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50章 那些过去01

第150章 那些过去01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391

陆遥不管不顾地说出他喜欢别人,仅仅这一句话,救将他的心立时立刻剖开,流满了一胸腔的鲜血淋漓!

他哽咽道:“是我傻,我贱,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有没有在家里等你回来,也不需要我给你过什么生日,那么多人关心你疼爱你,想尽办法得哄你一个笑,何必差我一个呢!”

他的冷嘲热讽揪紧了陆遥的一颗心,她哭着朝他吼:“路君峰,你不要再说这些话了!”

可他不打算照她的话去做,他冷眼望着她,“阿遥,你为什么不想听我说这些话?你不想听我说,是不是因为孟智超和你说太多了?”

路君峰已经被陆遥伤透了心,伤到最极致时竟然生出了一股恨意!

他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嘴和心,他竟然会因为她脸上出现的痛苦表情而愈发兴奋,因为伤害她所得到的快感让他不禁红了眼眶,“除了告诉你夏娴文家又穷又破,爸爸是个烂酒鬼外,孟智超还和你说了什么?是不是说我和她在一起?我们放了学不回家一起去外面约会,大半夜不回家,我还抱她亲她……”

陆遥用力地捂住自己的耳朵,她流着泪拼命摇头,“你不要再说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想听你说这些话,我不想听!!!”

“孟智超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而我说的话,你却连听都不愿意听!阿遥,你有把我这个人,把我这颗心放在你心里过吗?如果你有,你又怎么会相信他们说的那些话呢?这么多年我系在你身上的,是我所能给予你的一切,是我的全部啊!”

她刚才表现出的对夏娴文的厌恶和抵触,说明她已经完全相信了这个谣言,而她的相信让他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与失望中。

原来陆遥从不曾真正走进过自己的内心,如果她足够了解他,就应该明白他永远不会喜欢除她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替代她,这一辈子他早已做好了为她生为她死的准备!

可她却那么轻易就相信了那些可笑的谣言,她宁可相信别人也不愿意好好看一看自己的心!

他用那么多年的倾心相待换来的竟然是一句“你那么喜欢夏娴文”!

真特马讽刺!!!

“这些都是你自愿给我的,我从没有主动要求过你什么,你也说过你不在乎我怎么想,喜欢我是你自己的事,这些话都是你不止一次对我许下的承诺,而你现在又凭什么指责我没有把你放在心里呢……你说一套做一套,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我的喜欢!”

陆遥痛定思痛,在满脸泪痕的脸上浮上一丝嘲弄的笑意,“哦,这么看来,你和夏娴文倒真是挺般配啊,你们才应该在一起!路君峰,你说得真是一点也没错,你们和我们不同,这一生都不可能走到同一个终点……”

“阿遥……”他已经痛到没有知觉,喊出“阿遥”这两个字仿佛用尽了他所剩下的最后一丝力气。

她转过身背对他,哭得肩膀一抽一抽。

“如果你不愿意相信我,如果你……不再要我,那么我只能从你的世界里离开……”

当路君峰绝望地闭上眼睛时,陆遥终于抬起了头,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想要从他的表情中分辨出刚才他在说出那句话时究竟是玩笑还是真心。

可汹涌的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的心里突然涌上措手不及的心慌,她很想要开口问一问他“从你的世界离开”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决定不要她的意思?

她这才感到了天塌地陷的惊慌害怕,她突然很想收回刚才说的所有话,她可以按他说的去做,去许愿去吹蜡烛,像过去的每一年,一起过她的生日!

她想他们可不可以不要再吵了,不要再冷战,可不可以和好……

当陆遥准备开口说什么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陆匀在带了钥匙的情况下选择了敲门。

路君峰在给他开门时就知道,刚才他和陆遥说的所有话,陆匀都听见了,从他们开始争吵,他就一直站在门外。

陆匀没换鞋,径直走到女儿面前,低头看着满脸泪痕哭得伤心不已的女儿。

“爸爸……”陆遥已经顾不上自己和路君峰之间的事情已经被自己的父亲知道,知道后又会是怎样的一番震惊,她现在只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悲伤和委屈。

“阿峰,你先回房间。”

陆匀背对着路君峰,他根本看不到陆匀此时脸上的表情,可是他打发自己离开的举动让他内心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陆遥在他面前哭得这么伤心,作为父亲他没有心疼她安慰她,也没有询问原因,更没有为他的女儿而对自己养大的“白眼狼”破口大骂讨要说法,他把自己支开,他究竟想要对陆遥做什么?

“回房间。”陆匀不轻不重地再次开口,虽然还是客客气气的口气,但声音却很明显地往下沉了沉,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路君峰回了房间后,陆匀和陆遥两人始终没有变动位置,两人仍旧面对面站在客厅里。

陆遥哭得很伤心,陆匀作为一个疼爱她的父亲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她面前,就这么看着她哭成一个泪人,他甚至在面对她时,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终于在陆遥渐渐止住了哭声后,陆匀才开口,“哭够了吗?哭够了就跟我进来。”

陆遥看着父亲走进房间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发懵,更是不明所以,难道是她哭得眼花了吗,陆匀刚才对着自己说话时的表情,是……厌恶?

陆匀只开了书桌上的一盏台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