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请君长相思 >第87章 番外 以心换剑,就爱成殇(一)

第87章 番外 以心换剑,就爱成殇(一) (1/2)

小说名称《请君长相思》 作者:明熙往希  更新时间:2019-01-12 15:26  字数:3515

月明星稀,微风送来几缕不知名的花香。

于盛京夜晚的街道上摇曳如花的美娇娘,是风流才子猎艳迷醉的温柔乡,也是浪荡纨绔魂归故里的凄凉冢。

“莫白,我们回去吧,好不好?”

被裹在黑色披风中的小人儿挣扎着停下脚步,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面色冷峻的少年。

“不好。”少年不理会小人儿的哀求,也不再拖拽着她前行,而是弯下腰直接将她抱在怀里,继续大步流星的向前走。

“太子哥哥知道了会…”

“事情办完之后,我会去和主子告罪,是死是活,全凭主子发落,绝不会有半点怨言。”莫白直接用刚硬的话语打断了喜笑的劝说,“你只需要知道,这世上不论何人只要伤害了你,我都会要他们付出代价。”

“莫白…”喜笑心里翻腾出一朵小水花,可感动之外,更多的是不安。她总觉得莫白即将要做的事情很可怕,忍不住再次劝说道,“我没事的,太子哥哥已经向皇上请了旨,我的事情全由太子哥哥做主,其他人无权过问。”

“恩,我知道。”莫白勾了勾唇角,却没有几分暖意,“你一会儿只在旁边看着就好,别出声。”

说着莫白将喜笑放了下来,两人已经到了一家名叫“醉月阁”的青楼前。

“公子,公子快来啊!”门口几个姑娘抹着厚厚的脂粉,扭动着腰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虚抛着手绢。

莫白低头理了理喜笑的披风,将喜笑紧紧拽着他衣摆的手拨开,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喜笑,故意阴恻恻的笑:“你要是敢哭,我就直接去向主子求娶了你。”

喜笑愣住,呆呆的样子让人格外的想欺负。

欺负?莫白的眸子眯了眯,眼中的寒意肆虐而起,没有人能在欺负了他的喜笑之后全身而退。

“乖,进去之后不要说话,低头跟着我走就好。”莫白勾了勾喜笑的鼻子,摆出了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

几步路的距离,容不得喜笑再犹豫,就已经有浓妆艳抹的姑娘将莫白围住了。

其实早在莫白还没有近前的时候,就有眼尖的姑娘瞄上了他,如今见莫白走近,更是怕旁人抢走。

要知道,莫白本来便生就了一副俊秀的面庞,不论如何舞刀弄剑,操刀夹棍,依旧是文质彬彬的样子,更何况他特地摆出了一副纨绔公子的模样,两厢融合,竟丝毫不显突兀,反倒是成了这些青楼姑娘眼中致命的诱惑气质。

“公子~”一个身披紫纱的姑娘软着身子往莫白的肩上挨,艳红色的双唇差一点就贴到了莫白的脸上。

喜笑站在莫白的身后看着这一幕,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些不舒服,还不等她想明白,莫白一偏头躲过了那姑娘送上门来的香吻。

“我是来找你们这儿的觅香姑娘的。”莫白稍稍向后退了半步,拉开了与那个紫衣姑娘的距离。

“唉!白白生就了一副俊俏模样,偏偏不解风情,真是个木头脑袋!”那紫衣女子听到觅香的名字后就不再与莫白纠缠,只是看着这么一张俊俏的脸终究有些遗憾,忍不住埋怨了两声,倒也让开了路。

喜笑看着莫白进了大堂,急忙跟上去,却不想慢了几步便被人隔开了。

“小姑娘,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方才披着紫纱的女子站在喜笑的身前,半点没有让开的意思。

喜笑记得莫白方才的话,不敢出声,探出头向大堂内瞧,人影密密麻麻,寻不到莫白。再抬头看身前挡着的这个姑娘,仔细想了想,方才莫白说的不许她说话,应该就是怕旁人瞧出她是个姑娘家,可如今,她已然被人识破,还需得瞒吗?

咕噜噜的大眼睛转个不停,喜笑想起方才这位姑娘对莫白的态度,上前一步凑近了去,用两人才听到的声音说:“我是跟着刚刚那人来的,他是我哥哥,我得看着他。”

在此之前喜笑还从未说过谎话骗人,如今又是自己孤身一人对着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姑娘,心头有些慌,细嫩的手指搅在一起,满满的不安。可再想想,自己好像也没有说谎,莫白,墨钰,庆平年岁都比自己大些,又待自己极好,说是哥哥也无错,再者,自己此番到这虽然是被他强迫带来的,可也确实是来看着莫白的。

如此想着,喜笑的底气足了,手也不绞了,抬头挺胸看向拦着自己进楼的姑娘。

可是,人呢?

早在喜笑说出那番话时,那个紫衣姑娘就去招呼其他人了,倒不是真的信了喜笑说的话,而是身为青楼女子,做的便是朝生暮死的买卖,如今若不趁着年华尚在、容貌尚存,多赚些银子,恐怕来日年老色衰之时,如今的流连于石榴裙底的恩客们也早已散尽,再不复软语燕尔的时候,便只剩凄凉了。如此,谁又有那份闲情去管一个想要进青楼的小丫头呢?

喜笑就这样堂堂正正的走了进去,而莫白离她不过两步之遥。可如今的喜笑顾不得看莫白,她的眼神早已被一室的靡丽艳色勾了去。

一对一对的男女毫无避讳之意,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半裸,甚至全裸着身体于众人眼前叠合交错,各种肆无忌惮的声音此起彼伏,喜笑白着一张俏脸不知该做何种反应,呆愣愣的环顾四周,这大堂中却无一处空闲,自然也无处安放喜笑羞赧的眼神。

最后还是莫白上前一步遮了喜笑的眼睛,心中暗恼,自己到底是莽撞了,只知道这“醉月阁”是青楼,却不曾打听在青楼林立的盛京,这“醉月阁”是如何手段招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