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将血 >第十一卷张弓北望射天狼第九百三十

第十一卷张弓北望射天狼第九百三十 (1/2)

小说名称《将血》 作者:河边草  更新时间:2013-05-14 12:49  字数:2878

“不瞒使君大人,下官家中三子,虽无才无德,至今闲赋在家,却也知礼守诺,不曾有亏于做人道理。。。。。。。犬子今年二十有八,丧妻已有三年,无妾室在侧,只余一女承欢膝下。。。。。。。。”

这位知府大人,也是读老了书的,说到这里,已是满脸通红,显然,脸皮并不算厚,有些老实,这个阵仗许也是头一次经历,若非这个儿子让他记挂于心,断不会说出这等话来的。

赵石愣了愣,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心想,这是读书人拉下脸来了,估摸着是为了儿子操心,心肠还算不错,不然在他印象之中,读书人保媒也有不少,但为自家儿子当面保媒的,却少之又少,而且这个媒好像并不算太美好的样子。。。。。。。

这位知府大人越发的局促了起来,和先前谈笑自若的样子大相径庭,不过看在赵石眼中,却是觉着顺眼不少,读书人都端着架子,让人望之生厌,这位能将此事当面说出,其他的到也罢了,这诚心嘛,到是足金足两。

二十八岁,丧妻三年,无有妾室,赵石已是有些心动。

这时两人目光相对,不约而同的,都是抿嘴一笑,赵石神色温和了下来,笑道:“大人不容易,咱们离着长安万里之遥,还记得家中儿女,却是让赵石多有惭愧了。”

知府大人多聪明的人,听话知音,心中已是大喜,连连谦逊道:“使君大人说哪里话来,谁不知使君大人至孝之名,这样的称赞,出自使君大人之口,让下官可不敢当的很呢。。。。。。。。唉,说起来,下官家中这个孽障。才干是不用提了,考了个秀才,便说什么再也不进考场了。。。。。。。。。。”

“这到也罢了,之后便醉心于书画花草,半点的上进心思也无。着实让下官愁白了头发。若非人品上还说得过去,从不出去招摇,惹是生非,对妻女也爱护的紧。不然的话,下官断然不会在使君大人面前开这个口的。。。。。。。”

赵石笑着摆手,“如此说来,岂非让赵石没脸见人了,大人又不是不知道。我家中那个妹子如此也算是名满长安吧,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看顾周到,这个妹子自小跟在我身边,旁的到也没什么,寒门出身,少了些家教,性子上可算不得贤淑,很有些倔强的。加之经此一事,心灰意懒,照我之前看啊,这辈子青灯古佛的可能会稍微大些。”

知府大人听了这些,笑着摇头道:“下官家中。可也非是豪门贵戚,说起来,若是此事能成,多数还是下官高攀了呢。再者说了,旁人或是不知其中情由。下官却是知道的,若非如此,大官又怎会轻易开口?”

赵石点头,想了想才道:“咱们离京万里的,说了肯定不算,这么着吧,若是大人真有这个意思,不管最终能不能成,大人之心,赵石尽自知之,就算不成,也不会留下什么埋怨之心。”

说到这里,顿了顿,才接着道:“这样吧,经了前事,我也是被弄的心惊肉跳的,不如让令郎入宫,到太皇太后娘娘面前走上一趟。。。。。。先跟大人说好啊,强扭的瓜不甜,令郎若是自己无意,此事就此作罢,就当我从没听说过,若是他自己有意,就让太皇太后娘娘相看一下,大人看这么着,还成吗?”

知府大人大喜道:“如此甚好,那下官就立即修书一封回家,让那小畜生自己考量一下,不管成与不成,下官都要多谢使君大人厚爱才是。”

他在东宫日久,是知道这位大将军在当今陛下心目的分量的,这事本来在陛下出口时便存在了他的心里,已经算是琢磨了有些日子了。

东宫旧人,加上能与大将军结亲,对于他的仕途,好处都是显而易见的,当然,有许节的例子在前,他也是慎之又慎,若非自家那小畜生虽颇有主意,但却实实在在是个好静老实的性子,不然的话,这么凶险的一门亲事,借给他个胆子,可也万万不敢自己往上靠才是。。。。。。。。。

思来想去,觉着有七八分的把握,这才敢思量此事可行与否,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是如此顺利。

大将军赵石之名,声震朝野,他虽然远远见过几次其人,但从来不曾打过交道,照名声看,应该颐指气使,富贵逼人才对,不过今日一见,相谈之下,却让他一颗心完全放回了肚子里。

都说百闻不如一见,古人诚不欺我也,大将军位高权重如此,却还能如此平易近人,已属不易,这事提出来,不但不以自家儿子无才无德,碌碌无为而有所不满,还能直截了当的把话说到这个地步。

可见官场传闻,多有谬误,就算此事不成,交情看样子也已结下,而自己这个大同知府,也就好做的多了,这事看来还真的做对了。

若是成了,那才叫皆大欢喜,自家那小畜生看样子是没多大的出息了,若能一生平平安安,得陛下,大将军庇护,富贵荣华可能要差些,也可能要有些人说嘴,但这样的一辈子下来,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还求之不得的呢。

一件大事落定,他这里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只想快点回去写上一封书信,叫人送回长安家中,宜早不宜迟,瞅陛下那热心的样子,若是给旁人捷足先登了,自己可就空欢喜一场了不是?

但赵石可没有放人的意思,这事八字没有一撇,加之他离着也远,帮不上什么忙,再说出了个许节那样的家伙,他对自己的眼光也深有怀疑,所以也就先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