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无敌位面之子 >第二百二十四章 身份被发现

第二百二十四章 身份被发现 (1/1)

小说名称《无敌位面之子》 作者:大胡茬  更新时间:2019-02-11 17:48  字数:2372

秦阳的到来给这些兵灵带来力量。

很快魔气就给镇压了回去。

但是现在远古魔王沉睡之地,除非是秦阳完全觉醒了位面之心,不然结界和定则所限,任何人也无法到达。

就算集合太浩元,黑白二圣,甚至与神族有关的萧四海诸人之力,也是无法打破这个定则。

而这时候秦阳因为圣物的原因,迟迟无法觉醒,也只能镇压回去,没有办法做其他事情。

这让秦阳心里非常的不爽。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同时秦阳发现这些兵灵们虽然前面不可谓不坚守,但是总归是依赖性太强了,其实秦阳他们到来,所增添的力量也是有限的,除了秦阳给予了必要的补给方面支持。

秦阳说:“万千兵灵听着,你们这样下去可不行,你们要对自己有信心!”

“可是主人不在,我们就感觉……”

这正是秦阳看出的问题所在,如前面所遇到的一些人和事一样,当然有外界的帮助之力,他们就会暴发,如果只凭自身的情况下,他们动没有多少自信,这样很不好。

秦阳说:“不,你们应该记得,我命由我不由天,虽然你们并非我族,也难得的修成了人形,需知人定胜天的道理。”

秦阳的一番话,不只是说得众兵灵动容,也让在场人都受益匪浅。

“说得太好了!”

大家都这样说着,而剑奴本来就是平日争强好胜的性子,听了这话更加来劲起来:“这就对了嘛,老大常说,就算天又如何,天要让我亡,先要让我狂!”

这话秦阳确实私下与剑奴说过,毕竟这主仆二人相处得极为融洽,而且秦阳也知道,别的话他听不进,这种话他必然爱听,而且也符他之性,于他提升是有好处的。

剑奴不比萧如列,他可是有太多的提升空间,特别是替他秦阳背了如此绝世神兵之下,简直战斗力方面有无限可能的提升。

没想到今天剑奴反拿了他昔日的话,来鼓励大家,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吧。

现在魔物欲从此地破封的计划破产了,世界又一次归于平静。

太浩元也没有想到秦阳如此快就能归来。大喜地从闭关状态醒来。

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过来看秦阳,问秦阳最近发生了何事。

随着秦阳的讲述,太浩元也没想秦阳神界,却有如此际遇,特别是圣物之事,让他啧啧称奇起来。

而圣物之子球球,对于太浩元也很是喜欢的样子:“嗯,这个老头儿我喜欢,我叫球球,老人家你叫什么啊。”

听球球没大没小地管太浩元叫老头,虽然他是圣物之子,与太浩元真论起了辈份,或许有资格唤他一声老头,毕竟圣物这种东西存在的时间,远比太浩元要久远一些。

但是秦阳还要好好教育一下他了。

“不得无礼,你既唤我作老大,他又是老大的师尊,所以后面说话客气一些,知道吗?”

太浩元摆了摆手:“算了吧徒儿,难得我与此子有缘,也算是一种际遇,叫什么就随他便吧,但是以球球称呼圣物之子,似有不妥,他日我想一个更贴切名字吧。”

“哈哈哈,老头儿还是你最懂我,那就说好了啊,起得拉风一些。”

“拉风?”太浩元一奇。

毕竟这球球与秦阳一起时间也不算短了,秦阳一些口头语,他却比剑奴学得还快。

球球说:“老头儿,你怎么拉风也不懂呀,你out了。”

“什么特?难道这些是神族特有语言?”对于这些名词,太浩元更加不懂起来。

这时剑奴说:“回太院长,这应该是球球学老大的那些话吧。”

“是这样吗?”太浩元问起了秦阳。

秦阳说:“算是吧。”

本想着敷衍两句,太浩元后面就别在问了,但是遇到了球球以后,真应一句话老话了,老小孩和小小孩。

太浩元居然产生的好奇,继续追问下去,这让秦阳有些头大,也幸亏有剑奴在身边,剑奴抢过话头说:“太院长我知道,这其实是周萱她的老家话。”

“周萱,你们怎么越说我越糊涂了,周萱他们老家……”

以前秦阳编编瞎话,骗骗东太风还行,但是要骗精明的太浩元,这种伎俩还真未必行得通。

“周萱当然有老家啦。这是人只要不是从小长在圣域学院,都会有家乡啊。”

秦阳只能解释起来。

太浩元说:“这我也知道,我是说周萱的家乡,我去时怎么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话”

秦阳马上说:“但是师傅您去是哪年哪月,现在是哪年哪月,总是会变的嘛。”

如此之下才算把太浩元糊弄过去。

秦阳呼了口气,心想这便宜师尊要想骗过,还真是费脑筋,虽然不想有意骗他,但是直接跟他说这是现代地球上的汉语,而且是流行的现代的汉语,太浩元会不会理解。

看他现在一件小事就如此纠结不放,如果知道秦阳身世,那不得问三天夜啊。

随着大家各自回去,晚上东太风传话过来,说是太浩元要单独见他。

秦阳心想,不是才见过面吗,怎么又要见,这……

带着一肚子疑问,到了太浩元的住处。

看着秦阳到来,太浩元让东太风出去把门关好,还不放心,后面将手一挥,直接布了一道结界。

太浩元所布结界,等同于与世隔绝的另外一方小世界。

看太浩元如此小心,秦阳就知他有大事要说,上前说:“师傅,现在可以说了吧。”

太浩元说:‘秦阳,这里没有外人,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来自何处。”

“嗯?师傅怎么突然这么问?”秦阳感觉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真是越担心什么越来什么。

“别问为什么,我只需要知道你真正的身份,放心我既然认你为徒,不管你真正身份为何,都会保守秘密,也许能不能觉醒位面之心,这症结或许正与你的身世有关。”

“和我身世有关,那行吧我来自地球,地球您知道吗?”

秦阳知道没有办法在瞒下去了,开始实话实说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