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历史军事小说 >醉枕江山 >第一千六十八章大三元

第一千六十八章大三元 (1/4)

小说名称《醉枕江山》 作者:月关  更新时间:2014-02-13 11:32  字数:7731

唐休自从领了圣谕,便星夜兼程赶往碎叶城去了。!

沈沐在这件事上给了他极大的帮助,唐休及其随从人员至少数百人,若乘车马骆驼此去路途遥远,又兼冰天雪地,可不知要走到几时。要用最快的时间把他们送到碎叶城,只有沈沐这位陇右的地头蛇才办得到。

在沈沐的全力调配下,“隐宗”以西域豪强的名义,调动了足够数量的爬犁,用比马匹快上数倍的速度,一路接力般把唐休及其随员送往碎叶城去了,但是十姓部落接诏后做何反应、是否出兵,此时还不得而知。

给南诏各国的诏书要比碎叶城那边到的快些,从长安到南诏,直线路程虽不及到碎叶城远,但这一路要跋山涉山,同样困难重重。为了以最快的速度与南诏各部取得联系,武则天没有从长安派出使节,而是派驿卒以圣旨传到姚州。

剑南南道监察御史李岩接到圣旨后,马上会同白蛮大首领熏期还有他的女婿乌蛮大首领孟折竹一起赴南诏宣旨。白蛮和乌蛮与南诏六部王族大多沾亲带故,彼此间的关系十分密切,有乌蛮和白蛮首领从便成了一半。

再加上南诏六部近年来受到吐蕃越来越残酷的剥削,彼此间本就冲突不断,如今得到大周承诺,将向他们提供大量武器和粮草,六诏诸王立即揭竿而起,杀死了在其境内作威作福索要贡赋的吐蕃人,向吐蕃本土发起了进攻。

乌蛮和白蛮也派出人马,混在南诏六部的队伍之地侵入吐蕃,打算捞上一笔,发点小财。朝廷这边封锁了南诏六部起兵的消息,对吐蕃和突厥的和亲使节依旧是使个拖字诀敷衍着他们。

茂州都督陈大慈大败吐蕃来犯之敌以后,吐蕃使节论弥萨的气焰便不复当初猖狂了·很快,论弥萨又收到了六诏叛乱的消息。六诏这几年经常跟吐蕃打打和和,论弥萨并不知道这一次的六诏叛乱根本就是大周撺掇的,急忙封锁了这个消息·唯恐被大周知道。

不过这一来,论弥萨就更不敢咄咄逼人了。突厥使节一开始是一副趁火打劫的形象,跟在吐蕃屁股后面也要求有和亲的待遇,如今吐蕃吃了败仗,紧接着后院起火,论弥萨底气不足,反而把莫贺干推到前边冲锋陷阵·自己在后面摇br/

莫贺干一开始还以为论弥萨只是因为茂州大败便态度大改,等六诏叛乱的消息遮掩不知,连大周都“知道”了的时候·莫贺干才明白论弥萨前倨而后恭的真正原因,可这时候他并不知道他们突厥的后院也要起火了。

武则天一拖再拖,使尽浑身解数,终于拖到了新年。为了庆祝新年,武周安排了一系列的新年庆典,这一下更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将他们拖下去了。而突厥和吐蕃使者也打算平息了六诏叛乱再继续向武周施压。

双方各有打算,却正不谋而合,随着新年的到来,关于和亲的议论暂时也就被人们抛在了脑后。

※※※※※※※※※※※※※※※※※※※※※※※※※

正月一日·岁之元,时之元,月之元·是为三元之始。

杨家大门两侧挂了鲜红的桃符,门上还贴了一幅阿奴手书的春联:“三阳始布、四序初开”。

初夕这天一大早,隆庆池畔高宅大院里的爆竿儿就噼噼啪啪响个不停·这叫“庭燎”,大富人家院子里的这堆火至少要烧上一天一夜,有的人家甚至要三天三夜不停。

安乐公主府提前好几天就往回拉爆竿,也不知买回来多少车爆竿,在庭院大年三十一早,安乐公主府的爆竿儿就声势震天地烧起来·安乐公主还别出心裁地往爆竿里洒了名贵的香料,一烧起来弄得到处异香缭绕。

杨帆的家底其实比安乐公主富有的多·但他并没有像安乐公主一般炫富,饶是如此,杨府上下精心装扮起来,也是披红挂彩,喜气盈门。

最开心的就要数杨思蓉和杨念祖两姐弟了,两姐弟穿新衣戴新帽,前院后院儿地撒欢,他们一会绕着院打转,一会加入踏歌而舞的丫环队伍,在那些牵手踏歌的姑娘们的。

到了傍晚,杨帆的左邻右舍就安静下来。武崇训和安乐两夫妻赶到梁王府守岁去了,寿春王李成器五兄弟也去了相王府,虽然他们府上依旧灯火通明,但是只有奴仆守家,就没了那种热闹劲儿,只有杨家,热闹依旧。

西墙边的矮丘深处,一座汗白玉围栏的小亭,杨帆往宁柯的坟上填了几捧新土,又打开食盒,把几样寒食、几碟干食一一摆在碑前,最后又把携来的金银锞子和纸钱点燃,火光骤起,暗红的灰烬伴着点点火光,蝴蝶一般逸去。

爆竹的噼啪声远远近近地传来,却愈加显得此处的空寂。

杨帆拜祭了宁珂,缓缓走出丘山,院热烈,噼啪声如连珠炮一般。来来往往的家人俱都穿着新衣,一脸喜气洋洋,古家的孩子们也不时跑来窜门儿,见了杨帆,众人都纷纷问好。

一进后宅花厅,杨帆就见杨念祖提着一盏金鱼灯,好象喝醉了酒似的,歪歪斜斜地从花厅里出来,出门的时候,还一头撞到了门框上。

杨帆一把将他扶住,只见儿子睡眼惺不禁哑然失笑,今儿一家人起的就早,平素有午睡习!惯的杨念祖兴奋过劲儿了,晌午也没睡过,看起来是困的不行了。

杨帆摸摸他的脑袋,道:“看你困的,去睡会儿吧!”

“孩儿不困,孩儿要守岁!”

杨念祖摇摇头,一年里就数这几天热闹,他哪舍得睡觉,提了金鱼灯便一路歪斜地走去,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