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修道红尘间 >第290章 奇门遁甲现世(求订阅!求月票

第290章 奇门遁甲现世(求订阅!求月票 (1/1)

小说名称《修道红尘间》 作者:胜为王  更新时间:2019-01-12 14:51  字数:2846

“道友,你这次总可以告诉贫道,怎么想到对付日游神的吧。”

经过近一个月的休养,恒空已经可以走路。多处骨折,大多已经愈合。出了山海关,越过黄河,两个人也不着急赶路,边走边探讨道法。

说到道法,恒空想起当初张道然对付日游神的道术还有阵法。隐隐感觉张道然有所藏私,心中感慨不已。自古以来,师授以徒,尚有所保留,恒空与张道然算得上是好朋友,有所藏私,也是属于师门之密。

看了恒空一眼,张道然脸色肃然:“道友心中已经产生一种疏远,不是贫道事先不告诉道友。”张道然神思飘忽,微微沉默:“对付日游神的办法,来源于日游神本身。”

“日游神本身?”

恒空低下头呢喃一句,似有所悟。

“道友已经明白了,贫道当初拘拿日游神几道分身,从日游神几道分身之中,洞悉日游神本身的强大之处,还有日游神的本身缺陷之处。而那两种阵法,就是贫道从日游神分身之中得到的讯息所领悟。”

张道然脸上浮现一丝丝笑意:“道友无心之失,让日游神心神处于极度防备,贫道才有机会短时间内布成阵法。而最后那两句箴言,真是与阵法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贫道给道友的《上清符宝录》,其中蕴含万千道法道术神通。道友若是能够领悟其中真意,道法术法自然而然形成于心中。”张道然脚步微停,看向远处的一座道观,两道熟悉的身影,皱了皱眉说道:“道法术法自己领悟而来才能千变万化,别人传授终究难解深意。”

恒空点了点头,这句话的意思恒空自然明白。顺着张道然的目光看去,两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一处道观:“一方师侄,陆贞师侄?”

张道然眉头舒展,脸上浮现一丝笑意:“这两个孽障,虽然出于好心,维护师尊尊严。却忘记修道者之间斗法说法,本就已经道心失衡。道法不讲而宣,术法不言而显,两个孽障,自以为聪明,其实暗中有人算计...”

“这处道观观主,本是一个普通道修。贫道路过几次,进入道观盘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之处。”恒空脸色古怪:“道观中仅有师徒两人,除此之外再无他人。贫道自认为不会看错,这师徒二人灵脉尚没有开灵......”

恒空脸色有些敬重之色:“道颠观观主,玉玑子道友道法高深,身兼佛道两门之经法,时常能够给贫道一些感触。”

张道然双眼闪过一丝亮光:“道友何不自己看看,道颠观恐怕是被人鸠占鹊巢了...”

“鸠占鹊巢?”

恒空眼中寒光一闪:“道友,不说玉玑子道友与贫道相交甚笃,一方师侄还有陆贞师侄现如今已经进入道颠观,与他们斗法,贫道与道友也不能坐视不理。”

点了点头,张道然与恒空身影一晃,到了道颠观门外。

道颠观占地不多,只有几间房间,一座小院。朱红色的大门已经脱漆,有着风雨留下的岁月痕迹。站在道观门前,就可以看到院子内的一切。院子中栽了一些花草,一株梧桐。

梧桐树下,张一方与陆贞背对着道观大门,一位年逾花甲的老道,捻须而笑,看着一位年轻道士画符。远处,一位年逾古稀之龄的老道士还有一位三十余岁的道士,看着这一切满脸无奈。

恒空刚要踏步走进道颠观,张道然伸手拦住摇了摇头。

恒空微微一愣,有些不解。张道然微微一笑,依旧摇了摇头。

张道然并没有要进入道颠观的想法,恒空本以为事关张道然的弟子,张道然会现身进入道观。

“道友难道是想磨砺一下一方师侄?”恒空如此猜想。

站在道观外面,张道然与恒空没有说话。道观中一阵寂静之后,那个画符的年轻道士收笔起身:“贫道这枚符箓,名为幻心符,随心所欲,变化万千。”

说着,手中符箓放在掌心轻轻一吹,符箓飘向空中,一阵白烟闪过,符箓消失不见,一只百灵鸟,围着年轻道士鸣叫着。

道观中玉玑子师徒叹息一声,低头垂目,心中暗暗想到:“只有张真人或者恒空道友到来,才能够化解此法吧。”

年逾花甲的老道士,捻须而笑的手掌放了下来,脸上笑容不变:“青山道法又有进步了。”

年轻的道士叫青山,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回身微微一礼:“弟子最近有些感悟而已,还是师傅教导的好。”

张一方眉头一皱,咧嘴一笑,阻止要说话的陆贞,抬起一只手:“不过区区障眼法罢了,如果道友道术再高深一些,贫道或许没有办法,现在嘛...”

青山轻笑不语,年逾花甲的老道士,脸上笑容不变。谁都知道这种道术,是一种障眼法,被张一方叫破,两人也不以为意。

“这道法说是道术道法也不为过,不过是糅合了奇门遁甲与道法道术结合而成。想要破解此法,不单单是懂得道术道法就可以。”

年逾花甲的老道士,脸上带着傲然:“可惜,奇门遁甲一分为二,师兄所在的奇门已经失传,而老道所在的遁甲门,尚有传承。想要破解此法,或许你的师尊张真人能够......”

“幕明道长想要再这里开立宗坛,分开分观,贫道等人自然无权干涉道长。道长自从南方闵省,所到之处宣扬遁甲门贫道也不会干涉。只是道长弘扬遁甲门,贬低家师之名,往日无怨,近日无仇,道长需要像我三清观道歉,向天下人说明。”看着围绕着青山鸣叫的百灵鸟,张一方笑道:“此乃小道尔,破之何难?”

伸出双手,结成符印,张一方深吸一口气,轻轻一推。符印犹如闪电,百灵鸟虽在飞行,速度却不快,转瞬间符印包裹住百灵鸟,一阵青烟飘过,百灵鸟消失不见,留下飘飘飞灰而落。

瞳孔微缩,青山看了眼依旧脸色淡然的师傅,这才放下心来:“道友道法果然了得,是贫道小瞧了道友。那么接下来,看看道友之法吧......”

“幕明道长,青山道友,你我双方算上今日,已经斗法三次。前两次互有胜负,现如今道友之法贫道已经破解,接下来贫道施法,道友如果不能破解,就需要去我三清观道歉,向天下道门说清楚......”张一方脸色淡然,看着脸色微变的师徒二人,忽然笑了:“奇门遁甲两门,奇门更为接近道术,而遁甲专注于术法机关还有阵法。是以,贫道打算布下一阵,如果两位道友能够从贫道布下的阵法中走出,贫道就会认输......”

“阵法?”

幕明道长师徒对视一眼,幕明道长眼眸之中流露出一丝轻松:“道友,请布阵吧...”

青山也是满脸喜色,奇门遁甲之术,最让遁甲门引以为傲的就是阵法。张一方布下阵法,无非就是阴阳五行,诸天星辰,很容易就能破解。

“道观之中不宜布下阵法,贫道师姐在这里与道友一起等待,贫道到道观外布下阵法。”

抱了抱拳,张一方向道观外走去,转身的刹那,脸上带着一丝玩味。

“道友,走吧...一方这小滑头,这对师徒有的苦头吃了。”在恒空疑惑的眼神中,张道然身影一晃,直接消失不见。看着即将走出道观的张一方,恒空明白,张道然不想要张一方知道他们来过,身影一晃也消失不见。

只是奇门遁甲两门,些许疑惑萦绕两人心头:“奇门遁甲,也出世了?”

,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