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女生小说 >古装言情小说 >妙手医春 >第六十四章 虚伪

第六十四章 虚伪 (1/1)

小说名称《妙手医春》 作者:今夏听雨  更新时间:2019-03-15 04:41  字数:2533

咳,厚颜求大家几章推荐票~

——————————

傅钰明怔怔的看着秦妙言清澈的双眸,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蕙言和他说那些话,他怎么会……怎么会!

对,蕙言,都是因为蕙言,如果不是她编那些瞎话来哄他,他也不至于如此了!

“表妹,我想看你来着,可是……是蕙言她……”傅钰明有些急,之前表妹还对他笑来着,他以为表妹根本就不介意他的所作所为,哪里抽空想过编什么理由!可如今……唉,这可怎生是好?

这是忍不住要埋怨秦蕙言了?

秦妙言恶心无比,面上却低低道:“表哥,我在道观里过得一点都不好,好多人都欺负我。”

“我知道,表妹,是我的错,你受苦了!”傅钰明伸手想去抱住秦妙言,谁知她一转身便恰巧躲开。

“可是每次我都想着,只要你能来看我一眼,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秦妙言又道。

傅钰明的心猛然一抽,可,可他从来没去看过她……

“表哥,”秦妙言轻轻地叫了他一声,“他们都欺负我,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我去给你报仇,只要你高兴好不好表妹?”傅钰明喝多了,又有些急,脑袋就开始有些转不动了。

“我知道表哥心里还是有我的。”秦妙言忽然转过身去,背着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小桥流水,“所以我不怪你。”

秦妙言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她怕自己会失声尖叫,会忍不住想要撕碎他那张虚伪的嘴脸

从前,他受了秦蕙言和秦韵言的挑唆,也是因为她那个时候真的身子不好,面容憔悴,于是他十分厌恶自己。

便是她嫁进傅家一年,他去自己院里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可面上却非要做出一副义正言辞的姿态,说什么怕伤了她的身子。

其实那个时候,她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却不敢深想。

她怕一旦自己触摸到真相,会心痛欲死,她不傻,也不是痴情,她只是无法相信那个骗自己的男人,小的时候对她那么好的表哥,都是假的……

秦妙言盯着桥头上的雕花,木木道:“我真的不怪你,表哥,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苦衷,对吧?”

“表妹,你,你真是为我着想!”傅钰明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心中是又感动又柔软。

表妹这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怪他,还好还好!

傅钰明心底舒下一口气,转到秦妙言面前,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表妹,这些年其实我一直都给你写信的,你知道,不管是家里还是商行,真的都很忙,阿娘不愿意我去看你,我便只好给你写信,你可曾看见过?”

“没有。”

秦妙言抽出自己的手来。

“一定是,是那些欺负你的婆子偷偷给藏起来了!”傅钰明有些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看来表妹不喜欢这一套,可也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凝重,还有些欣喜……

便开始规规矩矩的和秦妙言说话,“待我抽出时间来,一定替你把那信都拿回来,那时,表妹便知我一片真心了。”

信是没写过的,不过那些婆子待表妹也不好,若有些个心思奸猾的把信都烧了扔了也不一定。

秦妙言轻轻点头。

傅钰明的手又开始痒痒了,他搓了搓,揣到背后去,“表妹,你这些年当真是受苦了,是我没能保护好你,等你嫁进家中,我一定会待你十倍万倍的好……”

傅钰明打保作誓的说了许多,秦妙言却只是微微颔首说句“多谢表哥”,语气淡到如白开水一般。

傅钰明恨不得要打烂自己的嘴。

不,是蕙言那张烂嘴!

若不是她平日里像只苍蝇一样总在自己耳边瞎嗡嗡,他会一次都不去看表妹么?

因为没去看过表妹,才要表妹心里有了疙瘩,但不管怎么着……他得讨回表妹的欢心!

…………

秦蕙言在鹅卵石小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大约是走到二门口边上,忽见秦韵言立在墙头下,和芳钏不知在说什么。

“阿韵,你怎么在这儿?”秦蕙言走过来,问道。

二门里是内宅,外面便是宾客走动摆放之处,人杂且乱,她这个经常偷跑出去玩儿的倒是无所谓,怎么妹妹这么个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在二门边溜达了?

秦蕙言当然不知,秦韵言是来二门边偶遇傅钰明的,可惜支走了看门的小厮,呆坐了半响,别说人影了,连个鬼影都没见着!

“三姐姐。”秦韵言这会儿心情正差着呢,便强笑着答了一句。

“看你这样子,是想出去玩儿了?”秦蕙言误会了,以为她是想偷跑出去又不敢。

“还……还好。”

秦蕙言却当了真,拉着秦韵言就要跑出去,秦韵言吓得忙扯掉了自己的袖子,“三姐姐你别开玩笑,若是被阿娘……阿爹晓得我偷跑出去,那是要打杀我的!”

“阿爹怎舍得打你,母亲也会求情的!”秦蕙言说道。

“不要,不要。”秦韵言往后又退了两步。

秦蕙言眼珠子一转,“那就去花园里走走。”

花园里有个矮墙,从那里爬出去总不会有人怀疑吧?

秦蕙言一想到便知行合一,将将要扯了秦韵言溜,却听身后有个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唤了她们一声。

“二位妹妹,蕙言妹妹,韵言妹妹,且等等!”

秦蕙言转头定睛一瞧,“咦”了声,“宋三哥,怎么是你?”

被称作宋三哥的正是宋瑞,他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垂花门下,立在门槛外,冲二人施礼:“见过二位妹妹。”

秦韵言后背僵硬,慢吞吞的转过身来,看都不敢看宋瑞的脸,“三……三哥哥。”

少年跑的急,脸有些红,局促的解释道:“我本想见妹妹们一面,谁知门房说替我通传却不见影了,我心里发急,故此……还望二位妹妹不要见怪。”

“什么,今日看门的是哪个?表哥你说与我,我去为你教训教训这些个不知礼数的东西!”

秦蕙言一听便急了,跺着脚要出门。

“哎哎,蕙妹妹莫急,许是他们有事呢!”宋瑞忙拦住秦蕙言,他当然知道门房是看不起他才轻怠。

“这怎么能行,”秦蕙言坚持说:“三哥哥你和阿韵有婚约,他们怠慢你岂非是怠慢我?这我怎能允?!”

“三姐姐,你别去!”秦韵言拧着眉叫道。

还有完没完!不就是来装可怜、博同情么,以为她吃这一套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