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第一百二十八章 嬷嬷夜访,暗通消息

第一百二十八章 嬷嬷夜访,暗通消息 (1/1)

小说名称《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作者:兔一双  更新时间:2018-12-06 19:57  字数:2453

就在时非清等人欢欢喜喜,赞叹顾盼兮“发明”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的瞬间,她的脑中忽然又弹出了一连串黑莲花系统的提示。

“叮……恭喜宿主达成功业‘发明创造’,奖励体质提升2个小境界!”

“叮……恭喜宿主体质从弱不禁风2级,提升到弱不禁风4级!”

“叮……恭喜宿主解锁新功能‘功业’!自此之后,只要宿主做成了影响当前世界日后历史的事情,都将解锁对应‘功业’,获得奖励!”

这个提示三连震得顾盼兮脑子一懵。这个黑莲花系统,看来还有很多功能值得深挖啊。

话说这个奖励,让她体质直接提升了两个小境界,这可抵了她多少艰苦锻炼啊?难不成她终于踏上了无脑开挂杀杀杀的人生巅峰了吗?

顾盼兮想得出神,完全放空,时非清眉头一皱,推了推她。

“无耻女人,你发什么呆?”

顾盼兮这才回过神来。黑莲花系统值得深挖的地方日后再说,现在还是要把眼下的事情先做好,她擦了把口水,拍手道:“好啦好啦,万事俱备,开始演练吧!”

顾盼兮一扬手,赵忠立刻抱起顾岳飞。在赵忠的托举下,顾岳飞轻松地做着各种高难动作,他在赵忠和流川两人的指挥下,一个一个动作地纠正,不过半柱香时间,就将当时马长乐出招的全程,模仿了个十足十。

确认了姿态无误后,顾岳飞有些激动。不用时非清和顾盼兮问他为什么,他已经自觉地掏出手札写了起来。

运笔之间,顾岳飞的手在抖。看来写下的东西,实在让他心潮起伏。

写完之后,顾岳飞还踟蹰了一下,方才将手札展示给时非清和顾盼兮看。

看到手札上因为顾岳飞太过激动而有些歪斜的字迹,顾盼兮只觉得脑中轰的一下,感到震惊莫名。

“义兄,王妃姐姐,我认出来了!那晚带着断剑潜入院子的人,就是马长乐!”

时非清稳重,连忙确认:“小飞,你确定?”

顾岳飞郑重点头,又写道:我就是白天在擂台上不敢确认,才想到了让流川、赵忠大哥演练检验。刚刚完完全全模仿了马长乐一次后,我可以绝对肯定,那个人,就是他!

真凶派出来的人,是马长乐?

他不是长皇子时非正的手下吗?

时非正不是没娘不受宠的孩子,而且行事荒唐根本连脸都不露吗?

顾盼兮心中有太多疑问了,时非清亦然。

顾盼兮不敢妄自推断,她扭头望向了时非清,问:“王八蛋,你以前不是很崇拜你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哥吗?你觉得他是真凶吗?”

时非清叹出一口气来。时非正确实是他儿时的榜样,可惜,那已经是很久之前了。现在的时非正,时非清不敢说对他有半分了解。

听到这声叹气,顾盼兮就了然了,她也不再追问时非清,摸了摸顾岳飞的头,感谢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之后,就拉着时非清要回房细细商讨这件事。

谁想一推开房门,一个黑布蒙头的人影,就闯入顾盼兮眼帘。这不速之客站在桌边,似乎是在等候时非清和顾盼兮回来。

“你是谁?!”

顾盼兮条件反射地一喊,这黑布蒙头的人当即双膝跪地,掀开黑布,露出了真容来。

“老奴见过王爷王妃!”

“李嬷嬷?”

时非清和顾盼兮看清这个来人的身份,都是吃了一惊,不由得对视一眼。

李嬷嬷上次是怎么奉宜贵妃之命,带着几个小太监强行要帮顾盼兮验身的事情,时非清和顾盼兮都还历历在目。隔了短短一段时间,李嬷嬷突然这般神秘兮兮地秘密造访,实在让人遐想连篇。

时非清下意识地前移一步,拦在顾盼兮身前,问:“嬷嬷,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造访?”

顾盼兮毫不客气,出言讥讽道:“李嬷嬷,这样大张旗鼓地走进本妃和王爷的房间,可是又要挨巴掌的啊!”

李嬷嬷当然知道顾盼兮是在挖苦自己那次验身不成,反而挨了她巴掌的事情。这个老妇也不觉得羞辱,眼皮一抬,就对顾盼兮开门见山道:“王妃,老奴也无必要伪装。老奴不喜欢你,认为你配不起王爷。老奴一手将王爷抚养长大,深知王爷乃是天之骄子,理应有个能助他建功立业的好王妃才是,你这个乐安白痴恶名远扬,凭什么高攀我们王爷?所以对于贵妃陷害你的种种指使,老奴都是打从心眼里赞成!”

见李嬷嬷这么大胆地公然挑衅,顾盼兮反而不感到多么生气。

原因无他。顾盼兮是个穿越重生的现代人,她很清楚,宫廷之中,母凭子贵,时非清过得不好,那就意味着日后宜贵妃年华老去、人老珠黄后,地位也将岌岌可危。至于李嬷嬷尤其如此,她区区下人,主子地位不保,她的处境,可能比流浪狗都要惨上几分。

在这种旦夕之危下,心理会变态实属难免。顾盼兮对她们的行为感到不齿,但隐隐也有半分同情。

时非清听完李嬷嬷的控诉,淡淡回道:“嬷嬷,请自重。”

李嬷嬷周身一颤。她自幼照看时非清,对他的脾性一清二楚,听他这么说,就知道时非清动了真怒,只是看在自己多年苦劳上,才留了最后一丝情面。

如若李嬷嬷再有冒犯,迎接她的,很可能不是时非清的冷语,而是他的冰冷刀尖!

李嬷嬷毕竟也是在皇宫中摸爬打滚数十年的老人了,很快就从这份战栗中回过神来。她强自稳住情绪,大胆道:“王爷教训得是!老奴昔日是狗眼看人低,才小看了王妃的本事。这一段时间以来,王妃抓匈奴刺客,破高馨宁陷害,创‘勇者无惧’舞,做的哪件不是为王爷添光的大事、好事?老奴现已幡然醒悟,这普天之下,无一个女子,比得上王妃!”

时非清这才面色稍霁,顾盼兮反而更加困惑了。

这个李嬷嬷深夜前来,总不能就是为了拍自己马屁吧?如果只是拍马屁,又何必这么鬼鬼祟祟,弄个黑布蒙头,跟刺客信条似的?

“嬷嬷,你这次来,总不能就是跟本妃请罪这么简单,而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王妃冰雪聪明,老奴折服!”

李嬷嬷跪在地上屈着身子,踟蹰一阵,终于开口,抛出句让时非清和顾盼兮脑中一响的惊人话语来。

“王妃,请您小心!贵妃和高馨宁,又要合谋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