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36章 一支笔

第136章 一支笔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4069

“陆遥?你不是自动请缨去参加那个‘英语口语强化班’了吗?”陆遥的同桌正趴在课桌上看书,看到从外边急匆匆跑回来的陆遥,“你找什么呢?”

陆遥一回到自己的座位,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笔袋里,课桌里,书包里,她甚至把自己那些书一本本地翻过去。

“你丢……什么了?”前桌的同学也发现了她的异样,回头看着她怪异的举动。

陆遥一脸着急,手里不停地翻东找西,边回道:“一支笔。”

“一支笔?”所有人都诧异地盯着她,也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谁都知道陆遥住在s市很贵的黄金楼盘,家里挺有钱,根本不会差一支笔,难道说这支笔是什么很昂贵的牌子吗?

“是,我丢了一支笔,”陆遥突然坐定,眼神毫无聚焦地落在桌子上的一片狼藉上,她近乎呓语,“你们看见了吗,一支……一支浅蓝色的笔……”

“浅蓝色的笔?”大家面面相聚,都是一脸茫然。

陆遥找了很久都没能找到那支蓝色的笔。

放学回了家,她先在自己房间里找了一圈,依旧一无所获。

最后趁路君峰在洗澡时,终于在他床头柜下边的抽屉里找到了。

路君峰洗好澡擦着头发一打开卫生间的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陆遥。

他虽然被她吓了一跳,却在看了眼紧闭的房间门后,快速地伸出手将她一把捞进了自己怀里。

他刚洗好澡,身上是她最喜欢的橘子味清香。

陆遥乖巧地被他抱在怀里,她还主动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

两个紧贴的身体一左一右轻微摇摆着,他想:还好,这个人现在就在自己身边,而她也已经向自己亲口承诺,她哪里也不去,会永远地留在自己身边。

他会照顾她,宠她,喜欢她,爱她,永永远远地和这个人在一起,连一天一刻都不想分开。

“阿峰……”

“嗯?”路君峰回应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已经不知不觉把她的后背抵在了身后的墙上,鼻尖来来回回擦过她的脸和脖子。

她很早就洗好澡了,身上的橘子味没有自己重,可却隐约一股淡淡的奶香萦绕在他们四周。

“我有件事要问你。”陆遥突然侧过脸躲过了他的吻。

他只以为这个人无非是欲擒故纵,故意端着姿态,就像以往似地,她心里想要自己亲她抱她,嘴上却倔强地说“不要”。

他惩罚似的用舌尖轻扫过她敏感的耳垂,柔声问:“阿遥,我也有件事要问你。”

“什么?”陆遥忍着他故意在她身上制造的酥痒,强迫自己敛起心神。

“我想问你,”路君峰在她控制不住的颤栗中吻了吻她的耳朵,问出了心里的疑惑,“你不爱喝牛奶,可你身上为什么总是一股奶香味儿,就好像……好像一块奶油蛋糕。真想……把你一口吞进肚子里!”

他附在她耳边几不可闻的露骨低语声,赤裸裸地表达了他对于她整个人已经隐忍到极限的强烈渴望。

“阿峰,你想和我做那种事对吗?”

陆遥直言不讳的话让路君峰正探入她睡衣里的手一顿,脸上瞬间浮上羞涩之意。

相反于路君峰的紧张和手足无措,陆遥反倒毫无一丝尴尬。

她从容不迫地望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离得近看他,才发现这个人长得确实挺好看,五官清俊,眉峰凌厉,唇色浅淡。

陆遥这一奇怪的态度,让路君峰心里不安起来。

陆遥盯着他的眼睛问:“今天‘小托福’的名次公布了对吗?”

她这句话让路君峰眉峰一蹙,心里“咯噔”一下。

“我考得不好,而你入围了前十,全国前十,很了不起,恭喜你。”

“阿遥,这只不过是一次……”

“哦,还有夏娴文,据说考得也不错,差你一个名次而已。”陆遥在提到这件事时的口气里听不出太大的情绪。

纵然她已经将这件事从午休时忍到了现在,她很想要问问路君峰,他和夏娴文在阶梯教室里说的那些话,是因为知道她就站在教室外所以故意开的玩笑吗?

陆匀正在客厅里,他们都知道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陆遥尽可能压低自己的音量,她难得用这么低沉暗哑的声音说话,说道最后竟然勾出了一丝哭腔。

“阿遥,你……怎么了?”路君峰早就发现了她的异样,直到陆遥快要落泪,他才惶恐地看着她,“是因为我比你考得好吗?你别哭,我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比赛,那个奖我不要了,我弃权!”

陆遥倔强地抹去眼角马上要落下的泪,垂下目光,她忍着怒火道:“为什么不要!”

路君峰没料到她会突然将自己推开,他脚步往后踉跄了几步,而陆遥这一奇怪的转变也让他心里同时升腾起巨大的恐惧来!

“阿遥……”路君峰想要去拉她垂在身侧的手,却被陆遥无情地甩开。

“你为了这次竞赛那么的千方百计不顾后果,你不就是想拿奖吗!不想要?弃权?我都替你感到可惜!”

她这番阴阳怪气的话一说出口,路君峰才终于明白,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心里的担忧已经变成了事实。

她还是知道了。

陆遥深深地看了眼路君峰的脸,口气清冷决绝:“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骗你?”路君峰在明白自己的“丑事”败露之后,反而将自己一直不安的心沉了下去。

他确实一直在为这件事而自责不安,可她应该明白,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