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冷傲师尊:霸宠小甜徒 >第五十一章 空间

第五十一章 空间 (1/2)

小说名称《冷傲师尊:霸宠小甜徒》 作者:雨未  更新时间:2019-01-12 11:00  字数:3774

“若再有出现的兽类,直接斩杀,哪怕只是伸出一只手。”

“是。”

十里巷的怪物越来越凶猛,如果不是苏百战及时带人截住,只怕又会增加伤亡灵修。

苏百战看着墙上重新闭合上的人高裂痕,神情复杂。

苏子夏带领战士们处理善后工作之后,对苏百战道:“父亲,此类怪物极为凶狠,且其中不知险恶,灵司进去已经有段时间……”

“子夏。”苏百战道:“在灵司回来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这里。”

“可是父亲……”

又一只兽人手从另外一处裂痕中抓出,只是刚伸出至手腕长度就被战神府的一名战士一刀斩下。

看到这里,苏子夏不再说话,父亲说的对,出现的兽人越来越凶狠,他现下要做的,就是谨遵灵司的话,死守这里。

目光落到刚才那被战士斩下的兽人手掌,那手掌和其他兽人被斩杀时候不一样,这只手在慢慢消失。

然而在它消失之前,苏子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他看到了那粗糙皮肉下的正常人肌肤,虽血淋淋,但苏子夏很确定,他看到的就是普通人的手掌!

“父亲……”

看到苏子夏的神色,苏百战也跟着看去那正在消失的手掌,问:“什么事?”

看到父亲的神色没有变化,苏子夏再次看去那边仅仅只剩下手腕部分的青色兽人手,那粗糙的皮肤哪里还是刚才的细腻肌肤,仅仅只是个普通兽人手掌。

苏子夏怔愣,刚才难道是他的错觉?

苏百战不知道苏百战刚才看到了什么,但见他神色不对,于是问:“你看到什么了?”

苏子夏想了想,最后摇头道:“没什么,可能是看错了。”

苏百战皱眉,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会不知道,看来,刚才的确是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刚才那只手,你看到了什么。”

“我……父亲,普通人的手,有没有可能会变成兽人的手。”

或许是苏子夏的想法太过惊人,苏百战紧抿的薄唇微微张开,很是震惊。

苏子夏继续道:“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很肯定,那是普通人的手。”

“你累了,休息会。”

“父亲……”

“这里交给我。”

“可是……”

“不要再说了。”

苏子夏对于苏百战的反应很是在意,如果是以往,追求事情真相的父亲一定会仔细推敲,但是现在,他显然不愿意继续说这个话题。

“你不看路。”

苏子夏一路上想着刚才十里巷的事情,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人。撞到人之后就听到对方一句淡淡的不悦之语。

“楚少主?”

楚嘉瑶听到苏子夏的声音才知道,撞到她的人竟然是苏子夏。

看了看苏子夏身后没有跟着战神府的人,于是皱眉,他不是应该守在十里巷么,怎么会在这里晃荡。

看到楚嘉瑶眼中冷淡的打量,苏子夏竟能读懂她眸中的‘擅离职守’之意。当即解释:“父亲让我出来走走。”

面对乖宝宝似的苏子夏,楚嘉瑶只冷淡地‘哦’了一声作为回应。

见得楚嘉瑶身边没有跟着缚清欢,苏子夏问:“缚姑娘今日没有来?”

“嗯。”

又是冷淡的一句回应。

如果楚嘉瑶面前站着的不是苏子夏,只怕已经将人给吓跑了。

楚嘉瑶今日没有穿大袖的衣服了,换回来以往的紧袖劲装,小的手腕束缚在玄衣之下,显得越加的细小,也正是这般瘦小的手腕,她挽起了整个楚家堡的事务,以一人之力,护整个楚家堡的平和。

“还有事么。”

楚嘉瑶问话,苏子夏才想起,他挡了楚嘉瑶的路。

侧身让过,苏子夏望着腰杆直挺,慢慢走远的背影,心情复杂。

“楚少主。”

楚嘉瑶没走出几步,就被苏子夏喊住。

苏子夏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普通人可以变成兽人,这个可能,会不会有。”

果然,楚嘉瑶听到他这句话之后,面色冷淡,如此,苏子夏便知他这句话是问得不应该了,就算有,楚嘉瑶也只会听过即罢,不予理睬。

“有。”

苏子夏没想到楚嘉瑶会回答这个问题,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字。

楚嘉瑶看着心神不定的苏子夏,皱眉,印象中,苏子夏不会这般犹豫不定,除非他在十里巷看到某些东西。

“楚少主……”

“告辞。”

楚嘉瑶淡淡说了两个字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苏子夏站在街上,反复回想在十里巷看到的那一幕,兽人手消失那一瞬间出现的普通人手掌。

其中一定有关联。

另外一边,楚家堡,后山小园。

云楚正看着不远处修炼的缚清欢,乱红飞舞,她十指绕红线,绕指间,墨竹尽断。

忽而,一段红祝如钢针般飞射而来,云楚双指轻松截下。

双眸锁住指中红线,云楚确定,这里的确不是十里巷那处裂痕之中。

而这些,也不是幻像。

“云楚大人!”

缚清欢在这里看到云楚先是诧异,但很快就被惊喜覆盖。她竟然可以在这里遇到云楚大人!

“清欢。”云楚松开手中的红祝,红祝得到解放,刷刷回到缚清欢手里。

缚清欢练习的差不多了,于是干脆将红祝收回缚念之中,迎上云楚,眉眼弯弯:“云楚大人,你怎么来了。”

“处理兽人的事情,刚好来到这里。”

听着云楚温和动听的嗓音,缚清欢留意到云楚衣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