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裙上之臣 >第257章 王爷蹲下来了

第257章 王爷蹲下来了 (1/1)

小说名称《裙上之臣》 作者:青铜穗  更新时间:2019-01-12 12:31  字数:2335

“谁知道侍妾过门没多久就发现有了喜,陈雄怀疑这孩子不是他的,于是让侍妾把孩子落掉。

“侍妾偷偷着人告诉了唐鉴,于是唐鉴觉得陈雄不光是霸占了他的人,还要杀了他的骨肉,便结下仇了。

“这事明面上自然没法说,于是唐鉴就先拿陈家的庄子生事,后来不住打击逼迫,陈雄终于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便就杠上了。

“前不久侍妾还突然死了,唐鉴认为是陈雄干的,而陈雄则认为是唐鉴作妖,昨日在街头两厢耍横打得头破血流。”

长缨没料到竟然牵扯上了人命,再想想这事的确不光彩,也难怪先前傅容没肯明说。

“王爷知道么?”她问。

“知道。昨日就禀他了。如今卷宗就在他手上。”

谢蓬眯眼看了下庭中的太阳说。“现如今是没办法给这个面子,陈雄死咬着人是唐鉴着人杀的,而唐鉴方面又反咬是他,如果他们俩都不是凶手,凶手就另有其人。

“本来我们的职责就是只管抓人就好,判案的事由别的衙门来,可唐鉴如果从我们手上放走,回头势必又要被孙燮问责。”

长缨凝眉,想到孙家和唐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这事定不会由着唐鉴和陈雄胡来,回头还是会大事化小,私下了结,便问他:“王爷没说怎么办?”

谢蓬深看了她一眼,说道:“他眼下正跟孙燮喝茶。”

杨肃找了孙燮喝茶,那多半是从孙家那边下手,想让孙燮摆平陈雄这边,而只要孙家不闹,唐家自会也会知趣收场。

毕竟那侍妾也是个不安份的,两家都要脸面,还能为着她闹得结下隔阂不成?

长缨认为傅容也不必忧心了。

她不能插手五城衙门事务,问了这么多也够了,想想谢蓬必定还要跟傅容说几句场面话,索性也不再进屋,转去黄绩他们那边看看。

此刻的湖边茶馆里,杨肃与顺天府君席地坐在阳台下露台上煮茶。

“昨儿的事情下面已经禀报给小王了,发生这种事也难怪大人愁眉不展。”

杨肃和悦地看向对面:“说起来孙唐两家都是燕京的老住户了,又都在朝中为官,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如大人就卖小王个薄面,撤回状子化解恩怨?”

孙燮拱拱手:“不是下官不给王爷面子,而是此事一出,外界众说纷纭,都说这雪娘死在陈家,怎么会是外人所为?

“诚然,通常这种情况,都是内宅里作妖的多,然而,下官这妻弟尚未娶妻,这回眼瞎看中了有主的雪娘,是不太合体统。

“但终究是个妾,也无妨,又因家中独他一个,他若喜爱,家里人并未反对。

“我又仔细盘查过内宅,确定无人冲她下手,而我这妻弟连她有孕都不在意,也自不可能动手,那就说明,这人必然是外人杀的。

“虽然说只是个妾,可既然跟唐家牵扯上了,还白白背了这锅,名声传出去了,将来于陈家,于在下可都不利。

“因此,此事下官是定要与唐家理出个黑白来不可的。”

杨肃扬眉:“这雪娘是如何死的?”

“一刀毙命。伤在咽喉。”

“难道唐家不知道?”

“知道。”孙燮道,“虽然知道,却因为凶器是我这妻弟房中所有,因此才被唐家认为是其所杀。”

杨肃皱了下眉头。

……

长缨去黄绩周梁处转了两圈,不过月余的工夫,两人已经熟络了手头事务,长缨看看他们案头,也分类别理得整整齐齐。

又转去凌述房里坐了坐,凌述如今在赵至程手下当副指挥使,与其余四个副指挥共享一间公事房。

那几个都是原来衙门里的人,政务甚熟,凌述虽然气盛,但总的来说还是虚心。

他是凌家老小,不用说以往被父母骄惯,长缨觉得凌渊把他放在这里,是个不错的决定。

杨肃与孙燮道别,而后就夹着公文到了沈家。

见着长缨坐在庑廊下写字,走过去一摸她的肩膀,竟是凉的,又除下披风覆在她身上:“怎么在这里吹风?”

“这不叫吹风,叫晒太阳。”长缨停笔道,“梁凤说我不能天天蹲屋里,得多晒晒太阳有益筋骨。”

杨肃便哦了一声,蹲下去看她腿部伤口。

他身后立着的一大群威武雄壮的侍卫,没料到素日不近脂粉的他竟突然间在长缨面前这么自如地矮下身段,连忙也齐刷刷单膝跪下来。

这浩荡阵势把端茶来的小丫鬟都吓得手抖。

杨肃瞧着眼生,道:“哪来的?”

“新添的。”长缨冲这丫鬟看了眼,盈碧连忙上前把人带下,训斥去了。

长缨道:“紫缃她们得侍候我,家里人手不够了,添了几个人。”

杨肃这才想起自己已有段时间没来了。

梁凤用药用的好,她伤口都没落下了不起的疤痕,再养养也许只剩下些许痕迹了,轻的地方又或者可以消除。

再看她脸庞,白了很多,也圆润了些。

便又道:“听说今日去过衙署了?着什么急?往后的事情有我这爷们儿在,如今惜之也帮我了,我这边不至于让你再拼命。”

“就算不拼命,那也是我的差事。”长缨说。“更何况,我也想早点好起来。

“我总觉得,害我的那个人他就在这京师里,甚至是朝堂上,他既然怕我拿着他的把柄,不惜暗杀我,那么我回了京师,他肯定更加不放心。”

“那也不用这么急。”

杨肃说着,把她裤管放下来,坐上椅子,而后忽然又想起什么,挥退了所有侍卫,然后自怀里掏出个小盒子,是盒蔻丹。

“早前在宫里拿的。”杨肃让泛珠取来染指甲的工具,“前两日进宫,宫里娘娘刚好在父皇宫里翻敬事房送来的胭脂花粉单子,我跟她讨的。

“一直想着拿过来,也没得空,揣在身上呢。是霍家采办的,应该不差。我帮你染染。”

长缨可不相信他能这干活儿,但也赏面伸出手指:“你去见过孙燮,怎么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