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46章 到底是谁不尊重谁

第146章 到底是谁不尊重谁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28

?????“你的‘尊重’就是别人和你说话你不理不睬,别人好心来看你你视而不见,别人不过是穿了你一件衣服你轻飘飘地一句‘不要了!’陆遥,你有那么了不起吗?”

“阿峰,别说了……”夏娴文上前想要去把路君峰拉开。

“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陆遥突然伸出手阻止夏娴文走向他们两人,她现在已经连面上都不打算“尊重”夏娴文了。

“还有呢,还想和我说什么?是不是想让我对她道个歉?”她坐直了身体,一副洗耳恭听的认真模样。

“难道不应该吗?”他的口气不自觉加重,更是很不友善。

“是我要向你道歉。”夏娴文有些难受,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没想到“一支笔”会让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变成现在的境地。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陆遥直截了当地回复她,然后她垂下眼帘,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她还算耐着性子平铺直叙道,“道不道歉是我的事,原不原谅更是我自己的选择,这和是否尊重人没有关系,再说我不认为我有道歉的必要。这里是我的家,我没有邀请任何人来,所以她不是我的客人,我没必要和她虚以为蛇,说一些做一些我不喜欢的事。还有,你虽然有权利邀请别人来家里,可这里毕竟是我的房间,我没有允许你们任何一个人进我房间,我也没有直接赶你们走……所以,到底是谁不尊重谁?”

陆遥这一番有根有据,得理又饶人的叙述让房间里另外两人一时间竟无以言对。

陆遥没觉得自己这局赢得有多么漂亮,反而觉得没来由地疲惫,被人逼着解释自己为什么不尊重别人,为什么要这么冷漠和不讲道理!

她心里一时间竟觉得周遭寒意森森,冷意顺着心口蔓延至四肢静脉中,在她周身笼罩上了一层寒气,令她觉得自己真是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

他们故意动手脚害得她错失“小托福”竞赛的得奖机会,她选择原谅他们;他们强迫她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她逼自己原谅他们;他们在她身心受创脆弱不堪的时候在她面前有说有笑,她可以不在乎;他们跑到她面前指责她是“那种人”,不可一世自私又傲慢,她也可以不在乎。

可为什么她不过是说出了自己心底的话,他却要用这样一种她从没见过的陌生的眼神看自己!

那双她曾经最喜欢的双眸中所透露出的冷漠与冰凉,让她忍不住心痛得闭上了眼睛。

她从不隐瞒内心的感受,挨多痛的打都不会服输,她不过是想要对自己付出的每一份感情都真诚和直言不讳,她没有错!

路君峰和夏娴文离开后,陆遥重新戴上耳塞。

MP3里是一首她最近一直在单曲循环的歌,一首老歌,不是原唱,是有人翻唱且没有配乐的清唱版本。

唱得不算很好,但录在MP3里再从耳塞里听,却觉得这个人的声音暗哑又低沉,竟然有一种迷惑心神让你沉浸其中的神奇。

可她却在听完最后一遍之后摁下了“删除”键。

陆遥觉得这首歌的歌名取得真应景,而她也真是有先见之明,竟然当初会吵着要他录这首歌给自己听——

《当爱已成往事》

陆遥家小区前的车站,上下班高峰时你推我搡人满为患,过了点儿,却冷清得很,公交车的班次也少了许多。

路君峰看了眼时间。

夏娴文:“你回去吧,车应该很快就到了。”

“没事。”

夏娴文看他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依在站牌旁,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她知道他心里有多难受。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刚才对陆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而那一切全都不是出自他本意。

可他偏偏那么做了,让原本就有隔阂的两人关系再一次的恶化,而让夏娴文自责难受的是这一切都是由自己造成。

路君峰从始至终对自己一句责怪和埋怨都没有,这让她更是心生不安。

“陆遥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对吗?”她冲他眨了眨眼睛,看到他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她心里也一松快,“你觉得她高傲,清冷,甚至有些不可一世的傲慢,可你偏偏又觉得她就该是这样一个人。这些也都算不上她的缺点,因为这就是陆遥,一个喜不喜欢你都放在面上,不刻意奉承也绝不死缠烂打的人。”

“你会这么认为,是因为你没见过她在那些长辈们面前的样子。”想起她巧笑倩兮游刃有余地在大人堆里扮演她完美的,有教养有学识的那个“陆遥”,路君峰不自觉地弯了眼角。

“是吗?原来她还是个两面派啊!”她开着玩笑时捕捉到他脸上那抹一瞬即逝的迷恋之情,夏娴文想那是路君峰喜欢陆遥的样子。

“何止是两面派,简直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上一秒对你大呼小叫下一秒就……”

“下一秒就什么?”夏娴文正听得有趣,他却突然停住了话头。

路君峰轻笑摇头,低声道:“没什么。”

总不能告诉夏娴文,那个人上一秒还对你大呼小叫地生着气,信誓旦旦地告诉你她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下一秒却温软可人地往你身上钻向你撒娇求饶吧?

公交车到站时的远近光灯切换让夏娴文忍不住抬手遮住了眼睛。

“好了,我走了,你回去后好好和她说,我觉得她挺讲道理的。”陆遥那一番不卑不亢的解释在夏娴文心里扎下了个“讲道理”的好印象,忍不住调侃了她两句。

她小跑着上了车,晚上的车厢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