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都市言情小说 >君心漫漫我心遥 >第171章 一切都已经结束

第171章 一切都已经结束 (1/2)

小说名称《君心漫漫我心遥》 作者:丹嘞个丹  更新时间:2019-02-02 09:00  字数:3474

“就算……就算这些都是真的,你也可以选择留下啊!”就像当初她为了他,放弃了自己从小到大的“出国梦”,所以为什么他不可以为了自己而留下呢?

“我为什么要留下?”刚才还算平铺直叙的口气,现在突然骤冷。

他反问她:“陆遥,你凭什么让我留在一个……一个让我从小没了父亲,被人戳着脊梁骨骂自己母亲,受尽所有难堪的嘲弄辱骂和不分青红皂白的殴打,把我害成这样的人的家里!!!”

“那只是场医疗事故!”她早该知道的,他突然说出国,要离开她,是因为知道了当年他父亲去世的真相。

“阿峰,那件事是陆匀做错了,他不该隐瞒你,可是你看他已经知道错了,他这么多年一直很愧疚,所以他才把你带到我们身边想要弥补这一切。”

“‘只是’?”路君峰的无动于衷让陆遥越来越惊慌失措,她宁愿他骂他们,大声斥责,也好过他现在这么冷静,像是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决定,也根本不会再听她的解释。

“我不求你原谅他,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你说过你爱我胜过这世上的一切,你愿意为了我什么都不要,阿峰……阿峰……就当为了我,为了我……”

这世上最让人感到痛苦也最为无奈的,就是去祈求改变一个连自己都明白无法改变的决定。

可是陆遥不想放手,她怎么能放开他的手呢……

他是路君峰啊,是她的路君峰啊!!!

相反陆遥的激动,路君峰却异常冷静,连坐在书桌前的姿势都不曾改变过。

说的话更是残忍至极!

“我会在m国读本科,然后考研,申博,如果可以,我会选择定居,一直留在那里。”

心口撕裂般的疼,让陆遥不禁弯下腰。

“为了你留下?”他摇了摇头,口气中略带了点惋惜,“原来可以的,原来的我为了你就算去死也不会犹豫,可是现在不会了,我不会再为了你做任何愚蠢的事。因为在你心里,我只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人,你只是需要我,和爱不爱我无关。”

“我、爱、你。”陆遥捂着心口,一字一字地带着哭腔。

“是啊,你爱我,可你再爱也比不上你爸爸,五年前你为了他能忍受张伟对你的动手动脚,五年后你依然为了他,为了不让张伟把你口中那场‘医疗事故’抖出去影响你爸爸的仕途,可以毫无底线地任由他摆布。”

路君峰今天晚上一直在极力保持的冷静,突然在这一刻有了土崩瓦解的前兆,黑白分明的眼睛中悄然浮上痛心疾首,恨到极致后却是一切都已无所谓的自暴自弃。

“拿皮带捆手,穿初中校服,蒙上眼睛……好玩吗陆遥?”

陆遥整个人都在发抖。

“那些……那些照片……”

“是啊,那些照片在各大论坛里被疯狂转发,不过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人认出照片中的人是你,除非是像我一样和你异常亲密的人。”

“阿峰,我可以、可以解释的……”

“我知道是他逼你,他也只是拍了照片,没对你造成什么伤害。可是陆遥,你为了你爸爸,为了不让我知道这件事,为什么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你那些清高和骄傲呢,你的‘眼里不揉沙子’呢!你过去对我说的话做的保证全是假的,你在乎的永远只有你的那个世界,你见不得的肮脏只存在于我这个世界,和你的世界毫无瓜葛。”

陆遥很想告诉他,她会愿意任由张伟那个人渣摆布拍下那些照片,并不是想要替陆匀隐瞒,更无关于她在乎他的仕途,陆匀应该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陆遥不是个是非不分的人。

可她却无法反驳路君峰,因为他指责她做这一切是为了不让他知道!

没错,她存的就是不让他知道的心,哪怕全世界都知道陆匀是个什么样的人做过什么事,她都可以不在乎,她唯一在乎的只有他!

她怕他在知道了一切后像今天一样对她说出那么多绝情的话,更会做出离开她的决定!

“是不是不管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了?”

“你还想说什么?”

陆遥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流着泪摇头。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陆遥,你总是挂在嘴里的‘两清’,这一次,我们之间真的可以两清。”他低头,看到身后那双雪白的赤足与深褐色的地板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像两个不该同时存在的世界,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冰凉如霜。

“陆遥,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记得好好吃饭睡觉,除此之外家里的事情能不动的就别去动,免得弄伤你自己。还有,你从小体寒,不要……不要总是不穿鞋踩在地板上,凉……”

陆遥捂住嘴,将所有的哭喊压抑在胸腔之内,她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绝望,更不可以崩溃,只要他还没走,只要他还爱她,她总有办法,总会有办法留住他!

陆匀推开小房间的门,没急着走进去,他站在门口看了眼自己女儿的房间。

钢琴被堆在角落处,已经沦为了她的“储物柜”,被各种玩偶,书本,小玩意儿堆满;书桌上倒是干净,一点都看不出是个刚经历过高考的人,她那些书和习题册都搬去了隔壁房间;书桌是仅仅六十公分的简易书桌,书橱用纸板箱替代,衣橱也很简易,甚至堪称简陋,还有这张床……

陆匀的眼眶红了一圈。

“是爸爸不好。”他知道她没睡,这么热的天,她把自己捂这么严实,怎么可能睡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