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手机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男生小说 >都市娱乐小说 >姐妹花的贴身保镖 >第二十九章受伤!

第二十九章受伤! (1/1)

小说名称《姐妹花的贴身保镖》 作者:冷酷社会  更新时间:2012-11-24 03:30  字数:2705

手臂已经被血液染成了暗红色,鲜血顺着筷子的一端流下,另一头狠狠的刺入潘红升的手臂里,那种视觉冲击力竟然给人一瞬间的眩晕感。

潘红升的手臂上已经青筋暴起,这是封住穴位所导致的,而在其他人看来却是剧烈的疼痛导致的。

“我草,这哥们连叫都没叫一声,还在那喝粥呢,你看见了么?”

“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彪悍人物,我本来还鄙视他这身穿着吸引眼球呢,现在我没话说了,人家就是有吸引眼球的资本!”

两个男生啧啧称奇,而周围不少女生都对着他们投来了鄙视的目光,对于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靠着手臂来挽救一个和自己同龄女孩的行为,已经打动了不少人。

和周围人不同,苏雅和苏雪在看见潘红升手臂的瞬间整个人就已经呆住了,眼泪好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倾巢而出,怎么也止不住,唯一能做的只是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你手怎么弄得?”苏雪想要上前摸一下,但却又躲开了,问了一个连她自己都觉得好笑的问题。

“你说怎么弄的啊?自己不小心划的你信么?”被苏雪一句话气乐了,潘红升有点想不出对方这个小脑袋瓜里一天到晚除了想着怎么折腾自己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事情了。

“我……”苏雪咬了咬下唇,刚要说话,却被苏雅插话进去:“流了这么多血你怎么还在这里喝粥啊,赶紧去校医室!”

说着话,苏雅顾不得周围人的目光,一把拉住潘红升没有受伤的左臂直奔着校医室冲去,而苏雪也紧随其后。

这所贵族高中最让这帮每学期交两万学费的冤大头欣慰的就是医疗设备了。

看着校医室里的一台台仪器,他很怀疑这个中年阿姨能不能控制的过来。

其实对于这种伤势,潘红升并没有太过放在心里,以前自己在村子里杀野猪的时候,手臂竟然会被划出一个大口子,鲜红的血流出咕嘟咕嘟还冒着血泡,而老爷子过来‘啪啪’两下,然后对着潘红升脑袋一拳直接把潘红升打晕,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那么疼了。

当然,潘红升很多次认为这个疼痛是因为脑袋上的大包所转移出来的,毕竟一个板栗敲晕,能有这水平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所以对待这种伤势,尤其是自己还能封住经脉的时候,潘红升只是有些可惜自己没吃到肉还流了不少血,除此之外没有半点感觉。

看着苏雅苏雪两女拉着潘红升走来,中年女人扶了扶眼睛,连忙拿出酒精棉球消毒,每一次站着酒精都让潘红升嘴角一抽。

这他妈什么东西,怎么抹上去这么老疼?

仔细的看着潘红升手臂上的伤,中年女人叹着气拿出一套消过毒的手术工具,随后带上手套对着潘红升说道:“给你麻醉一下要么?局部的,能让你半个小时之内手臂没有知觉。”

“不用了,您拔就成了!”咬着牙,潘红升想也不想的拒绝了,废话,一点感觉没有那岂不是掉了,别扯淡了,对着医学眼中不抱有自信的潘红升在老爷子的灌输下一直觉得医院是个摆设。

“呵呵,小伙子还挺坚强,冲英雄呢吧!”中年女人似乎是知道了潘红升的想法,冲着苏雪苏雅笑了一下,弄得两人都是一个大红脸。

潘红升没说话,看着拿着银光闪闪的手术钳心里就是一阵发怵,手臂上传来的痛楚让他也不想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回味当初老爷子多好多好,不管多大的伤,等醒来的时候都是脑袋最疼。

“忍着点啊,小伙子!”中年女人不给潘红升再想的机会,让潘红升攥住拳之后轻轻将手术钳放在半截筷子上,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往下拽。

“嗯……”口中发出一声闷哼,这种痛苦基本上就不是人能承受的了,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身体中抽出一样,剧烈的疼痛让潘红升整张脸都变得苍白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看的苏雪一下子躲在了苏雅的身后。

“姐,好疼,好疼!”苏雪抓着苏雅的袖子,一张俏脸比潘红升还要白,一个女孩子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即便是再坚强也会害怕。

“别说话!”苏雅的手臂也有些发抖,看着一点一点从手臂上拽出来的筷子心里揪痛的要死,她知道这个男生可以避免自己受到着无妄之灾的,但还是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但出于姐姐的身份,还是坚持着没有流下来。

竹制的筷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分叉,中年女人一张脸凝的好像死水一样沉,看着一点一点退出来的筷子头,脸上却没有一点放松的表情。

“不行,筷子里边的竹屑扎在肉上了,我这么拽出来恐怕这块肉都保不住了!”中年女人眉毛拧在一起,看着潘红升的手臂一脸焦急的样子,而听闻的苏雪和苏雅则是一下子哭了出来。

“乡巴佬,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让你受伤了!”苏雪不知道自己是出狱什么,但看着潘红升手臂上止不住流出的鲜血和虽然苍白却依旧倔强的面孔打心眼里就疼,真疼!

“放心吧,没事,这点伤算什么,以后还要帮你们挡子弹呢!”潘红升呵呵笑着说道,但谁都能看出这份笑容里的勉强。

的确,一个二十岁的孩子能有几个人承受这种伤的?又有几个二十岁的男孩能说出以后还要替她们挡子弹?

“你!谁要你挡子弹了!”苏雪呜呜的哭着,而苏雅则是一边哄着苏雪,一边看着潘红升,一张精致的脸上却带起了一丝甜甜的微笑。

“这两妮子干嘛啊,一个哭一个笑?”挑了挑眉毛,潘红升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手臂上,此时此刻中年女人再次拿起了手术钳,而且同时又拿出了手术刀,一边往出家一边剥着什么。

那一阵阵的疼痛就好像是一刀刀切在自己手臂上。

五分钟过去了,潘红升哼都没哼一下,只是整个后背已经被打湿了,虽然在椅子上坐的笔杆调制,但中年女人都看得出来这家伙是强弩之末。

“你们两个过去扶他一把,他快晕过去了!”中年女人的手术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看着潘红升已经开始不在状态,连忙跟苏雅苏雪说道。

而二女也顾不上羞涩,连忙一左一右的扶住潘红升,然后撇过头去不敢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

的确,潘红升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这种看着别人在自己身上动刀但却一动不能动的感觉,对他这个从村子里出来的人说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其次才是肉体上的。

被两女扶住,潘红升勉强露出一丝微笑,口中发出一声低吼,随即一股内功真气运到伤口处,竟然要直接往出逼那些竹屑。

“噗……”

“啊!”一声惨叫,竹屑算是出去了,只是潘红升的手臂上再次刺出了两个洞,而眼疾手快的中年女人虽然不知道所以然,但看着所有的竹屑和筷子头已经出来,连忙扯出一块酒精棉贴在上边,这一下差点把潘红升疼死。

“忍一忍,忍一忍啊!”潘红升脑袋昏沉的听着中年女人的话,随后轻轻一靠,嗅着一阵薰衣草的芳香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