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个性小说 >悬疑灵异小说 >斗杀星官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道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道 (1/2)

小说名称《斗杀星官》 作者:寞然  更新时间:2019-03-15 04:41  字数:3526

四胞胎的强势程度远超了大厅中所有人的预料,十三所的五个人接二连三的被他们淘汰,眼下场上只剩李默言自己。

场外,慕容朵的目光已经带着丝丝绝望,毕竟只剩李默言一人,独木难支,这场败仗,基本是要吃了。

李默言此时也是无路可退,作为十三所的独苗,莫说眼前是四个人,就是千军万马,他也要硬着头皮上,决不投降。

这上场的名额,可是陆诗悦让给自己的,如果就这么浪费了,可真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剩我又怎么样,你们四个,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就是!”李默言冷声喝道。

四胞胎同时微微一笑,异口同声道:“如你所愿!”话音刚落,四人再度四散而开,手心遥遥相对,白光闪过,在四人之间形成了四面透明的结界,将李默言围在当中,并逐渐朝其开始靠拢。

李默言暗道一声不好,身形化作一道古铜色流光朝向一侧冲去,这种透明的结界,显然是想困住自己,一旦被束缚住,将会必败无疑!

“吼!”在李默言即将冲到结界边缘的时候,穷奇怒吼一声,巨大的身躯飞扑而来,李默言不得不暂避锋芒,绕向了另一端,但混沌早已等在那里,一股飓风朝其疯狂席卷。

此时远远看着场内,李默言便如同一只没头苍蝇,在逐渐缩小的结界内疯狂乱窜,即便是发生短暂的交手,也只是一触即退,留给他的空间,越来越小。

“他太谨慎了,生怕会被淘汰,这种时候,他还盼望着翻盘吗?”单元成轻声说道。

“李默言……”姜涟漪忽闪着大眼睛,望着场内的古铜色流光,喃喃的念道。

结界的范围已经缩小到几平米的范围,李默言心急如焚,已经是乱了阵脚,奈何并没有什么好办法脱身,而此时身前一道阴影闪过,巨大的饕餮口中吐出一团气泡,当头砸下,直接将李默言罩在了其中。

四胞胎微微一笑,同时撤掉了结界。

而李默言被气泡包裹后,竟然漂浮了起来,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没办法挣脱气泡的束缚。反观饕餮,在使用气泡将李默言抓住以后,一道如有若无的自气泡中缓缓延伸而出,被饕餮吸进了嘴里。

“它在进食!”单元成猛然一拍座椅,双眼圆睁,忙跟陆诗悦说道:“快通知慕容,这场投降!”

陆诗悦听闻,匆忙起身,直奔外场,虽然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单元成的表现让她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被禁锢在气泡中的李默言完全失去了自控能力,静静的漂浮着,体内为数不多的被气泡贪婪的抽离出去,只觉得手脚发软,头痛欲裂。

“斗杀星官,你醒了没有啊,我要被榨干了!”李默言心神恍惚的念道。

而陆诗悦跟慕容朵沟通之后,慕容朵也是赶忙跟裁判组沟通,但得到的结果让她陷入了不安,只有场上选手的数值清零或者主动投降才可以宣布比赛结束,而现在的情况,李默言显然没有投降的意思,而且数值并没有继续减少,所以没办法终止比赛。

李默言在气泡中只觉得眼皮打架,喧嚣的大厅声音开始沉闷下去,变得安静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很多天没有休息,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投降啊!李默言!”慕容朵无奈之际,只得朝着场内大声叫喊。

李默言有所感应,自言自语道:“投降?不可能的,我还能……”话未说完,便身体放松,彻底昏了过去。

在他昏厥的一瞬间,身上被饕餮吸出的开始产生了变化,原本淡青色的逐渐转化为金色,并绽放出耀眼的光辉。

见到金色的瞬间,四胞胎同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而看台上的单元成也面露惊容,主席台上,司徒酒歌眼神陡然一冷,消失在了座位上。

大厅中的角落,在金色的出现之后,一抹红唇扬起了微笑,但尚未完全展开,便凝固了下来。

场内一道猩红之光一闪而过,将气泡一分为二,随着李默言重重的摔落在地,饕餮巨大的身影直接被切作两半。

四胞胎大惊,同时望向场内一道人影,司徒酒歌两只胳膊上包裹着猩红色的,浑身上下漂浮着一层粘稠的红色液体,便如同体内的血液都跑了出来一般,目光阴沉的望着四胞胎:“你们几个,是天道的人吧?跑来我这儿捣乱,是不是嫌命长?”

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如暮鼓晨钟一般敲响在所有人的耳畔,整个大厅中的人从司徒酒歌再次插手战局的疑惑中瞬间将震惊的目光转向了场内的四胞胎!

天道,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异人组织,其神秘程度是任何一方势力都无法比拟的,没有人知道天道究竟有多么庞大的势力,也没有人知道天道究竟有多么悠久的历史,但所有对其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天道,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天道所参与的所有带有目的性的任务中,从未有过失手,没有任何一件天道想得到的东西可以逃脱,也没有任何一个天道想杀的人可以存活。

这个组织,无疑是所有势力都最为忌惮的一个。

对于天道,协会不知道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但从未有过实质性的收获,甚至连天道的领导人的信息,都是个零。

四胞胎当中一人冷眼瞧着司徒酒歌,不屑的说道:“既然你知道天道的名头,那这个事儿我劝你不要管了。”

司徒酒歌轻蔑一笑:“我不管你们出于什么目的,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儿,你们可还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