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41章 借酒浇愁

第141章 借酒浇愁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92

“就像你和我,是吗?”夏娴文一脸苦笑,顺着他的话自嘲。

路君峰不置可否,视线毫无焦聚地落在人来车往的马路上。

“可就算是这样,你也不打算离开她对吗?”

路君峰紧抿的唇和垂下的视线,无不透露出这个男人内心的痛苦和挣扎。

其实就连夏娴文都能看透他的内心,在他刚才那样一番言辞卓卓对陆遥和孟智超“他们这些有钱人”一顿刻薄的分析和看法之后,他依然不改初衷,甚至是狂热得爱着那样一种人。

也许正因为她不可一世的冷漠和高傲,他才被她深深地吸引,爱到不可自拔。

“路君峰,其实我和你是一样的,你知道孟智超对我说了什么吗?”夏娴文一副总是没有烦忧乐呵呵的笑颜,在提到“孟智超”三个字时竟然变得阴云密布,一双细长的眼眸里蕴含着厚重到化不开的冷霜。

那天孟智超口口声声对她说的话,那些让她几乎痛不欲生的话,她这一辈子一个字都不会忘!

“他对我说:夏娴文,你是因为托了遥遥的福,是她原谅了你当初对她造成的伤害不计前嫌的把你当做朋友,我为了不让她为难,才勉为其难和你接触。你当真认为我想要和你这样的人发生点什么吗?你喜欢我?想要和我交往?你也不照照镜子好好看看你自己,你觉得你是脸蛋配得上我,还是你的家世配得上孟家?我说你究竟哪来的自信跑来和我告白!”

“他从小说话就这样,你……”

路君峰没想到小孟会对一个女孩子说出这么绝情伤人的话。

看着夏娴文蹙额心痛的神情,他想要劝慰这个女孩几句,可他又觉得被自己爱的人伤成这样,所有的安慰都苍白无力。

“陆遥她也会对你说这些话吗?会不顾你的感受把你伤得体无完肤吗?如果她也是这样一个人,那么你怎么还能那么爱她呢?”

这是夏娴文在干了半瓶老白干后大着舌头,眼里憋着一泡泪,一脸鄙夷地朝路君峰大声吼着的一句质问。

原本该坐上公交车各回各家的两个人,却鬼使神差的来到了离学校两个街区的,s市著名的大排档一条街。

夏令时节里,过了下班高峰,这条不算宽的两车道马路上,马路两端的首尾会被警戒线拉起来。

路两边陆陆续续地摆上露天的排档店,烧烤摊,小吃摊,可谓品种齐全,琳琅满目,是外市人和老外到了s市必定会来尝试的地道街边小吃。

这两个人正坐在热闹喧哗的烧烤摊上,桌上一盘子烧烤几乎没怎么动,倒是几个空的啤酒瓶子整整齐齐地码在桌上。

还有小半瓶的老白干。

夏娴文还算矜持,要了个小瓶,其实两杯下肚也就二两不到。

她这个人看着酒量不错,可不知是不是因为先啤后白喝了混酒,又因为心里存着一股憋屈和难受劲儿,这酒就变得越喝越难受。

喝到最后,竟然哭了起来。

路君峰视线扫了眼四周,发现在他们身边,边喝边骂着叫着的人竟然不少,根本没人注意自己这里,他不禁有些感慨,原来这年头不如意的人竟然这么多。

他递了张纸巾给夏娴文。

夏娴文接过后擦了擦嘴就随意扔在了一边。

路君峰:“……”

他原意是给她擦眼泪用的。

“回去吧。”夏娴文喝了不少,更是吐了不少苦水,眼看就要从微醺升级为酩酊,他有些担忧一会儿要怎么把她送回家,也开始后悔刚才不该一时心软跟着她来到这个地方“借酒浇愁”。

只是当夏娴文说“唯有杜康才能解忧”然后突然离开车站时,他莫名的有些担心。

今天午休时在体育馆,他看到陆遥和夏娴文在一块儿。

以陆遥的性子肯定没给人什么好脸色,估计说的话和孟智超有得一拼,要是夏娴文因此在外边出了事……他怕陆遥将来要自责伤心。

所以才跟着她一路来到这里。

再后来,他也就跟着她一块儿喝了点。

“你先回去,你们家陆遥在家等着你呢吧?”夏娴文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又干了一杯。

路君峰将酒杯握在手里,修长的手指覆在劣质的玻璃酒杯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其中透明的液体。

夏娴文这样一句像是关切又像是嘲讽的话,让他心里突然一刺,就着手里的酒一饮而尽后说道:“让她等着。”

夏娴文瞪大了双眼,像是在看什么怪物似的盯着路君峰,盯了有一会儿,她突然咧着嘴冲路君峰傻笑。

她摇了摇头:“我不信。”

路君峰再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仰脖子干了之后,面上浮上愠怒:“我为什么非得事事顺着她顾念着她呢?为什么她就不能等我?她和我是一样的,没什么不同!”

夏娴文大声反驳:“当然不同啊!”

她很想嗤笑他,刚才明明是他自己说,他们这样的人和陆遥孟智超那样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在他的理论中原生家庭已经决定了这个人的眼界,和在看待这个世界时所特有的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批判性。

“没什么不同!”他的态度比夏娴文还要激烈,黑眸中冷意迸发,“人分贵贱,难道人的感情也分三六九等吗!他们凭什么践踏我们的喜欢,凭什么!”

路君峰一时间的失控让夏娴文反而清醒了一点。

她抓住他放置在桌上的手,试着开解他:“你……别这么想,就算孟智超是那样的人,但陆遥一定不是,你们在一起这么久,难道还不了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