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63章 胡思乱想

第163章 胡思乱想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1-12 04:11  字数:3747

陆匀去国外研修一个月,走得匆匆忙忙,连孩子们开学报道的事情都顾不上,所幸陆遥知道他放东西的习惯。

阁楼里打扫得少,一股子霉味扑鼻而来,陆遥尽力忍住想要咳几嗓子的欲望,随手掸开四周肉眼看不见的灰尘。

“这么多箱子,他到底放哪儿了呀……”

陆匀这人做事很有条理性,但又太过条理,就好比放东西时喜欢用年份区分开,所有的资料包括家里的一些单据账单都按年“装订”。

陆遥真是服了她爹了,阁楼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纸板箱,哪一个才是六年前的啊!

而她这么费劲巴拉地猫在阁楼里吃灰,就为了找张小学毕业证书!

她连大学都考上了,这个入学报名竟然还需要提供自己的小学、初中和高中毕业证书?难道大学里的人事老师手里就没学生的学籍电子档案?!

陆遥在家已经找了快两天了,初高中的毕业证书都在路君峰那儿收着,小学毕业证书应该是陆匀替她收的。

她爸爸虽然整理东西挺有条理,记忆可就没这么靠谱了,最后不得不让她去阁楼的历年“档案”里找找。

“终于找到你了!”陆遥绝处逢生,总算是找到了六年前的纸箱。

“水电费账单,物业收费凭据,学费单……”扒拉了半天才把那小红本子给找了出来,打开封皮,看到的是陆遥绷着两根小麻花辫稚嫩的一张脸。

“什么啊……”陆遥手里的一堆东西里掉了几张照片出来。

照片长年累月的陈封在阁楼的纸板箱里,受了潮干燥后就粘在了一块儿,撕开后,中间的几张被粘掉了几块,看不大清拍了些什么。

陆遥拿在手里嫌弃地看了两眼,觉得像是什么风景照,照片中的几处景点让她觉得似曾相似,因为是老式相机拍的,拍照时间还能看清……

是十八年前的照片,陆匀在某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拍下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在陆遥小学毕业后的那年才将这些照片收了起来。

陆遥试到第五个电话时,就打对了。

对方在知道是陆遥后,声音里明显透露出早已等候她多时的兴奋。

陆遥给去了图书馆买书的路君峰发了条短信,报备了下自己要出门,可能在图书馆调了静音,他没看到短信,没在第一时间就没给她回复,这反而让她松了口气。

急匆匆地出门,随手拦了辆车,司机听了她报的地址一开始不愿意载她去,实在是那地方比较荒,他很可能会空车回来,陆遥说加钱,司机才勉强开车上路。

一路上陆遥都在翻看着手机,她怕路君峰打电话来问,她心里虽然早就胡诌了一段话,可毕竟心虚紧张,他越是没有动静,她便越是坐立不安。

张伟约她的地方在s市的开发区,由于s市将整个市中心未来发展的重心迁徙去了新开发区,整个新区都在发展改造中,到处都是正在施工中的工地,尘土四扬,卡车土方车把马路压得坑坑洼洼。

陆遥一路上忍着晕车的恶心总算到了目的地。

咖啡馆的服务生把她引到靠窗的位置,张伟还没到,但已经替她点好了饮料。

人没到,短信先来了。

“知道你不能喝咖啡,给你点的水果茶,还有你爱吃的芝士蛋糕。”

陆遥将面前的东西推得远远的。

“你别急,在我们见面之前,我先请你看场好戏。”

陆遥的指尖停留在手机键盘“变态”两个字上,挣扎几许,删删打打,最终还是忍气吞声地把手机放下。

在她联系他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会被此人各种戏耍,要挟,折磨的心理准备。

她寒着一张脸,神情木然地盯着咖啡店外的街面。

这里是开发区的商业区域,周围几幢大楼刚竣工,周边的商铺不过零零散散开了那么几家,周围乌烟瘴气,街道上只有行色匆匆的楼盘中介和旁边建筑工地的工人。

陆遥也真是佩服张伟竟然能知道这么个地方。

正等得不耐烦想要直接打个电话过去,马路对面的车道上出现了两个人。

不用睁大眼睛,不需要擦干净咖啡馆的外墙玻璃,因为她绝对绝对不会认错这两个人!!!

马路对过,是一家快捷宾馆,他们从宾馆里走出来,站在路口,像是在等车,这里出租车很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新开发区,热得柏油路上都在冒烟的夏日午后,一家不起眼的宾馆门前,站着年轻的两个身影。

陆遥冷笑,所以这就是张伟说的“好戏”?

还真是一场精彩至极的好戏!

这个张伟,远比她以为的要了解自己,更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往她身上哪一处插刀才能痛彻心扉却又伤不见血……

即使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可陆遥偏偏得往下跳,毫无逃避的可能,诚然,她内心深处也不容许自己避开这件事!

“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可以……”夏娴文整个人都已经靠在了他身上,她话虽这么说,手脚却在发着抖,根本站不住,可她还是强撑着,“你回去吧……”

发现身边的人身体明显一僵,她强撑着抬头朝前看。

这里的马路正在工期维护中,连隔离带都没架上,行人可以直接从马路一端穿到另一边。

马路上明晃晃的一辆车都没有。

陆遥顶着头顶的大太阳,撑着把透明的长柄伞,额头上薄汗晶晶,她对紫外线有轻度过敏,这样的大太阳天在外闲晃对她是种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