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56章 和好

第156章 和好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454

“阿峰……”陆遥终于发出了声音。

她放开他的手,站在他面前,因为哭泣而颤抖着双肩,一双手背轮番抹着怎么也抹不完的泪水。

“你不要再装可怜,没用的,我不会再……”

“不是的,”陆遥仿佛再也撑不下去,她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住他,在他怀里拼命摇着头,“不要说,你不要说了!阿峰,你回来,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不知道当年那场事故,不知道妈妈和那个人的事……”

“你……知道了?”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从她嘴里亲口说出这件事却仍让他呼吸一滞。

从摇头到点头,陆遥觉得自己本就昏沉的脑袋更难受了。

“知道了,”她期期艾艾,哭得可怜又无辜,“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告诉你……”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一双手会条件反射地想要抹去她眼角的泪,“何苦要让你知道那些不好的事呢?”

“可是,如果我知道妈妈的事故和你毫无关系,我就不会一心一意想要出去。阿峰,你只以为我想要出国是因为小时候的梦想,可其实我拼了命地想要出去,是因为我接受不了,接受不了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害死自己妈妈的人!我想要离开这里,离开你,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你觉得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全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承受着我对你莫须有的恨这么多年,都是为了我……所以,阿峰,我们和好吧,像过去一样好吗?”

陆遥觉得她今天晚上,已经将她刻入骨子里的清高无畏,骄傲自负,统统地拆骨扒皮似地从身体里割了出来。

她把它们一根根,一块块地摆在了他的面前,任凭他踩在脚下!

她只求他能回心转意,不要再对自己冷漠和无视。

她早已承受不了他对自己冷冰冰视而不见的态度了,更是在知道了母亲事故的真相后觉得自己欠了他许许多多,是怎样都还不清了!

“你想让我回到你身边吗,阿遥?”

手指捏住她的下颚,抬起她的脸,他望着哭得泪眼朦胧的一双漂亮眼眸,像是要望进她的内心深处,望到十岁那年,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一个时刻中去。

他明明白白地告诉她:“阿遥,我不可能再回到你身边了,除非,你愿意来到我的世界中……”

“你曾经告诉过我,你从来都不曾改变过,从我十岁认识你到现在,你依然是过去的你,改变的人是我。所以现在,我需要你改变,如果你希望我像过去一样对你,那么你必须做出改变,必须从你那个世界中走出来,我不会再去你的世界了,阿遥,除非你主动来我这里!”

这是在发生了“小托福”竞赛和因此所发上的一系列事情之后,他思考了一遍又一遍,他想要在这些事情里竭力找到所有问题的症结之处,希望通过自己的改变和努力,让他们之间能回到从前。

可不管他怎么求解,得到的所有解释都指向了同一个答案——因为陆遥想出国,她不想留在自己身边,她和他不同。

孟智超这个人有时候说的话真是一针见血,正确得可怕!

就像陆叔叔和尹阿姨,两个原本不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人,却因为其中一个人的一意孤行,离开自己的世界想要伸手去够另一个,结局却是两个人的世界一同轰然倒塌。

过去的他不正和陆叔叔一样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而倾尽所有吗?

那么他的结局又会和他有什么不同呢?

就算她能忘得了一个唐斐,她又是否能抵挡得住所有的唐斐?自己和她之间不过是同住一个屋檐下几年的关系,在她心里又能有什么分量?

她随时可以对他,对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不屑一顾,轻易放弃!

如果他要改变这既定的结局,真正地将这个人握在手心里,那么他最应该做的不是不停地追逐接近她,而是将她拉入自己的世界中,只有让她变成和自己一样的人,从“他们”变成“我们”,他才能真正地得到这个人,将她牢牢地拴在自己身边!

“我不明白……”陆遥一脸迷茫,不解道,“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我只是不想和你吵架,不想再冷战了,我想回到没有夏娴文之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路君峰突然握住陆遥的双肩,边用力晃动着她的肩膀朝她吼道:“陆遥,你还不明白吗,这和夏娴文没有关系!”

陆遥被他突如其来的暴怒震惊,一时间愣住了。

他双眼绯红地望着她:“是你看不起我!你在乎我的出生和家庭,从十岁开始你就嫌弃我了!就算现在你说你喜欢我,也不过是享受惯了我对你的那些疼爱和照顾,你在乎的是我会不会像过去一样对你好,你所谓的喜欢,是对我这种人的施舍和怜悯!”

“我没有!”陆遥推开他,用力过猛,后背撞上了身后的橱柜,她忍着后腰上的刺痛向他解释,“我从来都没有那么想过,我是‘嫌弃’过你,可我嫌弃的是你不敢回击别人欺负你时的无能,是不敢维护自己母亲时的懦弱,是你明明喜欢我却躲着偷偷觊觎我时的胆小!”

陆遥的解释让路君峰难受得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可我现在依然无能,懦弱,胆小……”

“我知道啊,可我、可我已经爱上你了啊!我爱你啊,阿峰……”不管他有没有改变,会不会改变,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对她做过什么样的事,她有多么地怨他恨他,甚至觉得他恶心,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