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天才相师 >第七百零九章收获(下)

第七百零九章收获(下) (1/2)

小说名称《天才相师》 作者:打眼  更新时间:2012-12-28 01:03  字数:3462

说起来胡鸿德左手的伤势着实不轻,那短剑由他无名指处斩下的,连带着无名指与小指还有半个手掌都给削断掉了,布条被撕开后,殷红的鲜血顿时往外渗了出来。

不过就在鲜血渗出的时候,手掌上的细胞组织似乎被某种能量给激活了,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渗出的鲜血慢慢结成了伤疤,伤疤开始还显得有些鲜嫩,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硬疤,短短数分钟之内,那伤疤居然从胡鸿德的手上脱落,长出来鲜红的皮肤来。

这种变化让叶天和胡鸿德均是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那奇妙的过程,心头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出来。

“叶……叶天,你……你掐我下看看!”胡鸿德抬起头,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哭是笑。

“老胡,你确定?”叶天当下也没客气,伸出右手就握在了胡鸿德残缺了两指的左手上。

“哎呦,疼啊!”

胡鸿德口中发出一声痛呼,连忙将叶天的手给甩开了,他左手那刚长出来的皮肤可禁不住叶天这一握。

“可惜了,这断掉的两指没有办法长出来!”

叶天叹了口气,说道:“老胡,你别停,继续吸收这石头里的灵气,看能不能将你体内的那些隐患都清除掉?”

胡云豹当年被称为长白鹰爪王,一身外门功夫登峰造极,但练习外家功法,基本上都是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多多少少都会留下一些隐伤。

加上胡云豹晚年藏入深山,每年都要禁受长白山那零下数十度的酷寒,究竟没能进入到炼气化神的境界,活了七十多岁就去世了。

胡鸿德得到父亲所传的衣钵,入门也是练的外门功夫,虽然早年身上也有着不少的隐患内伤。但晚年调理的好,是以才能活到这般岁数。

不过胡鸿德想要进入炼气化神,必须将一身内家真气练到精纯无比,把内伤完全清除掉才行。叶天就是想让他借着这次机会,突破这道门槛。

“好,我试试,不过叶天,就在这里修炼?”

听到叶天的话后,胡鸿德往黑龙潭那黝黑的潭水处看了一眼,说道:“那家伙不知道怎么样呢。回头别狂性大发了!”

叶天摇了摇头,说道:“没事,黑蛟受了重伤,怕是一时半会出不来的,放心吧,没人打扰你。”

黑蛟在遁入到潭水中之前,曾经给叶天传过一道感激的神念,而且叶天相信。黑蛟绝对不会干出那等恩将仇报的事情来,在很多时候,动物往往要比人类更加的可靠。

“算了吧。我还是去远点……”

虽然天气严寒,地上的鲜血都被冻住了,可那刺鼻的气味却是无法消除的,胡鸿德四处打量了一下,到距离黑龙潭三十多米处的一个岩壁下打坐了起来。

“那灰色玉石能生白骨活死人,这两块玉佩却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等到胡鸿德离开后,叶天将注意力放在了那玉盒里的另外两个物件上,在见识了玉石的功效后,叶天心头不禁一阵火热。

“嗯,没有灵气?”伸手拿起一块玉佩。叶天将神识灌入其中,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这玉佩并没有丝毫的反应。

“和那玉石装在一起,这玉佩想来应该也很珍贵才对呀?”

叶天有些不甘心,干脆将元神放出,把这玉佩包裹了起来。这次却是起了变化,一段隐晦莫名的文字,突然从玉佩中传入到他的识海。

“竟然是一篇功法?”

叶天晃了晃脑袋,将元神收了回去,仔细察看起那段文字,却发现居然是篇修炼的功法,只不过这功法却有有些古怪。

“内丹?”在读到中段的时候,叶天忽然看到了两个字,不由愣了一下,“难道这是一篇妖修的功法?”

道家修炼虽然也是炼丹,不过却是被称之为金丹,所以才有金丹大道的说话,而在金丹之前则是先天之境,内丹之说,仅是用在妖修身上。

继续往下看去,叶天叹了口气,这果然是一篇妖修功法,除了讲诉如何结丹之外,还有妖修的神炼之法,对叶天却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黑蛟倒是运气不错,经此一劫,却是得到一篇功法。”叶天摇了摇头,把那玉佩放回到了玉盒里,顺手将另外一枚玉佩拿了出来。

这凡是都禁不起推敲,显而易见,这玉佩和叶天曾经得到的《开元道藏》那页封面有些相像,似乎是用神识在上面烙下印记,以供修道者用元神察看。

相比书籍纸谏,这种方式无疑更加方便,而且隐秘性更强,除了修道之人,就算现代科技再发达,也无法窥得一丝玉佩中的内容。

叶天有些向往的想道:“不知道要到何种修为,才能将神识烙在上面?”

比之叶天得到那页封面上的信息,这玉佩显然更甚一筹,因为留在里面的内容可以反复阅读,而不像之前的那道印记,读了一遍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由此叶天推断,能在玉佩中留下神识之人的修为,肯定要比在书页上留下烙记之人的修为高。

不过叶天这点却是猜错了,玉佩之内的神识之所以可以保存下来,那是因为质材的不同。

这玉佩在修道界中被称之为玉简,是专门用来保留神识印记的,需要专门的手法来炼制,而炼制成功之后,就是叶天也能将神识灌输到一个空白的玉简之中,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困难。

“看看这里面讲的是什么?”深深的吸了口气,叶天遁出元神往那玉佩之中探去,脸上稍稍露出了一丝紧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