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60章 老熟人

第160章 老熟人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673

?????“遥遥,干嘛呢,快点!”

“等一下啦……”陆遥下车前皱眉揉着自己发红的脚后跟。

这双鞋是陆遥第一次穿,是个很奢侈的品牌,也是她长这么大穿过的最最贵的一双鞋。

它很漂亮时髦,是陆遥喜欢的偏粉色系的香槟色,没有过多的装饰,只在鞋尖开了个小鱼嘴,将她一双本就小巧的脚承托得更为骨干纤细。

可就是这样一双看着非常完美的鞋,却和路边摊几十块的劣质皮鞋一样,免不了做为一双新鞋该有的“本分”,不过穿上脚一会儿,脚后跟就被磨红。

“人都到了,就缺咱俩了!”小孟有些着急,站在车门旁不停地催促陆遥。

今天可是他们陆家的大日子!

一来,陆匀终于被提正,成为S市首屈一指的大医院院长,像他这么年轻的院长,这在S市乃至国内都鲜有。

除此之外,也是为了庆祝陆遥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传承了她爸爸的衣钵,这恐怕远比他自己当上院长还要高兴。

当然还有另一件事对于小孟来说,可算不上什么喜事,那就是路君峰那小子也考上了二医大,和陆遥一个学校!

小孟始终不明白,这个从小渔村出来的穷小子,怎么就在陆家甚至是市的尹家站稳了脚跟,不仅得到了他们家所有人的支持,还能和陆遥从初中高中一直相伴到了大学!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始终觉得不可思议,心里老存着陆家水土惯养学霸美女的论点。

陆匀顾着自己的身份,没在什么豪华五星级酒店里大摆宴席,而是选了处市郊的小型会所,这里是吃农家菜的好去处。

陆匀一大早就带着路君峰先从家里出发去会所里打点,陆遥犯懒没跟着他们一起去,而是坐了孟家的车。

陆遥和小孟路上遇着堵车,晚到了一会儿,期间被催了几个电话,陆遥的脚后跟又被新鞋磨得不舒服,所以当她走进宴会大厅时一张脸没什么笑颜,表情冷冷淡淡,大家私下里都道陆院长的女儿不仅漂亮还高冷。

其实这次陆家摆酒席,一开始请的人不多,无非一些陆匀的亲朋,陆家实则人丁单薄并无几个人在S市,尹家因为身份特殊从不参加这类聚会,况且陆遥的外公近来身体每况愈下,只在前些天通过电话问候。

但最后到的宾客人数却出乎了意料,虽说是只请了为数不多的几个至亲好友,但陆匀又是提任正职,又是儿女双双考上名牌医科大学,明里暗里想要巴结这位“新贵”的人可是为数不少!

陆匀这些年在官场上不得不混成了个他自己顶顶讨厌的“人精”,在面对各方的热情下,也不能太过于拿捏矫情,于是当天来的宾客只多不少,一个市郊的小会所的大厅里满满当当地摆了二十来桌。

陆遥扫了眼大厅四周的包厢,也都座无虚席。

陆遥有些感慨陆医生这些年和这么些人虚以为蛇,表里不一,还真是难为他了。

“孟流氓,遥遥,这儿这儿!”小朱他们被自己爹妈生拉硬拽着来参加陆院长的升职宴会,大人在场不好造次早就不耐烦了,看到陆遥和小孟出现,高兴得像是发现了什么宝。

“快来这儿,座儿都给你们留好了!”

“听说这地方附近有好玩的去处,一会儿咱看情况早点溜?”

陆遥刚要拉开椅子坐下,一只手突然从她身后扣住了她手腕,随即她的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跟我过来。”

陆遥刚才还满脸厌烦无聊的脸上,悄无声息地浮上了抹盈盈笑意。

小孟屁股还没坐下就和一桌子的狐朋狗友开始侃侃而谈,互相埋汰这次高考都考了个什么玩意儿……眼角余光中瞄见两个身影离开。

穿过热闹的大厅一路沿着外边的走廊往会所后面的停车场走,路君峰手里拿着陆匀的车钥匙,两人看着是去车里拿什么忘了拿的东西。

路君峰打开车后备箱。

“酒吗?”陆遥随意看了眼,砸了砸舌,“哇哦,这回陆匀可是大手笔了。”

“今天来的客人中有一些陆叔叔医疗系统的朋友。”他今天一大早就和陆匀过来这边,最主要的就是替他招待这些朋友,特别是某些重要的贵客。

陆叔叔告诉他,自己不过是一个医院的院长,虚名而已,想要真正实现自己的理想,办些事实,必须通过某些特定部门,特定职权的人才能做到。

而他们之中大部分的人可能对于金钱的执着远没有认可你这个人是否值得他相助重要。

路君峰能理解陆匀的心思:如果想要和某些人建立起一种紧密的关系,让他们承认你并把你当做自己人看待,光利用物质是远远不够的,你得让他们觉得你是可造之材,对于自己是可以产生无限价值的,而且,这些人更注重家族的传承。

你吃这碗饭,那么你家里人呢?如果也吃这碗饭,那么以后势必就是一个圈子一条绳子上的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陆匀有一对国内首屈一指医科大学的儿女足以说明他对未来自己从医之路的决心和野心。

这是陆匀教会他的第二件事:为了实现某一个目标完全可以牺牲掉其他更次的东西。

至于他教会自己的第一件事……

路君峰若有所思的关上后备箱,视线落在了陆遥的身上。

陆匀教会他的第一件事:为了某一个人,可以放弃所有目标!

“原来是来拿酒啊,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什么?”

“没、没以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