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将血 >第十二卷千秋功业需百战第一千二百

第十二卷千秋功业需百战第一千二百 (1/2)

小说名称《将血》 作者:河边草  更新时间:2013-09-17 20:19  字数:3351

当晚,赵石见折汇于府中正厅,相陪的只有大将军种遂,再没有其他人等了。

而这三个人,便是如今伐夏大军中地位最高的三个人,其他将领,诸如张承,张峰聚叔侄,王览等,就都要差着一些了。

这三位密议,旁人也无话说。

不过只是折汇有些意外,没有西北张家参与,岂不少了许多威势?

他对于如今大将军赵石的权势,还是有着清醒的认知的,自长安之变后,大将军赵石在朝野内外,都已没有了太多的掣肘小说章节。

而这些年来,大将军赵石率兵南征北战,经营出来的班底,就军中而言,已是没有什么人能够轻易动摇的了了。

即便他身处西北,也逃不开这位大将军的辖制,西北张家,和大将军赵石联络有亲,如今又欲结为儿女亲家,从来都是赵柱国的心腹党羽。

若说先帝在时,还可与之争上一争,但先帝一去,到得如今,折家就算许多人都不服气,也无法跟这位争什么领兵之权了。

长安之变,这位显露出来的实力,不但震惊朝野,也让许多军中将领震撼难言。

如今赵柱国权位更加稳固,上有皇帝陛下信重,下有心腹奔走门下,也再没有人敢于轻逆其锋了。

每一回想诸般往事,折汇心里未尝没有后悔。

种家没落多年,借于此人相交,重又有了兴旺之势,但说起来。当年赵柱国可是大将军折木清的门生。临终之时。也还叫到床榻之前,交代了一些什么。

若是……没有意气用事的话,如今折家是不是另有一番局面呢?

不过每一次想到这个,折汇便会满心愤恨,一个寒门贱子,也配传下折家的衣钵?

若没有此人作祟,那许多战阵功勋,便是他折汇的。此人不过是仗着皇帝陛下宠幸,夺了他折家的功劳罢了。

长安之变前,他身在军中多年,比之朝中的王家,他更能清晰的感觉到赵石在军中的威望到底如何。

所以,无论王家如何劝说,他也没有一头扎进那个泥潭里面。

赵柱国回京,问罪,听到这样的消息,他心中也多有窃喜。没了赵柱国,河中的杜山虎等人也就没了靠山。稍微示好,以折家在军中的威望,这些赵柱国的心腹将领,群龙无首之下,也不得俯首听令于他。

到了那个时候,令其率兵进上党,为大军策应,他则率河洛之兵攻虎牢,直取后周京师开封,岂不是灭国之功就在眼前了……

张培贤垂垂老矣,种家的那些家伙,不过是沾了赵柱国的光,他们自己能有多大本事?

那个时候,他真的可谓是志得意满,只等着京中之事尘埃落定,他便上书皇帝陛下,挥兵东进。

但风云突变,赵柱国之党羽悍然挥兵入京,不但逼死了皇帝陛下,而且,搬倒了王家。

这个时候,他震惊之余,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欢喜?心里面还颇多庆幸,没有跟着王家一头栽下去……

但他没庆幸多久,便听闻了次子的事情,这个蠢儿子,在军中的时候,还算规矩,自从回去了京师,便跟王家那个浪荡子厮混在了一起,醇酒美人,弄的十分之不堪,办起事来,也是首尾不清不楚。

竟然还跟着王家那个混蛋,欲谋赵柱国之妻妾,也不想想,那是鞑靼人的公主,落在朝野多少人眼中的异域美人,即便是景兴皇帝陛下,对这个草原公主也颇多关注,而且,人家还跟靖佳长公主相交甚密。

别说事情未成,就说事情成了,将那个一个女人弄回家中,又会有多少麻烦接踵而至?岂非也是明着告诉旁人,折家本就参与了此事,折家在军中的威望又会受到怎样的打击?

色令智昏,除了这个,他根本想不出旁的说法……

王家倒了,王佩被处斩,许多人受到了牵连,折家无可避免的也受了波及。

而他这个儿子,最终也没跑了,即便他上书求情,言及家教不严,自请罪责,也没免了这个儿子受戮于刀下。

因事情涉及大将军赵石,又太过龌龊,消息没有传开,不然的话,折家的脸面真的就都丢光了。

不过该知道的人,却也都知道,只是不会明面提起罢了,给折家留下了些脸面。

而这一回,回京述职的就轮到了他折汇身上,可谓是风水轮流转……

因在长安之变前,在赵柱国回京之后的许多事里,都有着折家的影子,他几乎是被发配来到了西北。

当年家中诸多先辈征战之处,本应是充满了折种两家的荣耀和辉煌之地,却成了如今折家家主的流放之地,世事变幻,莫过于此。

见惯了东边的繁华与富庶,重回这西北荒凉所在,着实让人感到苍凉苦闷。

在这里,他感受到了西北张家的疏远和戒备,许多当年折家的老部下,都已经改投张家门下。

若是当年折家意气风发之时,这些人他根本看不在眼中,因西北张祖继任延州指挥使一职,在折木清在的时候,折家就已经跟张家有了隔阂。

等到折木清逝后,张家也就再不买折家的帐了,尤其是张家还跟赵柱国走的很近……

不过,来到西北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形,作为延州镇军指挥使,他是上官,张家那个老头儿,也已是垂死之人,张承等人在军中的威望也还差着一些。

再者说,这里是折家起家的地方,大将军折木清在这里经营数十年,根底扎的极深,就算时至今日,这里也非是张家能什么都说的算的地方。

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