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将血 >第八卷繁华尽处是吾乡第七百一十九

第八卷繁华尽处是吾乡第七百一十九 (1/2)

小说名称《将血》 作者:河边草  更新时间:2012-08-12 03:08  字数:3980

第八卷繁华处是吾乡第七百一十九章开端

“看看这个。。。。。。。。。”

赵石接过太监奉上来的几本一看就是奏折的物什的时候,根本不用看,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翻看第一本细观,正是弹劾他的表章,几年下来,他书本也没白读,文邹邹的表章已经难不住他,只是用典之上,却终是无法与那些自小读书的文人相比罢了。

一目十行的看下来,意思很明白,就是弹劾他不顾朝廷体面,无故对朝廷命官加以私刑之事,所指就不用问了,许节虽然已经老老实实的回了家,毕竟文弱书生,身具铮铮铁骨的却少数,一顿痛打下来,就算他怀恨心,但终究没那个断然休妻,直面得胜伯怒火的勇气,但病休了一个多月,加之实无法对其期望太深,所以这事隐约传出去也就不奇怪了。

至于到底是许节自己有意传出去的,还是其他地方『露』了马脚,赵石也不会多想,这点小事现如今哪里还能动摇他一个大将军的地位?再说了,教训的还是自家妹夫,就算有有违礼制之处,也情有可原不是?

心里一笑,却面无表情的放下第一本,再翻下面的,下面这本表章却不是出自言官之手,而是兵部呈文,但也是弹劾表章。

不过说的事情却是不同,上面言道:“猛虎武胜军轻使兵卒,划丘山为城池,以道路为河越,『射』矢于虚空,挥戈于幻影,奔波来去,靡费钱粮,将士疲敝,以军国重务为儿戏。。。。。。。。。。。”云云。。。。。。

这指的是几个月来的三次军演了,按照惯例来说,也不为错,以往排兵布阵,练兵于野,摆样子也罢,或是实打实的『操』练也算上,却绝没有像猛虎武胜军般大动干戈的,若是较真的话,京师近郊如此全军出,刀甲齐备,给安上一个居心叵测的罪名都不为过。

但兵部却不敢真这么说,不说现如今的情势,就说猛虎武胜军如今不但人事之上,且军兵调拨上面,已是渐渐脱离兵部的掌握,诸事直呈于枢密院,却多数要皇帝陛下亲决。

而这支军上,兵部也比较尴尬,猛虎武胜军驻于京师,又有皇帝陛下钦赐番号,实与皇帝亲军无异,但总归乃兵部辖下,当与众京军相同才对,但现下的情形却是,兵部对其的影响力,不但不如枢密院,甚至于不如礼部,这让人情何以堪?

接下来的几本奏折都是兵部呈文,什么说辞都有,可见,不论国武监,还是猛虎武胜军,与兵部真可谓是积怨已久。。。。。。。。。

不过赵石看了看这些奏章写就的日子,心里却是一声冷笑,有几本是去年的,剩下的都是今年年初到现呈上来的,想想就能明白,这个时候挑猛虎武胜军以及国武监的『毛』病,还不就是为了东征领兵人选?若再深想,怕是未尝没有此时做些铺垫,一旦猛虎武胜军阵前受挫,便以此为引,群起攻讦的深意里面。

李承乾。。。。。。之前不管为了什么,但这些年下来,两人可谓是逾行逾远,已如仇寇一般了,看了这些奏折,赵石除了琢磨着景帝这是什么意思之外,也思忖着,日后若找到机会,定要除去姓李的,不然老是被折磨个人盯着,真真是如鲠喉,让人难受的厉害。

“怎么样?瞧了这些,可有话说于朕听?”景帝抬起头,眉宇间蕴着疲惫,却看不出多少喜怒来,其实瞧出来又能如何?帝心难测,便是皇帝陛下微笑以对,又能有几个人真知道皇帝陛下的心情之好坏?

赵石思量着,却也不太清楚,这位陛下到底又犯了哪门子的心事,他娘的,难道又要表忠心?心里多少有些腻歪,但却不能不谨慎应对。

立即站起身来,双手将手中捧着的奏折交回太监手上,躬身道:“微臣以为,这些文章之华美,非臣能及,着实令臣汗颜无地。。。。。。。”

接过奏折的小太监刚回转身,听了这话,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个跟头,好于此间伺候多时,还算见过世面,到底稳住了身子,紧走两步,将奏折恭敬的放陛下案头,脚步快速的挪着,看似缓慢,但瞬间就已经离开了老远,显然是害怕受了池鱼之殃。。。。。。。。

而景帝这里愣了愣,随即想笑,但却立马板了脸,“你是越来越长进了,竟敢于朕面前口出戏言?”

“微臣不敢。”

“不敢?持宠而娇,朕看你敢的很呢,朕来问你,这弹劾表章之上,可皆属实?”

“回禀陛下,虽有些乃是捕风捉影,但多数属实。”

“哦?”

“虽是如此,却与微臣无碍。。。。。。。。。。”

听了这话,景帝是真的有些恼了,眉头微蹙,没有说话。

只听赵石继续道:“陛下容禀,臣为官这些年,全仗陛下信用包容,不然哪里会有微臣今日之富贵?至于为官进退之道,臣如今也略谙一二。。。。。。。。但臣为官至今,却并无半点畏首畏尾之心,皆因臣深信,陛下用臣,用的是臣的长处,信我重我,信的是臣的忠心,重的是臣练兵领兵之才干。。。。。。。。”

这么一说,景帝脸『色』也就缓和了下来,毕竟这话听着虽有诡辩之嫌,但却是地地道道的称颂之言,再者说,这话要是出自旁人口中,也还差些分量,但赵石却不同,正是景帝一手简拔出来的得用之臣,合情合理,既表了忠心,又显出了几分武人特有的心直口快,所以听着也就自然而然的顺耳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