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52章 那些过去03

第152章 那些过去03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388

?????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两人在商场的地下停车库私会,本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的“鬼混”了一场,却不想骗了丈夫和女儿偷溜出来的女人在高架上被人追尾发生了车祸,断送了一条性命。

这场事故并不是什么巧合和意外,而是一路追踪自己丈夫并且发现“奸夫淫妇”约会的男人老婆,在情绪失控之下猛踩脚下油门撞向了那辆白色的小轿车导致。

当时的她可能只是想教训教训那个破坏自己家庭的第三者,在她看来这样的追尾只能算是略施薄惩,她还打算在之后把这对奸夫淫妇的事迹对外好好地给他们宣传宣传,让他们知道这两个人背着家里人干的破事,让他们身败名裂,这辈子都抬不起头见人!

可这件事根本没朝她预料的方向发展,她的这一心血来潮的惩罚似乎太过于严重,直接把小三的命给葬送了。

出事之后,连一直久居在海外的唐家第二代中,最富名望的唐静泊老先生都紧急赶了回来,对失去了爱女的老伙计表达了他最大的歉意和自责。

不管是出于两个家族的名声颜面,还是人死不能复生的无奈看开,这件事到最后只以意外事故定性,事情的始末只有唐家和尹家知道,连方苑都被隐瞒。

陆遥在知道了母亲去世的前因后果之后,眼眶里干涸得再也流不出一滴泪。

“这件事我和你外公约定过永远都不让你和你外婆知道,”他们不说是不想让她们在体会失去亲人之后再受那么大的打击,死了的是她们的女儿和母亲,是她们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不应该再在她们心里蒙上一层阴影,但现在,陆匀叹了口气,“可没想到你对阿峰的误会这么深。”

他虽然没有将这件事从头至尾地告诉过路君峰,但这个孩子从小比较敏感,在那段日子里,也许他只是在听自己和警察还有陆遥外公的电话中交谈中就早已经猜到了什么。

陆匀几不可闻地叹了声气,“当年我把他带回家时虽然没特地叮嘱他,但他私心里其实也不希望你知道这些……会让你更加痛苦的事,为了你,这么多年他一直承受着你对他莫须有的恨意。对这个孩子,我一直很愧疚,出于我自己的自私把他带回家,却让他背负上你所坚信的杀人凶手的罪名,直到后来看着你们渐渐走出过去,你愿意接受他,才让我少了些愧疚。可原来……你从来都没有真正接受过他,是我的错,我当初不该一心一意带他回来,他何其无辜,凭什么要在我们家受尽委屈,又凭什么要让你那么诋毁看轻他?”

他会替路君峰不忿,很大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孩子与当年的自己很像,为了一个不属于自己世界的人,拼了命的往前追赶,想要把这个人带到自己的世界中,可到了最后才发现,所有一切不过是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

“遥遥,你知道当你说出‘你们’和‘我们’时,有多伤他的心吗?”

没有谁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和家庭,可无论是哪一种人生都不应被人随意践踏!践踏自己的还是对于自己来说最最重要的人!

从房间里隐约传来陆遥的哭声和质问声,直到房间里再也没有传出任何一点声音。

从陆遥和陆匀进了房间后,路君峰就一直靠在自己房间门口,他明白自己没有任何参加他们父女俩这场谈话的立场,他也不应该参与,可即使在陆遥对自己说出那番残忍决绝的话之后,他的一颗心却依然牵挂在了她的身上。

他能猜到她父亲会和她说什么,他没法想象她在知道了这一切之后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他虽然一直期待总有一天,她会明白他为了她忍受了她那么久那么深的不该属于他的恨,他们终于可以解除误会,消除芥蒂,为他们未来能在一起斩断最后一处荆棘!

但在这之前他无能为力,只能让她独自一人从这些过去的痛苦中走出来,他虽然相信她最终能放下过去的痛苦,可在这过程中她必须要承受的那些伤痛,却又令他心疼不已。

这样的心疼和等待直到她关上房门,他才终于松了口气,闭上了干涩的眼睛,在两扇门之后,轻轻地说了句——

“阿遥,生日快乐……”

清晨时不轻不重的关门声让路君峰突然从床上惊醒,他打开房门时看到陆匀正坐在餐桌旁吃早饭。

“放假不用起这么早,多睡会儿。”陆匀没抬头,给自己倒了杯牛奶。

路君峰视线落在对门紧闭的门上。

“回她外婆家了,”陆匀扫了一眼路君峰的方向,口气稀松平常,“刚走,王师傅来接的,说是她外公想她了让她回去住几天。”

他又朝他招手,“既然起来了就快去洗漱吃早饭,遥遥不爱喝牛奶,还剩了很多。”

路君峰依言正要回房间,陆匀却突然叫住他。

在一阵沉默之后,他终于开口,语气中难掩无奈与疲惫,“阿峰,你……别怪她,是我不好。”

陆遥到双子楼时还很早,外公正在院子里逗乌龟,看到车远远地开过来,他马上放下乌龟迎了过去。

“终于舍得回来看外公了?”这位在外人眼里说一不二的首长竟然讨好似地给外孙女拉开车门,还亲自给她提行李。

方苑看到他狗腿地跟在陆遥身后,笑弯了一双眼睛。

“外公,”陆遥却在走到楼梯口时对身后的人不耐烦道,“我一晚上没睡,您先让我上楼睡一觉。”

“不是,好端端的你怎么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