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黑格禁言录:凰血觉醒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出发前夜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出发前夜 (1/1)

小说名称《黑格禁言录:凰血觉醒》 作者:宋橘  更新时间:2018-12-06 19:57  字数:2308

&ngua=&ot;java&ot;sr=&ot;/gaga8shuw.COM热门扒书网a-tp日ghtjs&ot;

苏谷大人疾疾赶到炟琏都城时,已近黄昏,当日华晔殿下一得消息二话不说就动身离营,没处理完的事情全都丢给了她,本来就伤心又疲累,后来听说竟然是小辈们散布的假消息,更是憋着一肚子气,一进百里府就逮着三人好一顿教训。

百里衡让人沏了茶,原想亲自奉上,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平日英武非凡的三人正低眉顺眼拜在地中,老老实实听训,他这茶也不敢端上去。连华晔殿下也收到了苏谷气呼呼的提醒:“殿下身份贵重,日后可别再如此冲动,平白让人担心。”

苏谷这一通火足足花了一个时辰才算发完,勉强恢复平日轻声细语,百里衡终于抓住机会把换了几遍的热茶递上去,请苏谷大人歇一歇。这时廖慕青和肖想才敢露面,拜见苏谷大人。

而苏谷此刻赶来,除了是接华晔殿下回营,更是为了帮熙然她们把戏演足。百里府对外宣称不设灵堂不办葬礼,都是按“熙然生前意愿”,要魂归华晔殿大本营,一切后事皆由华晔殿下做主。

和华晔殿下来时一样,苏谷也几乎是大摇大摆进的城,很快城里各家都知道华晔殿下的从属官也为熙然而来。如此一来,待华晔殿下她们再动身出城时,定然会有不少人前去围观,到时候场面混乱,熙然她们正好可以趁乱出城。

熙然离营许久,牵挂队内情况,虽然托付给鹦鹉帮忙代管,但此前还能时不时写信询问,自从她“身亡”的消息放出,自然不能再寄信给她。故而等苏谷消了气,就迫不及待的问队里是不是都好。

“他们都好,”苏谷想起熙然的队员们,满脸唏嘘,“只是个个悲愤,不少人嚷着要来都城替你问个清楚,还是鹦鹉摁住,又宽慰一番才平复些。”

熙然心头猛然涌起歉疚,只是苦楚难言。当日离开,只当是和往常一样,最多小半月就可返回,为了隐匿行踪甚至都不曾好好道别,如今情势巨变,更不能让他们知晓真相,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平白为自己难过。

苏谷看出她心事,柔声道:“你也不自责,总有尘埃落定之时,他们自会知道真相,想必不会怪你,更会以有你这样的队长为荣。”

熙然感激的看着苏谷点点头,却没答话,百里奕比苏谷更明白她心事,轻轻道:“放心,有殿下和鹦鹉队长,他们不会受委屈。”

蜂鸟听了抿嘴一笑,她也知道熙然最担忧的不是队员们会因为被蒙在鼓里而责怪她,而是担心没有队长,甚至没有从属官他们会受其他队奚落。只是熙然这一点想法,除了她,在场也就只有百里奕才能领会了。

果然熙然听了他的话,神色才微微松弛,拱手向华晔殿下和苏谷一拜道:“还望殿下和大人多多照拂。”

在炟琏城的最后一晚,众人本来早早回房,打算好好歇息,却偏偏都毫无睡意。百里奕带着棋盘去找大哥下棋,廖慕青和肖想摸骨牌打发时间。

蜂鸟坐在案前给从属官胡第写信,絮絮叨叨说了不少,熙然原本陪在边上发愣,忽然站起身说:“我再去看看华晔殿下。”

虽然晚饭时大家已经向华晔殿下郑重辞行,但熙然总是莫名的想再去和华晔殿下好好道个别。什么理由,她似乎知道,似乎又不知道。

或是,知道也不愿说出来。

“现在去?”蜂鸟奇道,“这会殿下怕是已经歇下了吧?”

“睡了我回来便是。”说着就披上衣服往殿下那里去了。

待到殿下所居的院子,果然灯火还亮着。她站在门口,刚想出声问一句,苏谷便揭帘出来,招手让她进去。

华晔殿下拥着被子卧在暖榻上,一看刚才就是在和苏谷说话,熙然猜想大概是在讲这几日所闻之事。

“明日远行,还是想来再和您说说话。”熙然进了屋却突然有点慌乱,她原也没什么要紧的话说,此刻却更有些窘迫,顿了顿喏喏道,“想来看看您。”

哪知华晔殿下根本不多问她的来意,指了指榻前的方凳,叫她先坐下,然后对苏谷说:“把那匣子拿来吧。”

熙然顺从坐下,又听华晔殿下道:“你若不来,我也要派苏谷去找你。哪知就这么巧,你来了倒省的苏谷跑一趟。”

熙然一听欠身道:“有什么要交代的,殿下派人来传,我过来就是,何必麻烦苏谷大人。”

华晔殿下笑了笑,问道:“听说你从百里府得到了元沐曾用过的栖舍剑?”得到熙然肯定回答后,她又道,“我也有东西给你。”

等苏谷捧着一只小匣出来,她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件金色宝丝软甲,只见这软甲轻薄灵巧,却很是柔韧,说是软件,几乎和一件衣服没什么两样。华晔殿下把它往熙然手里一递,道:“原是我老了记性不好,专门叫苏谷从家里带了这东西来,就是要给你的,白日里却又忘了,可真是的。”

熙然一眼看出这件东西十分贵重,连忙推辞道:“这样好的东西,熙然不能收,还是请殿下自己用吧。”

“我这把年纪,还能有多少机会用得到它呢,给你拿着还算不糟蹋。再说。”华晔殿下顿了顿,又改口道,“应该说,这东西原本就是你的。”

“原本……就是我的?”熙然一怔,却又立刻明白了华晔殿下话里深意,“殿下的意思是?”

“不错,这原是元沐所用的战甲。”华晔殿下表情柔软道,“我本和元沐来往不深,但二十年前她消失之后,我曾奉命查看她在黑格之内的住处。其他东西都悉数交出,但这一件我偷偷藏了下来,那时就想过,如果找得到凤凰血,我就替元沐转交给她。”

“谁也想不到,竟然就是你,”华晔殿下不自觉的浅笑道,“我还记得当年你的第一件护甲就是我送的,没想到,我还会再送你一件。”

华晔殿下眼里好似含着暖日之下的汪洋浩海,她连着宝丝软甲一起拉起熙然双手,轻轻道:“熙然,带上它走一趟,好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