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跨不过的楚河汉界 >第六十章节-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

第六十章节-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 (1/1)

小说名称《跨不过的楚河汉界》 作者:朝寒晚风  更新时间:2018-10-30 15:35  字数:2906

窗边不知何时染上了落霞,也染上那一地的感伤……

如果那一年,他问自己什么是爱?她没有恼怒,而是告诉他就是我遇见你,心跳快了几拍,想天天跟你粘着你,这就是爱呀,可她说了不懂你去问你哥哥去。

他说:林依蝶,你弹琴弹得好烂喔,和我哥哥差得太远啦,有空叫他教教你吧!如果她没有恼怒离去,而是乖巧地应一句:好呀,那麻烦你了。

如果她撒个娇说:李炎,你认真一点好不好,我的音符里写满的都是你。

他说:我哥哥身体不好,我要多陪陪他,你能不能休谅一下。她没有憎恨地说:反正他也活不长了,要不我就去灭了他,以后你只能听我一个人弹琴了,只陪我了一个人,如果她当时能弯下腰说:那我和你一起陪他吧。

如果……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时光也不会倒回去重新来一次,所以,她后悔了,也没什么用。

“李炎,这么多年了,我们能不能当扯平了,好不好?我认输了,我不要再爱你,我累了,真的累了。”她拉了拉他的衣袖,她第一次低下头来求他,李炎拨开了她的手,转身打算离去,门被推开了,门外传来声音:“炎,约定的时间到了喔,该走了。”

林依蝶抬手在琴键上敲着不成调曲子有些难听,她悠悠地开了口:“李炎,我答应过你,婚约会解除的,我自然会做到的,还有我既然说了放弃就是放弃了,可是你呢,你打算让他守在你身边多久,一年,两年,三年……还是一生,那司徒紫呢?你再跟上官阳粘粘糊糊,你打算让她成为第二个我么?她的占有欲可不亚于我喔,既然我说了再也不会打扰你,自然就不会伤害你,那么他存在的意义也就失去了,他现在于你而言还有什么价值而言。”她有些嘲讽地看着上官阳越发越阴沉的眸子,笑得越发灿烂……

“这个用不着你担心?,阳,是我求他陪在我身边的,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他愿意陪着我,我就不会赶他走。”李炎看着越发阴沉的上官阳,安抚道。

她的笑容僵了僵:“那么司徒紫呢,她回来了,她说了:她要带你回家,你这样,置于她何地,我现在自身难保,管不着你那么多,可是,你告诉我,透过他的眸子,你看到是谁,别告诉我,上官阳一点也不介意,别太自私,李炎,小心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我可以保证我绝不伤你半分,可他呢,你怎么保证他不伤司徒紫半分么?又或者司徒紫,你能保证司徒紫不为你,伤他半分,还是说你保证你自己不为司徒紫,伤他半分,我用了一个血的例子来用告诉你,情到深处自伤人,误伤自不知,他的占有欲,于我相比,绝不亚于我,甚至更胜于我,你真的觉得你们三个可以全身以退么?”她的手重重地敲下了一个键子,流动的空气静止了……

“多谢你的提醒,可我哥哥李恒,他从不舍得让我难过。”他向门外跨了两步,头也不回地说道……

“李炎,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他叫上官阳,不是叫李恒。”她有些恼怒地站了起来喊道,为什么在自己身边,你可以分得清什么是心,什么是情,什么是恨,到那他们那儿,你宁愿骗自己,也不肯面对现实。

“我知道他叫上官阳,用不着你一次又一次提醒。”他咬咬牙,把上官阳拉到她面前,拉过她的手,放在上官阳心脏地方:“林依蝶,你听,阳的心跳声,就是我哥哥的心跳,每一下每一下,叫的都我的名字,他是我哥哥,不是别人。”

他似累极了,靠在上官阳的肩膀上,发尾的温度扫过上官阳微凉的血管,上官阳的心跳漏跳了几拍,林依蝶的手抖了一下,她神情复杂地看着上官阳,怜悯,不安,还有悲哀。

“李炎,离上官阳远一些,这些年,我见惯了你们两亲密的模样,司徒紫呢?你是打算逼着她离开你身边,还是想让她对你死心,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进这个圈子,上官阳可以保你不受伤,可是谁又保她一生平安呢?李恒不在了,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逼她离开,她就安全了么?你是假傻还是真傻,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这个女人,她爱你胜过爱她自己呀,我真替她感到悲哀呀,虽然我恨她,现在,我忽然发现我没有想像中那么讨厌她了,因为我很开心,我得不到,她也得不到,她比我更惨。”她很想笑,很想醉一场,这可笑的事实呀。

“你住口!”上官阳忍无可忍地开了口,他肩上的人,微微有些颤抖,他在害怕,在担心,在不安……

他打断了林依蝶要说下去:“我说宴会就要开始了,林小姐,我想你作为主人公,不想迟到吧,至于我与炎的事,既然你不是他的未婚妻,你没有权利过问。”

“怎么,这不是还没有解除吗?怎么上官先生,你是打算用权,还是用钱来威胁我解除婚约?你别忘记了,你是特维斯的接班人,并不是唯一的,可是我,林依蝶,是林氏唯一一个合法继承人,如果你真的要逼你,伤得最重的,不一定是林氏,是你上官家族,希望你不要忘记你家大业大,你以为你不查,别人就不查,你们的家族也不是像报道说得那样干净的,上官阳,你的哥哥们宠你,但不一定为你的过错去埋单,可是我们林氏,无论我做错了什么,林氏都终将原谅于我,并为此埋单,你想好了,你与我为敌,就是与整个林氏家族为敌。”她父亲说过,小蝶,你是林氏唯一一个合法的继承人,你要为林氏骄傲,也要为自己而骄傲,她是林大小姐,林家人就应该有林家人的气魄。

上官阳细细地打量了眼前这个大小姐,以前,他也只当这个大小姐太过爱李炎,拿着家族的钱来追星,看来是小看他。

“我的家族用不着林大小姐操心,至于解除婚约这件事,那是你与炎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插手,更不会利用我家族的力量来逼林大小姐,爱情这个东西本是两情相悦的事情,可是,我希望你清楚,我是他经纪人,我家的艺人情绪失控,我自然是护着的。”

“少用官方那套用在我身上,你知道是没有用的。”她有些恼怒地开了口。

“林大小姐,刚刚你都说了,你是林氏家族唯一合法继承人,你本人就是代表林氏家族,怎么,还没有上位,就不想官方了,这样的话,我想令尊大人好像又得头疼了。”

林依蝶眼眸一沉,果然自己真的很讨厌上官阳。

她皱了皱眉:“我讨厌你,上官阳,各个方面。”上官阳有些错愕,这个林大小姐意外有些直白呢。

他咳了咳,掩饰一下自己流露在外的情绪:“林大小姐,我们不要在这纠缠了,也没有必要在这些小事上争论不休,这样下去,就没完没了,你该出去了。”她白了他一眼,对着还挂在他身上的李炎说道:“李炎,我知道你恨我,也知道你不想跟我多说一句话,也不想多看我一眼,可是我希望你最好出席,毕竟这连带着你们家族的事,你也不想林叔他们为难,我能不能请你给我这狼狈的初恋划上个句号,不要让我恨你一生,当然,如果你不想来的来的话,那上官阳你可以代替他出席,那,上官阳,给我拿着这个,这些你代替李炎又不是一两次,如果我不说,他们也看不出来,就当这些年我给你那么多钱,你就帮我演一场戏吧,你不是挺计较钱吗?想想,这些年我给你的钱,可是比李炎的片酬还高了,所以,你替他演一场吧,这生意可是怎么算也是我亏本了喔。”她递过了面具放在上官阳的手上,上官阳看了看靠在他肩上的人,不言语,那就是默认了。

“好”他接过面具,她头也不回地离开,带着她最后的任性,最后的尊严,从此,那个林依蝶正式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