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世宦 >第一百四十八章:白莲花一朵

第一百四十八章:白莲花一朵 (1/1)

小说名称《世宦》 作者:也耳  更新时间:2019-01-12 06:04  字数:2396

?????命里和阮妙菱犯冲的徐家一员,此时方到京城。

城门口车马粼粼把通道堵得水泄不通,挑柴担菜的欲从马匹前绕行,两边互不相让争吵起来。

“爹!”

徐亨早不耐烦坐在马车外晃腿,一见到徐掩的身影立时跳下地,隔着兵士大喊。

徐掩一得到消息就匆忙从家中赶来,好在他在六部里的地位不算低,加上过年守城的兵士想讨个吉利,痛快让徐家马车进城。

“亨儿啊两年不见你又长宽了啊,爹都快抱不住你了!”徐掩激动的老泪纵横,硬生生把那个“胖”字憋回肚里去。

徐亨不甚在意这些,见到能撑腰的爹才是最值得高兴的事。

出发之前徐元揍他的十几拳好得太快,他本想自己下手添点新伤在徐掩跟前演可怜,奈何跃跃欲试了十几次,委实疼惜自己英俊的面孔,作罢了。

徐元打哪里不好,偏生要打脸,打脸最是伤自尊!

可自己打自己的脸,更伤自尊。

翘首以盼的儿子终于到京城,徐掩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搁下了,拍了拍徐亨后腰上松垮的一圈肉,“走,上马车,咱们回家喝酒吃肉,一路上辛苦了。”

“爹,图之还在后面的马车上呢。”

徐亨紧挨着徐掩,嘟囔道:“爹都亲自来接了,图之都不知道下来道声谢,怪脾气!”

说罢笑嘻嘻扶徐掩上马车:“爹您和我一起坐,咱俩说说话,这两年我可想您了……”

马车内厮看向闭目养神的徐元,声道:“公子,的此刻觉得您之前打的那几拳实在太轻了。”

大公子方才贱兮兮娇滴滴的表情语气,恍若一朵在风里摇曳的白莲花,也只有老爷愿意吃这一套,而且百吃不厌。

厮不明白,老爷不这样,夫人也没有如此陋习,大公子从何处学来的?

徐元掀开车帘,街上人来人往隐隐听见有读书声传来,其间伴着徐亨哼哼哈哈不知收敛的笑,破坏了原本的美感。

“你去问问,是哪里在读书?”

马车走的慢,厮麻利下去很快爬了上来道:“在登科书社,许多参考的学子都在那里住。”

徐元道:“去登科书社,徐家的饭还是让他们两人一起吃比较美味。”他若是去了,徐亨只怕要闹翻了天去,吃顿饭都不得安宁。

登科书社寓意极好,登科登科即是中状元,就当是反抗被徐掩操纵的第一步,徐元垂眸,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厮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佯装没瞧见公子的神情,在心里各种肆意的狂笑、大笑、嚣张地笑,这种暗戳戳碾压大公子的感觉,真是爽极了!

车到登科书社外,朗朗书声盈贯双耳,说是震天动地也不为过。

书社的店家双手捧着一本低价从会通书坊买来的古籍,正读的津津有味,余光瞥见有人来,脸上的笑意没来得及褪下。

满面春风对着厮道:“来读书?”

厮颔首,“可还有空余的房间?”

店家“嗬”了声,越过厮看向徐元:“您来得挺巧,书社就剩一间空房了!”

厮问过租价顿时喜上眉梢,登科书社的租价在京城可是最低廉的,端看书社的门面,里面的住处肯定不差。

店家在前面带路,绕过庭院时钱方忽然喧闹起来,徐元不禁放眼看去。

“原来首辅家的陈公子也在登科书社啊!”

“那是不是日后遇到难题可以询问他了?”

被围在众多考生之间的男子衣着简朴,从容应对考生们各类稀奇古怪的问题,瞬时间在考生心中增加了不少好感。

徐元记得首辅陈不候的儿子陈冕今年也在参考之列,却没想到他在考生中的声望如此之高,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觉得奇怪。

先皇在时,首辅的权力凌驾六部之上,李重山见了陈不候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可是这种情况在先皇驾崩,李重山力推成康帝登极之后来了个大翻转。

首辅陈不候的权势渐渐退居六部之后,索性修身养性,他本是进士出身,学识修养颇高,又一心培育后辈,陈冕能如此,是理所当然。

这让人眼红,却无能为力,谁让陈冕有如此厉害的爹呢。

仕途不仅拼能力,必要时拼一下爹无可厚非,这是值得自豪的事。

不过让徐元在意的不是被拥簇的陈冕,而是被挤在人群外面孤零零立着的一人。

那人并未因不如陈冕受欢迎而失落,反倒嘴角带笑,真心实意替陈冕高兴。

厮每日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事后都会被徐元指点一番,此时也嚼出了不同。

“公子,那人很独特啊。”

瞧着比徐亨那朵莲花顺眼许多,不知道和他做朋友会如何。

店家贴心介绍:“那人是陈公子的好友,李博章,也是今年参考的考生,”

徐元道:“还真是巧。”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这一次改变主意住到书社,竟也能碰到李博章,孽缘!

那人似乎察觉到徐元哀怨的眼神,转过身来。

徐元的目光早已转向别处。

住处光线充足很是敞亮,虽然店家清扫的足够干净,厮担心徐元住得不舒服,执拗重新打理了一遍。

“公子,方才那李公子是您认识的人?”厮擦着地面问道。

他总觉得公子看李博章的眼神含义很深,像是怕,却又隐隐的在赌气似的。

徐元道:“不认识,不过以后会认识的。”

殿试之上击败徐亨一跃成为状元的人,他怎敢不认识?徐元取出包裹中的书籍摆在桌上。

厮见了书就想到了阮三姐,不禁低低叹道:“不知三姐眼下过得好不好,被公子您退了婚,心里肯定难受极了。”

好好的一段姻缘,一个撕烂婚书时不知心痛,一个接到婚书时跟没事人一般,真不懂主子们的心思,好难猜。

徐元望着庭院里开得正好的梅花,陷入沉思。

“估计是在哪处过年吧,过了年可有的忙……”

“公子您也忙啊,等会试结束了您可得好好想想如何向老爷交待解除婚约的事。”

老爷可不像夫人,是个好糊弄的人,尤其身边还时常缠着一个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