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幻想时空小说 >修罗女 >永夜之殇

永夜之殇 (1/2)

小说名称《修罗女》 作者:Tauri  更新时间:2018-10-25 04:57  字数:3765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永夜之殇

番外篇永夜之殇

夜从来沒有这么平静过。燃烧的火把也只是将黑暗的天勾勒出一道道柔和的金色轮廓。

阿苏因看着匍匐在王宫脚下的古老城市。一个个火把所照亮的细长街道。它们在静谧中延伸向远方。

“王后。”王身边的侍从谦恭地走进来。“王今晚留在毗摩殿。不过来了。”

偶尔。摧伏会彻夜呆在毗摩殿。这是他成为阿修罗王之后一个无法更改的习惯。每当他一人留在毗摩殿。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

“他有沒有说是什么事。”即使心中明白。她也期盼着一个解释。

侍从有些为难:“王只说让王后早些休息。”

阿苏因神色一滞。淡然道:“知道了。退下吧。”

侍从谦卑地离开了。

她长吁一口气。转头看向铜镜里的自己。头上那顶金灿耀眼的后冠显得分外沉重。就像要把她压进地底。她轻伸出手。拔出冠身的金簪。捋开那细雨似的流苏。将后冠轻轻卸下。置于梳妆台前。

王后的华服。一向秀丽繁华层纱叠罗。她缓缓解开腰间玉带。将那身繁重装束褪下。挂上赤木长架。只留一袭雪白内衬长衫。

阿苏因移步床边。悄然坐下。水一般的眸子直直看着那顶璀璨后冠。

印象里这是最长久的太平。圣战终结已有千余年。天神与阿修罗之间从未有过这么长的和平。她知道。是达达的死终止了这无休的战火。达达两个字。成为阿修罗族的禁忌。自圣战结束后。大家不约而同地对这个名字闭口不谈。

触碰最威严尊贵之人的内心。是谁也担不起的罪过。

阿苏因躺在床上。

寝宫安静极了。在这一刻。连时间也走得特别缓慢。慢到她能看到凉风从她头顶经过的痕迹。这样的夜晚也不是一两次。她却很难习惯。时常辗转反侧。最后在困倦疲惫中睡去。

这一次。她做了一个梦。

那是布纳坦绵延不绝的森林。密集重叠的树冠将夜空遮了个严实。她站在族人营地的篝火边。族人们都聚集在了一起。准备为即将离去的客人践行。她用幼小的手掌推开挡在她面前的哥哥们。冲到人群的最前方。跑到那个目若星辉的少年面前。

心跳快得就像临别时击起的鼓声。

“摧伏……”稚嫩的声音怯怯地从她口中轻颤出来。

少年回过头静静地看着她。

“我……”她手指头搅着衣衫上长长的流苏。过了一会儿。终于鼓起了腮帮子。理直气壮地说:“我要做你的新娘。”

四周的声音戛然而止。沉默一闪即逝。随即是父亲和哥哥们的笑声。大家都在说。原来小阿苏因看上了摧伏少爷。

摧伏只是淡淡的一笑。翻身跃上马背。跟上离去的队伍。

可他不知道的是。那抹在他嘴角边晕开的笑意。却无比清晰地刻画在了她的脑海里。也是凭着对这个刻骨瞬间的全部执着。她努力地让自己变得优秀。优秀到足够匹配她心目中的男子。努力地让自己觉得百年等待的光阴并不算漫长。

终于。她做到了。她成为了心爱之人的王后。唯一的妻室。

只是如今面对这一切。竟觉得有些枉然。

阿苏因从遥远的梦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着屋顶。那横竖排列的条条精致雕梁。似是要将她的悲伤牢牢困在这偌大的殿宇里。

她不甘。

起身。将华服裹在身上。沒有让任何人跟随她左右。只身一人走出寝殿。大步跑向远处的毗摩殿。

“末将参见王后。”毗摩殿前阻断她去路的是阿修罗王的心腹。大将头首。

“免礼。”阿苏因试图绕过头首。他却接连挡住她。

“请恕末将不能让王后过去。”头首伸出手拦住阿苏因。

阿苏因挑眉:“这一次我一定要过去。”

头首执意回绝道:“王有令。任何人不得入内。这夜风噤人。还请王后回寝殿休息。”

“大胆。”阿苏因的语气加重了几分。她一向温和示人。因此是否这王宫之中所有奴仆侍卫都认为她只是一个软弱隐忍的王后。。

她眉头一颤。眼梢一横。冰了嗓音:“头首。即使你是王族大将。但我阿苏因依旧是你的主人。是修罗族的王后。你再拦本王后的路。就是忤逆王族的大罪。”

头首的动作迟疑了一下。阿苏因径直拍开他拦在她跟前的手。大步走向毗摩殿。

王后……头首无奈地看向月色下依旧鲜艳娇红的身影。

大殿静极了。唯有穿堂而过的风留下了细碎的声响。回荡在大殿四周。

阿修罗王站在大殿深处的墨色桌案边。低着头。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桌案上的什么东西。他看得那么专注。全然沒有察觉到阿苏因的到来。

阿苏因试探着走近了些。沒有了帷幔的遮挡。她清晰地看到那凝聚了王所有注意力的东西。是一对细长的修罗刺。

修罗刺覆满了陈旧的血迹和打斗时留下的细小缺口。而两根刺的中间。都镶着一个金色的小环。金环看上去很新。与修罗刺本身的漆黑斑驳有着很大的反差。阿苏因只觉得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你怎么来了。”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

她一惊。收回目光。抬头看向他。四目相对。她竟有些语塞。仿佛自己是个不速之客。打破了他想要守护的那片寂静。

阿苏因想想就觉得委屈。于是说道:“我一直不曾过问你的事情。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