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70章 UC的offer

第170章 UC的offer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706

第二天,陆遥起床后发现路君峰已经出门。

她竟然神经兮兮地去看他的衣柜,在确定他只是带走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其他所有东西都原封不动在房间后才松了一口气。

她不禁嗤笑自己,他再恨她也不会连大学都不上了直接离开吧?

路君峰只说自己回了平潭,没有告诉她回去做什么,去几天,而不管陆遥发短信还是打电话全都石沉大海,他走后的几天根本不和她联系。

时间长了陆遥反而释怀了,也许两人分开一段时间,让他回老家散散心再回来,能淡化掉一些东西。

路君峰走时陆遥的病还没完全好,他不在的几天,陆遥把自己过成了冷血动物。

除为了生存必需要做的之外,她几乎不会走出自己的房间。

发烧时不吃药不喝水,阿姨来时才认真吃点东西,要是家里一整天只有自己在,那她的步数绝对不会超过五十步。

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出乎意料的是,陆遥感觉自己除了有点虚之外,什么发烧感冒咳嗽的症状全都消失不见。

对此她很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再大不了的事过不去的坎,不过是花上点时间,就像生一场病,过程再艰辛也总能痊愈。

那天夜里路君峰和陆匀一起回的家。

回家时陆遥已经吃好晚饭洗好澡,蹲在阳台洗衣机前正等着晾快要洗好的衣服。

看到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进家门,各自手里拎着行李箱,路君峰换了鞋后一声不吭地回了房间,倒是陆匀朝阳台方向看了眼。

陆遥正纳闷这两个人怎么像说好似的同时回家,路君峰突然出现在阳台。

像是嫌弃似的将陆遥从地上拉起带到一边,自己走到洗衣机旁,打开洗衣机开始一件件衣服往外拿,然后又一件件地晾好。

做完这一切后也不管陆遥,又走到厨房把陆遥刚才烧水时弄湿的料理台擦干净,所有碗筷都归入每一层放置不同餐具的抽屉,将沙发上茶几上五斗柜上所有不该出现的东西全都复原归位,最后将垃圾归拢一起放在了门外过道里,。

然后又回到阳台,开始给绿萝浇水。

陆遥的脸红了又红,难堪得很,她猜自己在他眼里已经废到无可救药,而她也把自己的日子过成了别人的麻烦。

她在自觉作为女孩子有多不合格的同时却暗暗窃喜,因为看他刚才的一番举动,说明了他还是很关心在意自己,还是像过去一样照顾自己心疼自己,虽然他不愿意和自己说话……

路君峰的态让她心里更有了底。

其实这几天她并不只是窝在房间里混吃等死,而是在做一个决定,一个是否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向他全盘托出,不管他在知道自己身世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她始终相信无论发生什么都阻碍不了他们在一起。

陆遥相信,谁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陆遥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道:“你一会儿洗完澡后先别睡,我有事对你说。”

“你爸在家。”他不冷不热。

“你想什么呢!”陆遥娇嗔,“我有正经事情和你说,你想哪儿去了!”

陆遥一整晚的耳朵都竖着,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等到传来拉窗帘的声音,她知道是时候了。

蹑手蹑脚的推开门,看到路君峰已经洗好了澡,没躺床上,而是坐在书桌前,看来是因为陆遥刚才的话特地等着她。

“坐着干嘛,不睡吗?”关上门,她走到他身后。

她没穿拖鞋,赤脚走在地板上,因为不穿鞋走路不会发出动静,陆匀在家,她多少有些胆怯。

“阿峰,以后你去哪儿都带着我好不好,我一个人在家简直快要死了,我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家对我充满着深深的恶意呢,这些家具家电连花花草草都不怎么待见我,老是欺负我……”说着说着她被自己逗笑了,“没有你,我什么都做不好。”

“你不是有话和我说吗?”

“哦,是、是有话想对你说,那个你之前问我……”

“阿遥,我也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路君峰的突然打断让陆遥莫名松了一口气,她虽然已经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可真要把那些连她都无法接受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她很难想象他在知道了之后会怎么看待她,看待陆匀,看待这个家……

她现在已经在打退堂鼓了,觉得其实可以不用这么急,可以再等等,等到他们开始了大学新生活,等他们结了婚后再说……

“我刚才和你爸爸一起去了个地方,”他拉开抽屉,拿出样东西,转过身看着陆遥,“你看一下吧。”

“这是什么?”接过他手里的红色本子时陆遥突发奇想,猜测这可能是路君峰家的户口本。

他这次回平潭是去拿户口本,可他拿了干嘛呢?

陆遥心慌意乱,一颗心跳得厉害,真想敲打自己两下,觉得自己最近老是胡思乱想,他们连大学都没毕业怎么可能去领证结婚呢!

可当陆遥把红色本子拿在手里,当她看到红底上那五个金字时,她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这是什么?”她不敢相信手里拿的是什么,她问他,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真相。

“打开。”他转过身,不准备再多说一个字,因为他明白只要她打开看了就知道这是什么。

“我不看!”陆遥把红色本子扔在他面前的书桌上,她将自己一双手背在身后,她感觉手指在颤抖。

“不看……”他低声呢喃,“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