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44章 冷战03

第144章 冷战03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786

“阿遥,我求你了,求你了……你把那件事忘了吧,也别再不理我了!”

路君峰仿佛要把这些天承受的所有折磨都通过自己和这个人身体之间的相触,全部传递给她,让她能切身体会自己有多疼多痛多难受,让她能明白他是多么害怕失去她啊!

“路君峰!”陆遥没有因为他带着哭腔的恳求而产生一丝心疼,她反而更用力得去掰他抱住自己的那双手,她厉声反驳,“每一个人都必须为他做过的事情承担后果!!!”

陆遥能理解他想要把自己囚禁在身边的自私,也试着原谅他在竞赛中动手脚的无奈,她甚至……一直都在说服自己那天晚上的事,只是一场噩梦,是可以一觉醒来后虽然后怕但能过得去放得下的一场梦!

可他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死不悔改呢?

为什么他认为自己做出那种事是被逼无奈,是她的“错”!

在他看来,他不过是借了一支笔给自己,这笔是别人偷偷地放在了他的笔袋中,也是她自己选择的,他无非是没有提醒她罢了。

而那天晚上他想要对她做的那件事……在他看来既然他们已经决定在一起,那么这些事迟早会发生,她也不否认她愿意把自己全都交给他。

既然这些都可以被理解,也没有真正伤害到谁,为什么她非要抓住这件事不放,将他的行为定性为卑鄙无耻不可原谅呢?

纵然陆遥可以接受他所认为的所有理由,可让她痛心的是:难道因为他爱她,就可以把对她做出的一切伤害都当做是为了她好,为她着想,而不用再去管这件事的对错与否吗?!所以,她不过是因为他的爱而存在的依附体,至于她本身的感受是怎样,全都不重要!

他为了竞赛的事,为了那天晚上的事向她忏悔和她道歉,可他仅仅是为了这两件事,却从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根深蒂固的自私所对她造成的伤害!

“我不怕什么后果,你可以打我骂我,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能原谅我,只要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阿遥,我答应你再也不会伤害你,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你还不明白吗?我在意的不仅仅是这件事!”

“不管是什么事,我向你道歉,向你保证,好不好?”

“好啊,你能保证你不再喜欢我吗?”

“阿遥,你……你说什么?”路君峰因为陆遥这句话后背一僵。

陆遥趁机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我说,你可以不再爱我吗?可以不要总是围着我转吗?你能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朋友看待吗?”陆遥连番的质问让路君峰的表情从疑惑惊讶到愤怒。

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他一双暗黑的眼眸紧紧盯住陆遥不躲不避的倔强绝情。

“你想干什么,和那天一样吗?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得逞!”陆遥其实一直都觉得路君峰这个人的身上,存在着很多从小地方出来的人特有的那些令人厌恶的东西。

那就是一旦他得到了某一样东西,他便觉得这件东西只能是属于他的,除了严禁任何人的染指外,他甚至认为这件东西本身也丧失了它原本拥有的一切权力!作为他的所有物只能按着他的思维运转!

然后他还义正言辞地告诉你:正因为我爱这件东西,才对它随心所欲。

陆遥眼里所蕴含的意思已经赤裸裸地表明了她对自己的憎恶!

抓住她手腕的手指恨不得掐进她肉里!

他用冷硬的声音一字一顿对她说道:“陆遥,你们这样的人就这么了不起吗?”

“我们……这样的人?”陆遥虽然已经预料到自己刚才那句话一定会触及他那根名叫“陆遥”的特殊神经,可不曾想竟然还会牵扯出他早已隐藏起来却从未丢弃的卑微与敏感!

“是,你们这样的人,”路君峰怒极反笑,竟然冲着陆遥勾起了唇角,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却仿佛有寒霜在凝结,“你们出生在令人羡慕的家族中,非富即贵,不曾经历过我们这种人的悲惨童年。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不幸和伤害,更不需要像我们一样踩着泥泞肮脏的臭水沟,跪着爬着到达一个一辈子都不可能企及的未来!无论我们做什么,怎么做,在你们眼里都是卑鄙无耻,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阴暗手段!陆遥,你是不是觉得接近我很有趣?你看着我疯狂地爱着你想要得到你,这么多年为了你付出的那些努力,在你看来是不是特别可笑?”

陆遥忍着心痛,说道:“我从没这么想过。”

“是啊,你没这么想过,你根本不需要把过多的心思放在我们这种人的身上,鄙视和厌恶?是你们这种人天生的!”

“啪——”陆遥怒不可遏,抬手朝他脸上挥去。

而他不躲不闪,硬接下她的这一巴掌。

在这一巴掌后,两人竟然很有默契地同时陷入了沉默。

陆遥虽然出手快又准,可她本就是个徒有其表,块头大力气小的空心馒头人,她这不痛不痒的一巴掌,远没有到把他打疼的地步,可他却因为她这一巴掌,脸色褪尽。

他犹记得那年刚来陆家,她因为她妈妈的死扑向自己朝自己脸上挥来的那一巴掌,他以为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所有的不幸和折磨早已被时光消磨殆尽。

可原来,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陆遥低垂着头,哽咽道:“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我和小时候欺负你的那些孩子一样,心里瞧不起你的出生和家庭?你把我定性成‘那种人’,是吗?”

陆遥从小就听不得骂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