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仙侠武侠小说 >师叔无敌 >第315章 西圣的威胁

第315章 西圣的威胁 (1/1)

小说名称《师叔无敌》 作者:黑弦  更新时间:2019-02-11 17:48  字数:2461

通天岛上,各路高手寻觅着各自的机缘。

有的找到了难得的灵草,也有的葬身兽口,就此沉眠于这处世外海岛。

不同于登岛金丹的历险,海滩上的棋局却显得风轻云淡。

西圣张填海的与龙哲天这盘棋已经下了一天之久,依旧未分胜负。

趴伏在西圣身边的蛟龙时而摆动一下兽头,鼻孔中喷出两股热气,显得躁动不安。

能让蛟龙不安,说明附近出现了可怕的异兽。

高高的天空时而投下一片阴影,越过海雾通道,笼罩着沙滩上的元婴强者与大妖。

神虎教的影虎对棋局没兴趣,独自坐在沙滩上,就像一个影子般一动不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青藤宗的穆城与天风宗的王东张站在棋盘一侧,一个背着手一个抄着手观看着棋盘上的战局。

在棋盘的另一侧,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同样瞩目着棋局的发展。

高空再次投下阴影,蛟龙越发躁动,大口开合发出低吼,却被主人拍了拍头,压下了吼声。

盘旋在通天岛高空的,是一头庞然大物,由于腾空太高,投下的影子不算太大,若是贴地飞行,堪称遮天蔽地。

“连蛟龙都越发忌惮,神兽大风果然名不虚传呐。”落了一子的张填海面带微笑说道。

让蛟龙不安的异兽竟是盘旋在高空的大风,而站在棋盘另一侧的高大男子,正是刚来不久的灵羽楼主,闫鸿山。

“西圣过誉了,大风高飞,蛟龙潜海,并非同路,何来忌惮之说。”闫鸿山这番同路之说,暗有所指。

“天无极,海无边,海天一线之时,天海自然相会,未必不能同路。”张填海指了指自己,道:“就像我的名字,填海,精卫填海是为徒劳,但我张填海若是想要填海,海也会被填平。”

西圣的傲然之语,没人嘲笑,他说的是海,指的却是人。

青藤宗的穆城与天风宗的王东张听罢之后,脸上的神色都在微微变幻。

在南州,草原圣殿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东西二圣的实力远超十国中的任何门派。

能与张填海平起平坐的,在场的除了龙哲天之外,只有灵羽楼楼主闫鸿山一人而已。

啪的一声,西圣再次落子,他看向穆城,道:“青藤宗考虑得如何了,若是再冥顽不灵,小心遭天谴。”

“西圣的建议,还得宗主拿主意,不过怕是要让西圣失望了,我们青藤宗独居一偶,不想与其他高手联盟,只想安安静静的闭关修炼,至于天谴,没做亏心事,为何要怕天谴。”

穆城回绝了张填海的威胁,西圣殿早与青藤宗接触过,想要联盟岭北三宗,不过没人同意。

西圣殿向来手段狠戾,西圣为人更是独来独往,一旦联盟,谁都知道那不是联盟,而是拜服在张填海脚下。

大好的宗门,没人愿意拱手相送,虽然对西圣殿忌惮颇深,但岭北的三大宗门并非怕了西圣殿,否则岭北早成了草原修士的天下。

“天道无情,并非你没做亏心事,就没有天谴来临。”

张填海意味深长的瞥了眼穆城,又将目光转向王东张,道:“这一点天风宗应该感触最深,一年一次大风沙,天风宗没招谁惹谁,又没惹得天怒人怨,岂不还要受那风沙之苦。”

“我们天风国的确有风沙大灾,不过这么多年来,都习惯了。”王东张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想寻颗大树挡挡风么,风太大的话,不怕把你们宗门吹走。”西圣看似关心的说道。

“不劳西圣费心,区区大风沙而已,我们挡得住,用不着大树。”王东张声音发沉。

“没准用得着呢,你怎知除了大风沙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天灾,比如大雨雪,大天雷,大天火,天灾那么多,小心为妙啊。”

张填海说罢挪开目光,看向影虎,笑道:“还是神虎国国泰民安,人家占了块风水宝地,没有风沙,也没有天灾,只不过多了些顽固不化的老古董,这些老家伙自谓血脉纯正,总喜欢自以为是,可恨至极啊,你说是吧,影虎大人。”

影虎沉默了半晌,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用来敷衍,并没说话,与西圣的敌意十足。

西圣与龙哲天在棋盘上厮杀,但他的战场却在棋盘之外的岭北三宗元婴身上,这番利弊威胁,已经不止一次从西圣殿传出,只不过如今被西圣本人亲口说出来而已。

“前些日子还想出门走走,北州太冷,西洲荒凉,剩下的南州看来也要变天了。”龙哲天一边落子,一边说道:“看来还是哪都不去为好,坐在家里让儿孙们尽尽孝道吧。”

“龙老有先见之明,最近还是别来南州为好,南州的天,的确要变了。”张填海微笑道。

龙哲天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他们龙家占据dōngzhōu,对于南州的势力变化,并不会插手。

虽然龙家堪称双月大陆第一世家,第一大的势力,但龙家也不愿平白惹来草原圣殿这种难缠的对手。

龙家不会插手南州纷乱,灵羽楼更是超然世外,闫鸿山在一旁看着棋局,心里有些发苦。

早知道今年西圣会来通天岛,他可不愿意来趟这摊浑水,以闫鸿山的推算,这次张填海绝不会空手而归,至于谁倒霉,就说不准了。

本想立刻离开这处多事之地,闫鸿山又一时走不掉,因为他的女儿已经登上了海岛,早已消失在岛上的山林之间。

蜂巢下,岩石边。

常生奋力的伸着单手,指尖上包裹的沙石已经越来越薄,即将剥落。

周围是无数嗡鸣的红翅蜂,形成一片怪异的红云,将外来者死死的挡在灵芝之前。

一旦沙石外衣消失,常生将顷刻白骨。

这群凶残的红翅蜂连法宝都啃,血肉之躯只需眨眼间就会死掉。

还差一点……

差一点点就能抓到……

近在咫尺的血灵芝,仿佛远在天边,任凭常生用尽全力,依旧差着一点距离。

千云宗所有长老的性命危在旦夕,眼看着解毒的灵草就在眼前,偏偏抓不到,等一会那蜂王回来,再想摘灵草势必登天。

就在常生越发急迫的时刻,头顶忽然落下雨水,一道雨帘出现,冲开了周围的红翅蜂。

雨幕里探出一只秀气的手。

轻轻一掐,将血灵芝连根拔下,随后放在了常生依旧探着的手掌里。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