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65章 路君峰是你的底线

第165章 路君峰是你的底线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785

“可以和你商量件事吗?”陆遥决定不去考究和追问夏娴文和自己的那点“破事”,那种事就算知道了也于事无补,改变不了现状,还不如谈点实际的。

“商量什么?”

陆遥郑重地面对夏娴文说:“除了阿峰,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陆遥的“商量”让夏娴文松了一口气,她讪笑道:“陆遥,我猜得一点都没错,‘路君峰’是你的底线。”

她再一次握住陆遥的手,她知道这一次陆遥不会抽回,因为是她自己说“怎么样都可以”!

手指在她细嫩的手背上来回捏着,像是在摸一件珍贵的白瓷:“你知道对于一个人最大的伤害是什么吗?那就是釜底抽薪!既然我已经知道他是你的底线和软肋,你以为我会和你商量吗?”

“陆遥你知道吗,”夏娴文在陆遥已经濒临崩溃瓦解的高傲中伸手抚上她的脸,她的脸比她的手还要细致嫩滑,竟然一时间让她爱不释手,眼神中开始不自觉地流露出怪异的迷恋,“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后来我就开始模仿你,你披散在肩头的及腰长发,你爱穿的白色连衣裙金色小皮鞋,你笑起来时眉眼弯弯,甚至是你发脾气时的小表情,我统统都喜欢。”

陆遥忍着心里的恶心,抿着唇不说话。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过去的我就是发了疯地喜欢着你,想要认识你接近你,可是……你高高在上,我根本靠近不了你,不仅如此,他们还因为我对你的迷恋骂我是个‘变态’,我爸妈带我去精神科看了无数的所谓专家……最后只能转学。”

“变态”两个字终于让陆遥再也忍不住,她站起身,脚步往后退,坚决不让夏娴文再碰自己一下。

陆遥眼里的东西是夏娴文已经很久都没体会过的难堪,其实这几年她一直掩藏得很好,现在她身边的人,没人知道她当年是个变态,是个精神病。

她也以为自己已经好了,直到那次的高中新生座谈会,让她再一次遇到了陆遥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从不曾痊愈。

“整整三年忍辱负重,辛苦了。”陆遥浅笑,眼里却是赤裸裸的鄙夷,“阿峰说你们始终在泥潭中挣扎,其实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陷在烂泥里爬不起来!夏娴文,你做了这么多,究竟想要干吗!!!”

夏娴文仿佛看不到陆遥眼里的厌恶,她将她上半身尽可能地拉向自己,在她耳边低声呢喃:“如果……我是路君峰该有多好呢……”

“其实如果你不愿意,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回去的路上,他发现她整个人无精打采,一张脸更是没抬起过,他以为她是在为来医院道歉的事心有不甘。

“想去吃甜品吗?”

“天挺热的……想喝冰奶茶吗?”

陆遥心不在焉地摇头。

下了车,直接回了家,早就把他说过的阿姨今天不过来,他们得在外边吃饭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回到家后一句话也不说,耷拉着脸进了自己房间。

陆遥关上门,靠在门后,才敢让自己从内心深处一点点地泄露巨大的恐惧!

她多么希望夏娴文在医院里告诉自己的那些话都是她编造的,是她为了报复她故意杜撰的谎言!

根本就没有那么一个论坛,也没有人会在论坛里发布自己偷拍的某些自己喜欢的人的照片,各种角度,场景,甚至是身体的各个部位!

夏娴文说:“当初是高乐推荐我上那个论坛,陆遥你知道你在那儿有多受欢迎吗?高乐拍的那些你的照片,哪怕只是一个背影,都会被人疯狂点赞!他们都在贴子下留言,说他们有多爱你的天鹅颈,爱到想要亲手咬断它!可是陆遥你不用怕,这个论坛的人都很有‘职业操守’,他们从不会发正面照,没有人知道你疯狂迷恋着的人是谁,除非……你们迷上的是同一个人!”

“如果你真的已经对某一个人到了痴迷的程度,哪怕只有一个背影都能认出是谁!我其实根本不认识你说的张伟是谁,没有谁会在那上面留自己的真实姓名,但确实有一个人知道我是f附中的之后和我联系过。他想要对你做什么我不清楚,我当时劝路君峰注意你身边的人,就是因为怕他是个极端分子,这世上有些人有得不到就毁了的偏激思想,我虽然看不得你好,可我不希望你受到身体上的伤害。”

“陆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今天之后我不会和那个张伟再有任何联系,你自己……多保重。”

夏娴文告诉她的这件事,她要怎么接受,消化和解决?

她从医院到家的这一路上,反反复复地在判断真假,在这件事里找出一丝半点的破绽用以推翻它。

可不管她多么不愿意承认这件事的存在,夏娴文所谓的“我和你的事到底为止,剩下的是你和张伟之间的事”却不得不让她心惊胆战!

夏娴文就是小孟嘴里“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能对陆遥造成的最大程度的伤害,不过是在她和路君峰之间制造些口舌,就算产生了裂缝也是可以填补的,说穿了,就是女孩子的嫉妒心和不甘心。

可是张伟就没这么简单了。

他爸爸是因为陆匀才错失了一直盼望着的院长位置,这种横刀夺爱大半辈子梦想的仇,并不是让你和你爱的人之间产生点误会那么容易得到满足的。

他恐怕和他爸爸也是不同类型的人,张副院长再怎么想坐上高位,也明白得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自己走出来,走偏了走错了最后没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