对自己好得有些过了的原因。

为了满足她的口腹之欲,每天吃完晚饭就千方百计骗着他的陆叔叔出门,再把自己也“拐带”出来,两人在家门口坐个五站的路去s市大学城周边吃东西。

吴江路小吃一条街自从因为城市改造建设被“取缔”之后,陆遥和夏娴文才发现了原来s市大学城是个中外美食聚集地。

由于面向的大部分受众群体是学生,价位特别适中,更是为了给莘莘学子提供一个良好的读书学习与同学之间增进感情的场所,方便大家卿卿我我你侬我侬,而开满了遍地的咖啡店甜品店奶茶铺……

陆遥是个矫情的姑娘,从小就喜欢这些充满了小资调调的小店。

路君峰之前不大愿意放陆遥来这种地方,怕她饱暖思淫欲,在这样一种环境中萌生出周围男生挺可爱想要上去撩两下的不正经作风。

当陆遥将路君峰这一奇思妙想的理由说给夏娴文听时,后者简直不敢相信,分明是他怕陆遥被别人拐带了去,竟然能空口白牙地把脏水都泼陆遥身上?

夏娴文不禁感慨原来看似风光无限的陆遥过得却是这种束手束脚的日子,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可是陆遥不理会这些,她只知道路君峰有钱,又舍得给自己花,她一穷二白,只能是吃人家的嘴软,面对在陆家掌握经济大权的人不得不低头,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深谙“有钱就是大爷”这句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