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凰帝招夫 >第四十章 任毒发女帝绝臣念(二)

第四十章 任毒发女帝绝臣念(二) (1/1)

小说名称《凰帝招夫》 作者:蜜莲子  更新时间:2019-01-11 19:38  字数:2407

李瑞清没有说话,而是很心替她解开发带,松开束腰,防止血液压迫循环的更快。

见他不语,赵向零抬手轻轻拍他一下:“好了,该装够了,左相,朕已经将权力都给你了。”

“别动。”李瑞清打横抱起她,“你不要动,我带你回去。”

此刻再简单的动作,都会叫血液流动更快,只会加速死亡。李瑞清知道,这次的毒不同以往,他解不掉。

“瑞清,我只想听一句真话。”赵向零笑道,“都不可以么?”

李瑞清垂头,低声:“是我错了。”

赵向零讶异。她努力再抬头,眼前模糊,看不见他的脸。她抬起手,在李瑞清脸上擦了擦。

五感虽退失,却也没有到分辨不出手上水渍的地步。

于是,赵向零更加讶异:“瑞清,你哭了?”

李瑞清没回答。

赵向零笑:“瑞清,我正在死。”

她能感觉到所有气力在丧失,也能感觉到肺腑撕裂的疼痛。这一回,是真的要死了吧?

想到这里,赵向零笑得更欢快,然而一口血呛得她不得不止住笑容,剧烈咳嗽起来。

“你不会死。”

隐约之中,似乎听见他喃喃道。赵向零听不真切,却还是极有耐心地回答:“我死了,你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咳咳权力,地,地位,还有”

怀中一沉,李瑞清知道,赵向零暂时昏了过去。扎在她穴位的银针全部泛黑,闪烁着乌紫色的光芒。

将赵向零抱好,李瑞清低声:“没有你,根本不重要。”

===

赵向零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她梦见自己家还是四个人,其乐融融地坐在饭桌前一起用膳。

哥哥又欺负自己,被自己狠狠地踩了回去。

娘亲和爹爹还是那样好,坐在那里眼里没有旁人,只有彼此,对自己和哥哥的打闹熟视无睹。

可是一转眼就到了大雪天。父母拔剑相向,昔日对自己最好的叔叔也忽然变成了他人的奸细。

血泊之中,娘倒在地上,贯穿她胸口的却是爹爹的剑。

这一幕,是赵向零永远的梦魇。

梦境再一转,自己和哥哥都已经长大。

也是个雪天。那天,哥哥对自己道:“向零,我要离开这里。”

那时,娘亲假死归来,降爹爹入狱,坐稳女帝之位。哥哥成为了太子,南国第十七代继承人。

自己笑:“哥哥,你要去哪?带着向零好不好?”

哥哥摸摸自己的头,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向零,哥哥不想当这个皇帝。”

“爹机关算尽,甚至不惜将我们全都利用上,才保住我们的性命。我本不该怪他,只是有些事情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何只有权力方能长久,这龙椅之上,究竟沉着多少人的白骨!”

“哥哥,你走吧。”赵向零替他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如果你不愿意,那就我来。”

“你?”

“对,我。”赵向零笑道,“哥哥,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们。”

“我要让这天命由心,我要让所有反对的人都闭嘴,我要让所有的教条都破碎,我要让这世上每一个人都随心所欲的活着!”

良久,赵向晚摸摸她的头,苦笑:“向零,你太,还不懂。”

是啊,那时是会有多年轻,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画面再转,走在旋转楼梯上,赵向零抬头,望见上面还有许久的路。

一阶一阶楼梯旋转而上,而上头有光。

她低头,拾阶而上。可是走着走着,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一直都在往下走,周围早已变黑,变黑,黑成一色。

尖叫着,赵向零醒了过来。

“醒了醒了。”有人惊喜。

“我出去一趟。”有人避开。

赵向零迅速睁眼,瞧见一个保养的很好的妇人坐在她床边,冲着她露出个笑脸。

“夏姨。”赵向零想要抬手揉揉头,她的头好痛。

“别动。”夏溶月按住她,“你余毒才除,虚弱得很,还是躺着说话。”

夏溶月,剑影阁阁主夫人,也是人间传闻中的医圣。她是李瑞清的母亲,李瑞清的医术就是传自她手。

“您怎么出山了?”赵向零倒也没有勉强自己起身。她知道夏溶月如今隐居山中,无事不入人世。只是不明白一个这样恬淡寡欲的女子,怎么就生出李瑞清这样的异类。

提起这件事,夏溶月浑身是气:“还不是那个混子拖着我来的?真是不像话!”

说着,夏溶月语气又软和几分:“向零宝贝儿,知不知道是谁下药害你?夏姨带他回去,吊着他一口气让他吃够三千种刑罚。”

说到后面,她的语气凝重起来。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赵向零笑:“能对我下手的人哪里就那么好抓?况且我好了才能下手去查不是?”

夏溶月咬牙切齿:“都是混子没出息,抓个人都抓不到,我都没法子替你报仇。”

赵向零垂低眸子。看来,李瑞清已经先她一步去查下毒的人了。这样也好,省不少麻烦。

“唉。”夏溶月重重的叹了口气,“向零宝贝儿,你是不是同澈儿闹什么矛盾?”

夏溶月素来心直口快,赵向零虽然早已习惯,却也不防她将这件事径直说了出来。

朝堂上的事,三言两语如何解释的清?况且夏溶月本就不理会这些,就更不清楚这其中的复杂了。

于是赵向零笑:“没什么大事。”

夏溶月瞧着她脸色,却不相信。这两个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究竟心里头想些什么,自己心里最是清楚。她道:“既然如此,你也帮着夏姨劝劝他,他胸口不知挨了谁好重一掌,至今都没处理伤口,再这样下去,恐怕你刚醒,他就得倒了。”

是谁打了他?当然是自己。赵向零保持住自己脸上的笑容,所以李瑞清那家伙是要留着伤疤提醒自己过年是么!

“我会的。”赵向零道,“夏姨,我睡了几日?”

如今朝堂上局势混乱,自己这一倒,也不知道六部会乱成什么样子。

“两日。”夏溶月道,“可把我和澈儿吓坏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澈儿就一直没合过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