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 行动版 · 繁体版
您的位置: 扒书网首页 >其他小说 >绝世唐门 >第六百一十七章禅位(上)

第六百一十七章禅位(上) (1/2)

小说名称《绝世唐门》 作者:唐家三少  更新时间:2014-12-12 07:38  字数:3678

“不行,这绝对不行,你把儿子还给我,把儿子还给我!”一边说着,橘子突然毫无预兆的一个加速,就从日月帝国这边冲了出来。/?

她本来距离霍雨浩就不远,而且这一下又极为突兀,她身上穿着的人形魂导器更是最顶级的存在,魂导推进器一发威,几乎是如同瞬间转移一般,就冲到了霍雨浩面前,直接朝着霍雨浩手中的徐云瀚抓去。

霍雨浩一抬手,一股强大的束缚之力就束缚住了橘子,将她牢牢的限制其中。此时孔德明再想要救援,都已经来不及了。

近距离的看着橘子,霍雨浩冷冷的道:“带着你的人离开,我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在改变,做错了,就要付出代价。当初我那么信任你,连自己闭关的事情都告诉你,你是如何对待我的信任的?现在,我已经没办法再一次相信你了。我不会伤害你,你走吧。”

“还给我、把儿子还给我。我不能让他跟着你,在你眼中,他是日月帝国皇帝,你一定不会好好教导他的,儿子是我生命中最后的希望,雨浩,我求求你,把儿子还给我,还给我吧!”橘子苦苦的哀求着。

如果换做以前,霍雨浩肯定早就心软了,但是,橘子这一次背叛,令整个斗灵帝国殒灭,甚至连星罗帝国也差点被侵占,更有甚者,连白虎公爵都差点死在她手中。

霍雨浩硬起心肠,用力的摇了下头,“你走吧!不必多言。”

“不——”橘子大叫一声,“霍雨浩,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云瀚、云瀚他是你的儿子啊!”

空间骤然收束,就在橘子说出这一句话的瞬间。周围,直径百米范围内,空间突然毫无预兆的塌陷了。她的声音也完全淹没在了那空间塌陷之中,唯有这百米范围内的几人能够听到。

时间、空间,在这一刻似乎已经完全凝固。

霍雨浩、唐舞桐,脸上完全是惊愕之色,就连旁边的白虎公爵也同样是如此。他们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橘子还保持着因为焦急泪流满面的样子。小云瀚也是一脸的惊讶,正抬起头,看向霍雨浩。

百米凝固。这诡异的一幕,在空中就那么静止了。

一个威严的声音,毫无预兆的骤然响起,响彻在他们的耳中。

“我说过,永远不要说出这个秘密。说出这个秘密,我就会要了你儿子的性命。看来,你已经忘记了我说叮嘱的一切,那么……”

一道强盛的金光骤然亮起,霍雨浩、唐舞桐、戴浩以及橘子和徐云瀚。都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瞬,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眼前的一切重新变得清晰时,他们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片金色的云雾上方。

哪怕是霍雨浩、唐舞桐这样的修为,在这一刻,都已经无法感知到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只不过,此时的他们。都没有去多想这些,霍雨浩的目光一下就凝固在了橘子身上,失声道:“你、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他是谁的儿子?”

橘子此时脸色已经是一片惨白。那威严的声音,令她心神剧震,她猛的一把将徐云瀚从霍雨浩怀中夺过来。然后就那么凭空跪下,“不要、求求您,不要伤害我儿子。我真的不是故意说出来的。真的不是。我只是怕他们伤害到我的儿子啊!求求您,求求您,不要伤害我的儿子。”

霍雨浩此时才来得及抬头向周围看去,精神探测也随之释放开来。但是,令他吃惊的是,他那么强大的精神探测,在向外释放开来的时候,根本就感受不到周围一切的变化,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无踪无迹。

这是什么情况?这究竟是哪里?霍雨浩震惊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些什么。

正在这时,一道金光,悄然在众人前方闪亮。先前那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怕伤害了自己的孩子,就不怕伤害了别人的孩子吗?我已经容忍了这个小家伙的存在,就是年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前提下。但是,你却依旧忍不住说出,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失控的情绪,让你非要走向毁灭。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于你。”

金色身影渐渐清晰,一名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英俊男子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有着一头宛如瀑布般的水蓝色长发,一直垂到脚下,如果不是他那伟岸的身形和宽阔的肩膀,恐怕会以为他是个女子。

华贵的蓝色长袍上仿佛有水波荡漾,如果仔细去看,眼神瞬间就会被那深深的蔚蓝所吸引,甚至整个灵魂都会被吸入那如同大海般深邃、无尽的蓝色之中。

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英俊面容上却有着一双深邃的眼眸,他的眼神看似空洞,但却又像是包罗万象,偶尔闪过一道紫意,更是动人心魄。会有一种刹那芳华、瞬间生死寂灭的质感。

在他右手之中,握着一柄巨大的黄金三叉戟,这三叉戟的样式在霍雨浩眼中是那么的熟悉。

他、他是……

“爸爸!”唐舞桐突然大叫一声,身形一闪,就如同乳燕投怀一般扑入了那青年怀抱之中。

蓝发青年张开手臂,将她搂入怀中。脸上满是慈和之色。轻轻的抚摸着唐舞桐粉蓝色的长发,“乖女儿,你放心,爸爸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唐舞桐转过身,看向霍雨浩,此时此刻,她的眼神已经完全变得不一样了。她绝顶聪明,从之前橘子的话,再加上父亲的愤怒,她明白,恐怕刚才橘子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爸